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将帅传奇

徐向前五保周希汉

2019/07/24

武文笑


  1982年5月,周希汉曾感慨万千地说:“每一次遭难,都是徐向前同志救了我的命,给了我继续为党为人民工作的机会。真是革命征途多艰难,大难不死有徐帅。”
  周希汉,湖北麻城人,1927年参加黄麻起义,1928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0年底,鄂豫皖苏区的红军壮大到万人之众,周希汉所在的麻城独立团并入红13师第38团,他本人被任命为第38团的青年团团委书记。
  到38团指挥所报到的那天,周希汉引起了一位首长的注意。这位首长看上去也就是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个子不高,穿着朴实。他上上下下地把周希汉一通打量,又用手扳了扳他那瘦削的肩膀,不无惋惜地叹道:“就是长得单薄了些。”
  这位首长就是徐向前,他的话正好刺到了周希汉的痛处。参加红军两年多,他总在为没能长出一副彪悍的身材而懊恼。无论打仗,还是训练、劳动,力气不足总让他在该威风的时刻威风不起来,他心里总不服气的也正是这一点。于是他说:“将在谋而不在勇,关云长身材高大,不也打败了吗?诸葛亮、庞世元长得如何?不也打胜仗嘛!”
  徐向前听后暗自欢喜:这样有胆有略有志之人,正是红军急需的人才。于是想进一步考察一下此人,就抬手指着地图考起了周希汉。周希汉当时还不认识地图,随即回答道:“我看不懂。你能教我吗?”徐向前闻言又是一阵窃喜:这小子还懂得谦虚学习。忽然又听见周希汉说:“我肯定能学会,没有学不会的本事。”徐向前愈发大喜:这小子如此自信,有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不服输劲儿,很难得!他疼爱地伸手拍了一下周希汉的脑袋,以欣赏的口吻鼓励说:“好好干,是块好料!”第一次见面,周希汉就给徐向前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跟着我工作时很积极,怎么会是改组派和富农分子呢?!”
  1931年5月,中共鄂豫皖中央分局成立,张国焘任书记,开始推行“左”倾教条主义错误,进行大规模的肃反斗争。
  一天,周希汉被请进了保卫局办公室。原来,有人揭发他是个混进红军队伍的富农。大约一个月后,周希汉被迫交出了包括军服在内的所有物品,得到了一身便衣,还有一张路条,上书:“周希汉系富农出身,开除回乡生产,沿途放行。”
  为了自证清白,更重要的是周希汉不愿离开红军,他决定回老家湖北麻城开具证明。周希汉费尽周折,用了几个月时间,终于拿到了麻城县苏维埃政府开出的证明:“周希汉家有田若干,佃田若干,靠佃田为生,是贫农,不是富农,他要求回红军。特此证明。”
  周希汉满怀期待地找到部队,仍无处安身,只好到伙房帮厨。白天,他勤快地洗菜淘米、担水劈柴;晚上,他还主动帮炊事员记伙食账。帮厨后的第三天,刚刚开过饭,周希汉正在埋头清扫厨房时,有个人走了进来,问:“还有锅巴没有?”
  周希汉听到这声音好耳熟,猛一抬头,太巧了,正是老上级徐向前!看见穿着便服、样子有些狼狈的周希汉,徐向前先是一愣,然后关切地问:“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这一问,问得周希汉眼圈都红了,忙从怀中掏出那份证明,并把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听完后,徐向前立即找到张国焘,有些生气地说:“周希汉还是一个小孩,不懂什么事,跟着我工作时很积极,怎么会是改组派和富农分子呢?!”随后,徐向前把周希汉留在了机关当书记员。
  以党性原则担保周希汉
  蒋介石对鄂豫皖苏区发动了第四次“围剿”后,因张国焘正沉浸在黄安、苏家埠等战役胜利的欣喜之中,认为反动军队不堪一击,不仅不让连战疲劳的红四方面军主力适时休整,反而强令部队南下围攻麻城。结果麻城没打下来,西线“围剿”的敌军攻势凌厉,根据地腹地告急。张国焘这才下令撤麻城之围,又命已十分疲劳的红军主力去迎头将西线之敌击退。
  对此,正直坦率、爱动脑筋、颇有责任心的周希汉不免产生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发了几句牢骚:“瞎指挥?!”“我们应当转移到机动位置,趁着敌人举师'清剿'之机,引诱他一路深入到对我们有利的地点干掉,然后各个击破嘛。这样把部队拉上去要吃亏的。不该打的去打,不该保的去保,搞什么名堂?”
