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党史 >  理论解读

中国共产党在不断总结历史经验中前进

发布日期: 来源:

冯 俊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高度重视总结历史经验、也善于总结历史经验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重视吸取历史经验是我们党的一个好传统,每到重要历史时刻和重大历史关头,都要回顾历史、总结经验,从历史中汲取继续前进的智慧和力量。在党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两个历史问题《决议》,一个是1945年4月党的扩大的六届七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一个是1981年6月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它们为准确把握党的历史发展的主题主线、主流本质,正确认识和科学评价党史上的重大事件、重要会议、重要人物提供了重要依据,是我们树立正确党史观的重要指南。在建党百年之际,在两个100年奋斗目标历史交汇的关键节点,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召开十九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全面总结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重点总结新时代党和国家事业取得的历史性成就、发生的历史性变革和积累的新鲜经验,体现了我们党重视和善于运用历史规律的高度政治自觉,体现了我们党牢记初心使命、继往开来的自信和担当,引导全党全国各族人民进一步统一思想、统一意志、统一行动,以更加昂扬的姿态迈进新征程、建功新时代。

  毛泽东同志带领全党总结历史经验,产生了我们党第一个历史决议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进行了艰苦卓绝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的革命斗争,取得了伟大的成绩和丰富的经验,取得了土地革命、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推翻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时,在这一时期我们党也遭遇过许多挫折和失败。例如,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由于右倾主义的错误,丧失了在统一战线中的独立性和领导权。大革命失败后,我们又先后遭受了“左”倾盲动主义、冒险主义的“不断革命论”、在中心城市暴动的错误给革命带来的损失,特别是王明的“左”倾教条主义在中央的错误领导,直接导致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被迫放弃中央苏区进行长征。湘江之战后,中央红军主力8.6万余人只剩下3万余人。在长征途中,张国焘不服从中央关于红军北上的决定,分裂红军、另立中央。第二次国共合作建立抗日统一战线时,王明又犯了右倾主义的错误,在统一战线中放弃领导权,主张一切通过统一战线、一切依靠统一战线,等等。

  我们党所犯这些右倾和“左”倾主义的错误涉及的关键是,我们是从本本出发、把马克思主义作为背诵的教条,还是一切从实际出发,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是要独立地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革命道路,还是机械地、教条化地执行共产国际的指示?是要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还是要坚持教条主义、主观主义和形式主义?

  延安整风运动是从学习党的历史开始的。1941年5月,毛泽东同志在延安高级干部会议上作了《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报告,提出必须在党的高级干部中开展一个学习和研究中共党史的活动。为了总结党的历史经验,统一全党的认识,毛泽东同志亲自主持编辑、中央书记处编印了《六大以来》、《六大以前》等重要文献汇编,作为整风的学习材料。1942年2月,毛泽东同志先后在中共中央党校开学典礼上和延安干部会议上作《整顿党的作风》、《反对党八股》的报告,揭开了延安整风的序幕。延安整风的主题是反对主观主义以整顿学风,反对宗派主义以整顿党风,反对党八股以整顿文风。

  延安整风把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确定为党的思想路线。毛泽东同志在《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报告中,对“实事求是”这个古代成语做了新的解释,作出了马克思主义的界定。他指出:“‘实事 ’就是客观存在着的一切事物,‘是’就是客观事物的内部联系,即规律性,‘求’就是我们去研究。我们要从国内外、省内外、县内外、区内外的实际情况出发,从其中引出其固有的而不是臆造的规律性,即找出周围事变的内部联系,作为我们行动的向导。”毛泽东同志特别强调要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要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来具体地研究中国的现状和中国的历史,具体地分析中国革命问题和解决中国革命问题。

  在延安整风过程中采用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团结——批评——团结”的方针,通过延安整风,在全党促进了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与自我批评三大作风的形成。

  1944年5月21日—1945年4月20日,中共中央在延安召开了扩大的六届七中全会。会议历时11个月,其主要内容和最大成果是原则通过了《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总结了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的历史经验,对于“左”倾路线三次在中央取得统治地位,特别是对1931年1月召开的六届四中全会至1935年1月遵义会议的四年间王明“左”倾教条主义的错误路线作出正式结论。

  邓小平同志曾讲过,“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主要是批判三次‘左’倾路线,对照着讲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正确路线,没有专门讲毛泽东思想的全部内容。”这一历史问题《决议》总结了建党以来,特别是六届四中全会至遵义会议前这一段时间党的历史及其基本经验教训,高度评价了毛泽东同志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解决中国革命问题的杰出贡献,肯定了确立毛泽东同志在全党的领导地位的重大意义。同时,全面详尽地阐述了历次“左”倾错误的社会根源和思想根源。党的扩大的六届七中全会原则通过《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既成功解决了党的历史问题,也标志着整风运动的胜利结束。《决议》统一了全党的思想认识,增进了全党的团结统一,为党的七大将毛泽东思想确立为党的指导思想提前作出了理论论证,为取得抗日战争最后的胜利、为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和解放全中国提供了正确的思想路线和政治路线。

  邓小平同志带领全党总结历史经验,产生了我们党第二个历史决议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党内外呈现出一派安定团结、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但也还存在着一些不正确的认识,那就是如何评价毛泽东同志的功过和毛泽东思想,如何正确评价“文化大革命”以及以前的一些“左”的错误,这实际上是是否要坚持毛泽东思想、是否要坚持社会主义的问题。

  1980年2月,十一届五中全会后,在中央政治局和中央书记处领导下,开始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邓小平同志对《决议》起草工作自始至终发挥了重要的指导作用,邓小平同志曾先后十多次召集起草组开会,对起草工作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

