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将帅传奇

罗荣桓智点鄂南秋收暴动烽火

2019/05/31

罗正亚 章天明


  1927年8月的通城,秋老虎大施淫威。18日傍晚,罗荣桓焦急地在一条小溪旁来回走动。自从7月下旬受中共湖北省委派遣,秘密潜入通城开展农运工作以来,他一直寻思着怎样趁通城目前尚未驻扎敌军之机,迅速解决刘秀波的民团武装,尽快实施鄂南秋收暴动的计划。但是自从南昌起义后,通城团防局成了惊弓之鸟,城内加强了戒备,四个城门日升中天才打开,落日就紧闭。如果实施强攻,无疑是以卵击石,基本上没有胜算。
  正当罗荣桓冥思苦想的时候,只见县政府民政科长、共产党员谭梓生和县长王武扬的通讯员小张找来了。小张通报说:共产党员、崇阳团防局长叶重开受国民党13军追击南撤,现带100多人隐蔽在通城北面的铁柱岭,王县长赶紧让我跟谭科长向你通报情况。对于王武扬,罗荣桓非常熟悉。他来通城第一个接头的共产党员就是一直隐藏在国民党党部的王武扬,并通过他认识了县委负责人赵世当、汪玉棠等人。 听了小张的话,罗荣桓计上心来。他推了一下眼镜,兴奋地说:感谢你们送来了好消息,现在有好办法了!当晚,罗荣桓组织王武扬、赵世当、汪玉棠等县委负责人制定了周密的暴动计划。决定成立鄂南暴动委员会,王武扬任暴委会总指挥,赵世当、汪玉棠任副总指挥,罗荣桓任党代表,黄云岸任突击队队长。然后立刻派人将暴动计划转告叶重开。
  第二天晚上,罗荣桓、赵世当带领一千多名农军悄悄开赴县城外隐蔽起来。黄云岸则率领戴云生等50余名精干突击队员翻墙潜入县衙配合王武扬作内应。8月20日清晨,叶重开穿着崭新的军服,腰扎又宽又厚的牛皮武装带,腰间别两把盒子枪,骑着高头大马,率领黄叙钱(黄永胜)等10多名农军假扮成团丁,押着一个装扮的共党要犯,径直朝通城北门疾奔而去。城门仍然紧闭。叶重开来到城门外,一勒缰绳,翻身下马。马的嘶鸣声惊动了守门团丁,他隔着城门吼叫:干什么的?叶重开厉声喝道:“快开门!一名团丁将城门上的窥视孔打开,问:你们干什么的?我们是崇阳团防局的。黄叙钱一边将叶重开的名片递过去,一边解释说:这是叶团总。我们抓了通城的一个共匪,要亲自交给你们刘团总。团丁接过名片一看,不敢怠慢,赶紧打开城门迎他们进城。叶重开刚走进城门,身边的几个护兵立即扑了上去,下了两个守门团丁的枪,然后替代了他们的岗哨。话说王武扬与罗荣桓、赵世当、汪玉棠他们拟定暴动方案后,马上与谭梓生秘密潜回县政府,做好战斗准备。今天一早,他就将刘秀波找到县衙,迎候解送共匪的叶重开。刘秀波立功心切,不知其中有诈,早饭都没吃,就带着两个护兵屁颠屁颠地赶来了县衙。刚刚坐下没寒暄几句,就有人进来禀报:崇阳叶团总驾到。王武扬、刘秀波赶紧起身出门迎接。叶重开与王武扬礼节性握过手后,非常热情地与刘秀波紧紧握手。说时迟那时快,黄云岸带着几十名农军从里屋冲出来,缴了刘秀波护兵的枪。刘秀波见势头不对,想抽出右手掏枪,无奈叶重开手劲过人,刘秀波哪是他的对手?黄叙钱趁势上前,下掉了刘秀波腰间的手枪。黄云岸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冲天炮点燃,给罗荣桓、赵世当他们发出攻城信号。然后带领戴云生等突击队员出门与攻城队伍会合,直奔团防局营房。团防局营房操场上,团丁们将枪架在一旁,以班为单位蹲成一圈一圈正在吃早饭。罗荣桓、赵世当、黄云岸等人率队摸了进来,戴云生带队迅速收缴了团丁们的枪支并将他们团团围住。别吃了!罗荣桓喊道:都蹲下别动,你们被俘啦!团丁们这才回过头张望,发现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自己,吓得赶紧丢下饭碗,战战兢兢地蹲在地上不敢动弹。这时,刘秀波当副官的小舅子突然站了起来,掏出手枪向罗荣桓射击。黄云岸眼疾手快,赶紧抬手一枪,击中了他的左胸,副官一声都没哼就一命呜呼了。戴云生等围在团丁周围的战士朝天鸣枪警告,团丁们吓成一团烂泥,纷纷举手投降。
  暴动成功了!下午,王武扬、罗荣桓在县衙召开通城、崇阳农民自卫军成立大会,王武扬任总指挥,罗荣桓任党代表。
  次日清晨,县政府门前操场上,人山人海,一片欢腾。全城老百姓和暴动农军上万人聚集在一起,召开刘秀波公审大会。最后,由王武扬宣布将欺压百姓、残害革命志士、作恶多端的反动团总刘秀波就地枪决。接下来,党代表罗荣桓宣布通城县劳农政府成立。一块由罗荣桓亲笔书写的通城县劳农政府的崭新木牌挂上了县府大门。


  来源:《通城革命故事选》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