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将帅传奇

开国上将陈士榘:第一个抓获日本俘虏的八路军

2019/04/11

  
  大家都知道1937年威名远扬的我八路军115师,在山西东北部平型关伏击战中,我军军号劲吹,战士个个如天兵天将降临,几乎全歼了伏击圈内的日本板垣师团运输大队1000多人,成为战胜日本法西斯的经典战役。给了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军有力重击,从此打破了“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当然当时的战斗还是相当激烈,遭到突袭的日军回过神来,逐渐恢复了凶悍的战斗作风,利用手中精良武器拼命顽抗。当时我军会日语的很少,“缴枪不杀,八路优待俘虏”当场能用日语喊出的极少,就是能勉强喊出,也因为发音不准,鬼子也难听懂,就是听懂,顽固不化的鬼子们“杀身成仁”忠天皇的“武士道精神”也使这些亡命之徒不肯投降,而且还妄想组织突围逃循。被我军机枪、步枪、手榴弹压制在“老爷庙”至“小寨村”的峡谷之中,这股日军最终被我八路军全歼,当时赶来增援的日军也被林彪、聂荣臻指挥的我八路军成功阻击。平型关大捷后不久,林彪又和115师343旅参谋长陈士榘,在山西昔阳县西广阳地区指挥歼灭了进入我伏击圈的日军,再次打了个漂亮的闪电伏击战。
  时间离平型关大捷不过两个月,当时已进入深秋时分,山西山区呈现着斑驳的红黄紫色彩,霜后的柿子、山楂果、大红枣等果实都已成熟发出诱人色香。陈士榘指挥的我八路军官兵从夜半冷瑟的秋风到凌晨曙光中,又耐心等到了热乎乎的大红太阳照热全身。一直苦等到下午3时,摇头晃脑的鬼子部队的钢盔、刺刀、望远镜才在阳光下不断闪烁着耀眼的亮光。根据平型关大捷经验,以静制动放过其精锐二十师团主力部队后,陈士榘和686团以李天佑为团长的指挥官们果断鸣枪吹号对缓缓大摇大摆进入伏击圈的后续辎重部队发起了突然猛烈攻击。刹那间我686团官兵从山路两侧高山上不断甩掷出成排的手榴弹,机枪、步枪、驳壳枪也同时发出了怒吼。手榴弹在谷底爆炸着,震天动地,地动山摇。炸伤的鬼子则鬼哭狼嚎乱吼乱叫。
  陈士榘命令小司号员又吹响了声振军威的嘹亮冲锋号。这些长征过来的老骨干带上新扩充的战士,个个犹如下山猛虎,他们枪枪都上好了寒光闪闪的刺刀,嘴里呼喊着“冲啊!”“杀啊!”,不少官兵是边开枪边冲锋,脚板下越过浅沟深坑。不知是被我军气势如虹吓破了胆,还是这批鬼子“武士道”差了劲,总之抵抗顽强大不如刚刚结束的平型关战场上日本板垣师团运输大队鬼子兵。
  随着我军686团官兵冲下来的指挥官陈士榘一直遗憾平型关大捷中最后竟未抓到一个日本侵略军俘虏。他又用望远镜判定前沿是一群逃窜的日本兵,斜阳下慌慌张张如漏网之鱼钻进了百米外的公路对面低洼处的草丛灌木林中去了,他忙把正紧握的德国手枪收起,附耳对他带来的警卫排长下达了命令:“小伙子,我这里不用这么多警卫人员了!在这里一个班足够,你立即带上两个班专门去给我抓几个鬼子俘虏!”
  只见警卫排长挥舞着手中快慢机盒子炮,带领两个班十几个最精壮的警卫战士冲出去。陈士榘用望远镜目送他们越过了公路冲进了路边的草丛,有两袋烟的功夫,沟里枪声大作,如同过年的鞭炮。阵响之后不久,这两个班很快返回了,每个人肩上几乎都多挎上了一两支“三八大盖枪”,有的腰间还别上了手枪洋刀什么的,但并没有带回一个俘虏。陈狐疑发问,只见领头的这个小伙子排长一边用军帽擦着黑红脸上的血迹和汗渍,边气呼呼地汇报:“首长,这群王八羔子,太顽固不化,中毒太深了!不得不把他们全灭掉,否则他们会干掉我们呀!”