  1980年3月,文件起草小组提出了决议的初步设想,3月19日,邓小平同志提出了三点指导性意见:一、确立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这是最核心的一条。二、对建国30年来历史上的大事,哪些是正确的,哪些是错误的,要进行实事求是的分析,包括一些负责同志的功过是非,要作出公正的评价。三、通过这个决议对过去的事情作个基本的总结,这个总结宜粗不宜细。总结过去是为了引导大家团结一致向前看。

  1980年10月,《决议》草稿出来之后,在4000名高级干部中经过了20多天的讨论,有50多名主要负责人分别就草稿发表了意见。在讨论中提出了许多很好的意见,也有一些不大正确的意见。针对这些意见,10月25日,邓小平同志同中央负责同志谈话讲到:“关于毛泽东同志功过的评价和毛泽东思想,写不写、怎么写,的确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不提毛泽东思想,对毛泽东同志的功过评价不恰当,老工人通不过,土改时候的贫下中农通不过,同他们相联系的一大批干部也通不过。毛泽东思想这个旗帜丢不得。丢掉了这个旗帜,实际上就否定了我们党的光辉历史。”

  1981年6月27日—29日,中共中央召开了十一届六中全会,经过充分讨论,审议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决议》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对建国32年来党的重大历史事件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作出了正确的总结,总结了新中国成立以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经验,对一些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作出了评价,特别是正确评价了毛泽东同志和毛泽东思想。

  《决议》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对毛泽东同志的功过和历史地位作出了实事求是、恰如其分的评价,对于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和活的灵魂作了充分的阐述。指出:毛泽东同志的一生对中国革命的功绩远远大于他的过失。他的功绩是第一位的,错误是第二位的。要求把作为全党集体智慧的结晶、被长期的历史考验和实践证明为正确的科学理论的毛泽东思想与毛泽东同志晚年所犯的错误区别开来。

  《决议》总结建国以来32年历史经验,最后得出了十条重要结论。这十条结论,实际上就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辟的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正确道路的理论概括,为党的十二大的召开做好了理论上的准备,为邓小平同志在十二大开幕词中提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重大命题提前作出了理论论证。初步回答了在中国建设什么样的社会主义和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为探索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指明了正确方向、奠定了基础。

  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除了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之外,我们党对历史经验还做过几次阶段性的总结。体现了改革开放这场伟大革命不断地向前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不断发展和完善,体现了我们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识不断深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不断前进。

  习近平同志带领全党总结百年历史经验,产生了我们党第三个历史决议

  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是我们党的历史上的第三个历史决议。现在,距离第一个历史决议制定已经过去了76年,距离第二个历史决议制定也过去了40年。40年来,党和国家事业大大向前发展了,党的理论和实践也大大向前发展了。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回顾过去,展望未来,全面总结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特别是改革开放40多年来的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既有客观需要,也具备主观条件。

  在党成立一百周年的重要历史时刻,在党和人民胜利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正在向着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迈进的重大历史关头,全面总结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对推动全党进一步统一思想、统一意志、统一行动,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的伟大胜利,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

  《决议》将百年党史划分为四个历史时期,对每一个历史时期的历史任务、理论创新成果、奋斗历程和伟大成就作了全面表述。我们党领导人民在四个历史时期创造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成就,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成就,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成就,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成就。《决议》在论述这四个历史时期伟大成就的过程中,特别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创新成果有专门的论述,提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的飞跃”的论断,这是一个重大理论突破。在中国共产党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推进理论创新、进行理论创造的过程中,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次历史性飞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的飞跃,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的飞跃。我们党的指导思想既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指导着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伟大事业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

  《决议》阐发了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的历史意义和宝贵的历史经验。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的伟大意义就在于,党的百年奋斗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人民的前途命运,开辟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正确道路,展示了马克思主义的强大生命力,深刻影响了世界历史进程,锻造了走在时代前列的中国共产党。一百年来,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奋斗,积累了宝贵的历史经验,这就是:坚持党的领导,坚持人民至上,坚持理论创新,坚持独立自主,坚持中国道路,坚持胸怀天下,坚持开拓创新,坚持敢于斗争,坚持统一战线,坚持自我革命。《决议》总结的“十个坚持”的历史经验与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提出的“九个必须”相一致,是对“九个必须”通俗简短的表达。“十个坚持”深刻揭示了党和人民事业不断成功的根本保证,揭示了党始终立于不败之地的力量源泉,揭示了党始终掌握历史主动的根本原因,揭示了党永葆先进性和纯洁性、始终走在时代前列的根本途径。对我们党总结的“十个坚持”的历史经验,我们必须倍加珍惜,长期坚持,并在新时代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发展。

  《决议》进一步确立了习近平同志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确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决议》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进行了新的概括,明确了新的定位。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深刻回答了新时代的重大时代课题,就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什么样的长期执政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怎样建设长期执政的马克思主义政党等重大时代课题,提出一系列原创性的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在党的十九大报告和十九大新修订的党章中,用“八个明确”概括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基本理论部分,而《决议》中将其概括为“十个明确”,使这一思想的基本理论更加丰富和完满。《决议》给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一个新的定位,“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二十一世纪马克思主义,是中华文化和中国精神的时代精华,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的飞跃”。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的飞跃的定位,进一步确立了习近平同志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确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反映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心愿,对新时代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对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进程具有决定性意义。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让历史映照现实、远观未来。总结历史经验是为了更好地前进,中国共产党就是在不断总结历史经验中前进的,我们要学习好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深入学习领会《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以史为鉴、开创未来,埋头苦干、勇毅前行,在新时代更好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来源:《红旗文稿》

Copyright @2014-2021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

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