湖北党史>将帅传奇

一块救命银元

2018/09/25

阮仕星 收集整理

  1928年的井冈山风起云涌,战事频繁。8月中旬,毛泽东亲自率领31团3营南下接应在湘南的28团回防驻地。一天夜间,部队突遭敌人袭击,担任3营党代表的罗荣桓奉命在队伍后面负责收容掉队的战士。“呼——”!忽然胸前像被人猛击一掌,不痛,也没有流血,没有介意的罗荣桓带领收容的战士尾随大部队而去。
  东方渐晓,清风徐徐,部队在一个山埂上休息。“一班报告:没有伤亡。”“二班报告:轻伤1人。”“三班报告:没有伤亡。”“警卫班报告:没有伤亡。收容兄弟连队伤号4人。”罗荣桓在王排长的陪同下,一一看过伤员和伤情。王排长扭头看了罗荣桓一眼,惊叫道:“党代表,你受伤了……”。这时,罗荣桓才发现自己上衣的口袋上有一个烧糊了的洞,口袋中一块银元也有一个凹痕。原来今天凌晨是一颗流弹打中了罗荣桓的左胸,是这块银元救了一位开国元帅。
  谈起这块银元,它记录着通城秋暴中罗荣桓与中共通城县委副书记赵世当的一段情谊。罗荣桓说:“要不是赵世当这块银元保驾,我早就去见马克思了。”
  1927年7月中旬,湖北省委特派罗荣桓赴通城组织秋收暴动。他与以通城县长身份作掩护的中共党员王武扬会面后,很快就统一了把扩大农民自卫军放在秋暴的头等重要位置的认识。于是,由中共党员、县政府民政股长谭梓生当向导,带着罗荣桓下乡去同组织农民自卫军的中共通城县委副书记赵世当见面。
  在马港飞坳,一个深涧边的单家独屋里,25岁的罗荣桓与19岁的赵世当会面了。两个都有武汉上学经历和农村出身的年青人,一见如故,彻夜长谈。他们谈世道、谈理想,志向相同;讲农运,讲武装,真理在胸。两天两夜,相见时难别亦难。
  罗荣桓像宽厚慈祥的兄长拉着小他6岁的赵世当,语重心长的说:“你在通城枪决续香山,驱除夏斗寅,已经组织了农民自卫队1000多人,干得好啊!人只三分怕鬼,鬼有七分怕人。蒋介石汪精卫白色恐怖长不了的,因为真理在工农民众一边,正义在马列主义一边,通城很有群众基础,我们的秋暴一定能胜利。”
  赵世当送了一程又一程,一直到谭梓生说:“千里送君,终有一别。上了九岭,就看得见锡山了。”他们才停下脚步,罗荣桓与赵世当紧紧地握着双手。
  这时,赵世当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块银元塞在罗荣桓的手上说:“路上用”。
  罗赵会面和送银元的事是当时在场的中塅自卫军大队长黄云岸讲给县委委员黄菊庄听的。
  罗荣桓手持两块银元同谭梓生去药姑山察看自卫军时,用了一块,另一块一直留着对赵世当的念想,没有舍得再用,后来就成为救命银元。
  解放后,开国元帅罗荣桓将这块打凹的银元庄重的捐给了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成为一件闪耀着秋收暴动和井冈山斗争光辉的珍贵文物,饱含着罗荣桓对一位壮烈牺牲的战友的深切怀念。
  

原载《地方革命史研究》2017年第2期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