  陈士榘一听又称赞又摇头,看来这回抓俘虏又泡汤了!夜幕已不知不觉低垂下来,激烈战斗已经基本结束了。这次他亲自指挥的686团一共歼灭鬼子500多人,枪炮、骡马、衣物战利品也缴获不少。在亲自向林彪电话汇报后,陈士榘又令团长李天佑将团指挥所向前推进到广阳镇,那里尚不时有零星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传来,镇内仍有残敌负隅顽抗,做困兽斗。这枪声又唤起了陈参谋长内心的欲望,不抓住日本俘虏,绝不罢休!他不顾个人安危,顺着不息的枪声急循过去,几个警卫人员既阻挡不住首长就全部拔出枪,子弹上膛紧跟左右。他们摸黑来到一个土墙小院门口,看到不少战士将小院里三层外三层围住,这时只见两个战士还拔出手榴弹准备往里猛甩!
  只见陈参谋长三步并做两步来到门前,小声坚决地对投弹战士喝令:“慢着!”赶上前向小战士们发问:“里面有多少鬼子?”“报告参谋长,好像是刚跑进去一个吧!钻进去后这家伙就一个劲朝我们开枪!”陈士榘把手枪装进腰间枪套后,忙拍了一下大腿又一挥手:“小战士,好啊!那我们这么多人还不抓他个活的?还用手榴弹干啥!”只见陈参谋长敏捷地闪身迈进院门,当时的师侦察科长苏静(后来的开国中将)也拔出手枪紧跟了进去,贴身警卫们也都忙冲到了参谋长、苏静科长前面或左右。
  院外的几个战士也已把刺刀上好了。陈士榘领着这班人马都低猫着身腰,趁夜色掩护先后都摸到了此屋窗户下和门两旁。陈参谋长用他刚刚学会的日语大喊:“缴枪不杀,优待日本俘虏!”这时苏静也带领战士们齐学喊这两句“缴枪不杀--”的劝降日语,里面的“武士道”仍又拉枪栓胡乱朝窗外射击了两枪壮壮胆吧。陈士榘又示意大家安静和耐心等待,又尽量用长官加特别温和地口气对屋内敌人连说:“你的明白--明白'缴枪不杀你!'”只见沉寂了一会,仍不见任何动静,屋里发出了一句颤抖和生硬的中国话:“明白……不杀?”又是一阵沉默,陈参谋长见还无任何动静,忍不住一脚猛踹开薄薄木门,借着月光只见明晃晃的三八大盖刺刀闪着幽光--就在他胸前,陈急忙紧拉鬼子枪身往门外拖甩,众人一声喊叫:“抓活的!”七手八脚地下了他的枪,又把这个活捉的鬼子团团摁住又拉起来,明亮的月光清楚地照在满脸胡子拉喳的鬼子发青的惊恐万状的脸上,陈参谋长趁着月光定睛一扫他的下身,不觉暗自发笑,日本兵下半身卡在一个桶似的白腊条所编的装谷穗豆类的高筐内,不得脱身,看来他自己已奋身挣扎,折腾了好一阵子,还是被紧紧卡在了筐中。只见紧张和惊恐的鬼子浑身上下大汗淋漓已把军装湿透了,此时面对一屋荷枪实弹的中国官兵,他惊吓得浑身发抖,汗、涕满面。陈士榘参谋长命令战士把鬼子从筐里搞出来。陈士渠参谋长亲手活捉鬼子兵的事迹,传遍了全镇也迅速传遍了全军。以后活捉的日本俘虏也就越来越多了,日本共产党领导人之一野坂参三抗日战争中也到过延安,他提出以打倒日本法西斯军队、结束侵华战争、建立人民政府为日本共产党当前的任务,号召建立广泛的人民统一战线。鉴于日本国内的反战、日本士兵自发投降的增加、在华日本共产主义者的不断团结和扩大,作为具体的组织活动,野坂认为进行广泛的政治斗争的条件正在成熟,于1944年2月指导各地把日本士兵俘虏组织的反战同盟发展成立了“日本人民解放联盟”,共同抗击日本法西斯的侵略。
  陈士榘这位共和国的开国上将,1927年的老党员,曾任八路军115师参谋长,新四军参谋长,华东野战军参谋长。这位参加过井冈山和五次反“围剿”斗争的钢铁战士,建国后历任南京警备司令,中央军委工程兵司令兼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司令,为“两弹一星”发射基地的建设作出了卓越贡献。活捉鬼子小兵只是他传奇人生一个小小故事而已。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