  有人将此报告给保卫局,并且反映他在苏家埠战役后丢失过一批战利品--手枪子弹。保卫局马上报告了张国焘。张国焘听后又惊又怒:“好大的胆子,竟敢在背后这样讲我?会不会是有人指使的?”他下令严加拷问。
  被绑在条凳上的周希汉拼命挣扎,冤屈地大喊大叫:“我不是改组派呀!”“我不是反革命呀!”闻讯赶来的徐向前把张国焘请到旁边的房间里,解释了“丢失子弹事件”只不过是警卫排长从周希汉保管的子弹里拿走了点,没打招呼。他以党性原则担保周希汉,并以肯定的口气说:“最多是个自由主义的问题嘛,他是我的书记员,我以后严加管教就是。”周希汉这才幸免于难。
  “我说放了他!张主席那里我去讲!”
  西线的敌人没有击退,红四方面军主力却受到大量消耗,还丢失了苏维埃中心七里坪。大军一路东撤,始终没有摆脱被动的局面。张国焘也被敌人的凶狠吓得惊慌失措。他明知被动局面是由他造成的,却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承认,心中更是惧怕和恼恨别人说穿了这一点。看见曾经背地说过他“瞎指挥”的周希汉,他心中更是不满,借口周希汉在总部为他安排的房子孤零零的,易受敌机轰炸,把周希汉叫来,对他兴师问罪。
  问心无愧的周希汉硬邦邦地抛出一句:“我没有要谋害你!你想怎样就怎样吧。”火冒三丈的张国焘下令处决周希汉。
  周希汉被押到荒凉冷寂的河滩上,他并没有贪生怕死,表现得从容镇静,但他意识到,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到了,于是扯开嗓门,用尽平生的力气喊了起来:“共产党万岁!”
  正在这时,河滩上游方向传来一声喝问:“你们在干什么?”随后便有俩人赶了过来,正是徐向前和陈昌浩。原来,他俩刚好在河滩上散步,听见喊声就赶了过来。走到近前,看见被绑着的是周希汉,俩人都有些吃惊。
  有人向徐向前报告说,奉张主席之命“处决改组派”。徐向前没有理睬那人,却问周希汉:“怎么回事?”周希汉气哼哼地说:“张主席说我给他安排的房子要遭到敌人飞机轰炸,是有意谋害他。”
  同陈昌浩对视了一眼后,徐向前喝道:“放了他”,河滩上一片寂静,没人动手。徐向前见状,不满地提高了声音命令道:“我说放了他!张主席那里我去讲!”周希汉又逃过了一劫。
  “这个人能打仗,把他调到三十一军当作战科长。”
  1933年8月,周希汉到红9军担任作战科长。这年11月,四川军阀刘湘纠集20万人的兵力,奉蒋介石之命,对川陕根据地发动六路围攻。到1934年8月上旬,红军终于赢得了反击的时机。谁知张国焘却否决了徐向前的建议,以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的名义下令红军主力向西包抄。
  “军委怎么乱指挥起来了!应该向东嘛!我们现在同敌人的左翼几乎是平行的,向西搞不好什么都捞不到!”周希汉在电话里冲着徐向前发牢骚。徐向前严厉地制止他:“不要犯老毛病,赶快告诉你们军长执行军委的命令!”
  后来,部队准备过草地的物资,周希汉到后勤部多领了一点烟叶,有人便以此为名批判他,还撤销了周希汉作战科长的职务,改到政治部当油印科长。
  正巧徐向前到红9军检查工作,无意间问起了周希汉的情况。知道此事后,徐向前连连摇头说:“哎,哎,这么点小事情,就撤了他的职,真是小题大做。”并当即下令:“周希汉我了解他,这个人能打仗,把他调到三十一军当作战科长。”
  “立刻把人给我撤走,周希汉家里的一根草也不许动!”
  1966年秋末冬初的一天,北京西郊海军机关大院里,一场批斗会即将在第二礼堂开始。第二礼堂向东偏南二三百米有个土坡。这里是整个海军大院的制高点,错落矗立着两座两层小楼。门牌号407的那座住着李作鹏。与407楼一墙之隔的408楼住着周希汉。
  一班人马包围了408楼。口号声一阵高过一阵,只差破门而入了。面对此情景,周希汉在夫人催促下犹豫半天,还是拨通了周恩来总理的电话。可惜,周总理不在。再拨徐向前元帅的电话,徐向前接到电话后关切地问:“周希汉,怎么不讲话,遇到困难了吧?”
  “是,他们要开我的斗争会,人都拥到我的院子里了。我……”徐向前还没等周希汉说出下文,便说:“不要理睬他们,就在你的房里不要动。我找李作鹏。搞什么名堂!”随后,他在电话里质问李作鹏:“你们为什么要批斗周希汉?”自知理亏的李作鹏悻悻然地推脱说:“马上了解一下。”
  徐向前斩钉截铁地说:“我不要你了解。立刻把人给我撤走,周希汉家里的一根草也不许动!”
  徐向前还有些气愤不过,马上又和叶剑英通电话说了此事。叶剑英立刻向李作鹏下达了措辞更为严厉的命令。很快,408楼的院子里恢复了平静。
  这一次,徐向前又将周希汉从危难中解救了出来。


  来源:《福建党史月刊》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