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伟人足迹

行军路上的董必武和叶剑英

2021/03/04

  成正荣

  山西临县境内有条河叫湫水河,沿河曾弯弯曲曲延伸着一条黄土路。1947年春,这条大路非常忙碌,一队又一队的野战军,一队又一队的游击队、民兵和支前民工,冒着天空敌机的轰炸、扫射和地下尘烟的侵袭,日夜兼程准时到达黄河渡口,西渡黄河去保卫延安、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

  虽然是三月,晋西北的早春仍有些寒冷。按说还不到春耕大忙季节,可大路两边的山上,已经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春耕生产活动。“二月里来好春光,家家户户种田忙,指望着今年的收成好,多捐些五谷充军粮……”悠扬的歌声此起彼伏。

  按照党中央的战略部署,中央各机关都于1947年3月18日前主动撤离了延安。3月29日晚至30日,中央在陕北清涧县枣林沟召开会议,为适应解放战争的需要,会议决定: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同志组成中央前委,留陕北主持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工作,指挥全国的解放战争。刘少奇、朱德、董必武等同志组成中央工委,负责中央委托的日常工作,前往华北地区,对外称华北工校。中央又决定:组成以叶剑英为书记、杨尚昆为后方支队司令员的中央后委,统筹后方工作。

  我当时在中央办公厅特会室工作,随中央机关大军从延安撤出后,经瓦窑堡、清涧、绥德、吴堡、宋家川东渡黄河到山西临县碛口镇,沿这条黄土公路向北行进着。敌人的飞机侦察到情况后,每天都飞来轰炸。为了躲避敌机,我们改为晚上渡黄河,白天不行军。过了黄河和准备过黄河的人员白天都住在附近村庄休息,天黑以后才行军。后来敌机找不到目标,也不来轰炸了。

  一天早饭后,机关一支大部队从三交镇附近的胡公村等村出发向北行军。身着深灰咔叽布军装的叶剑英同志和部分身边工作人员走到胡公村口的树下停住了。由各村走出来的机关队伍也都沿公路向北而行,队伍中大都是穿着土布灰军棉衣和戴着羊毛毡帽的延安机关工作人员,偶尔也有穿着西服、长袍,刚由重庆、南京等国统区撤回来的我党工作人员和民主人士。队伍里有人议论,他们怎么不走呢,在等谁呢?有认识叶剑英的干部行军礼,叶剑英也不时举手还礼。

  不一会儿,队伍后面出现了一位身穿呢子大衣、头戴鸭舌帽、手拄拐杖的老人。原来是董必武同志来了,他的夫人何连芝、三个孩子及警卫人员紧跟在后面。

  董老看到叶剑英后,大老远便高高拱手施礼,并笑着说:“对不住,让剑公久等了。”叶剑英也举双手还礼,忙说:“我们也刚到。本应到村里接董老,但乡间小路行军队伍不断,怕影响了大队伍的行进,所以在此‘偷懒’了。”何连芝大姐笑着说:“参座(叶剑英时任中央军委副总参谋长)总是那么客气,只怪我这个‘后勤部长’没当好,没有按参座规定的时间出发,应该批评。”

  叶剑英笑着说:“何大姐真不容易啊,带着三个娃娃,又要照顾董老,还要参加行军,太难为您了,太辛苦了,哪个还敢批评您呀!”说着,大家都来到了这条黄土公路上,随着队伍向北行进。可能是为了便于交谈,两位首长都未上马,董老虽年过六旬,仍手拄拐杖健步而行。叶剑英年过五十,仍迈着矫健的军人步伐。

  叶剑英说:“今日阳光灿烂,赤日无风,又是一个好天气,咱们边走边谈,董老意下如何,不会感到累吧?”

  董老笑着说:“机会难得,当年我们在武汉、重庆办事处工作时,虽在同一处生活,都因重任在身,环境复杂,除了开会,难得有空见面说话。今天我们轻松、愉快、休闲地漫步在解放区的黄土公路上,呼吸着解放区的新鲜空气,感到十分快活,多走点路也不会累的。”叶剑英说:“好,那我们谈点轻松愉快的,好好轻松一下。”

  这时中央办公厅秘书处的几个青年同志唱起了《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还有两支音色优美的口琴伴奏。叶剑英还不时用手轻轻地为他们打拍子。此曲刚完,机要处女声小合唱又唱起了《南泥湾》,并有一把高水平的小提琴伴奏。

  董老笑着说:“最近国民党的报纸、电台说我们是‘败退’延安,仓皇逃命,叫他们来听听我们行军路上的歌声、笑声,非但没有仓皇,而且满怀胜利的信心哩!”

  叶剑英说:“胡宗南进入延安,实际上是钻进了我们党中央毛主席为他准备的一个大口袋。国民党却得意得不得了,大吹大擂了几天。彭老总在蟠龙教训了敌人一下,一大批洋面、军用物资和弹药成了我们的战利品。王震对我说,这是胡宗南给彭老总的见面礼,求老总手下留情。据说敌人现在提心吊胆,一天走不了几里路,唯恐被我们消灭掉。”

  两位首长还对陕北和全国的战局作了精辟的分析,记得叶剑英说:“陕北的战局很快就会改变,敌人完全进入大口袋后,就得听我们调遣,最多一年延安就又是我们的了。也许明年春天我们将在黄河边迎接毛主席、周副主席和弼时同志。”

  事实果然如此,1948年3月以前我们已完全收复了延安和陕甘宁边区的一些重要城市。

  那天两位首长边走边谈,谈话的内容很丰富。警卫人员怕首长累着了,多次请首长上马,他们都说再走走。

  记得董老说:“待全国解放了,我们一定要把我党的斗争历史写出来,教育我们的后人。要让他们知道,革命的道路是多么艰苦、漫长啊,革命胜利是牺牲了千百万烈士得来的,千万不能忘记党的历史!当然对个人不能着墨过多,共产党员为党做点工作、吃点苦,是分内的事嘛。”

  叶剑英说:“董老说的是,相信我们的历史学家和后辈会做好这个工作的,党的光荣传统会代代相传的。”

  董老还特意回过头来,对我们几个跟在后面的工作人员说:“你们这些小鬼要好好学习文化,将来也可以写写嘛,哪怕是片段也好,你们还有一些亲身经历,写得会更真实、更有感情。”

  首长们高尚的革命情操和品德对我们这些当时初入革命队伍的青少年教育之大、留下的印象之深,真是刻骨铭心、永世难忘。

  来源:《秘书工作》(2015年第4期)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