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回忆文章

方寸记忆 大爱永恒——刘华清上将与集邮

2016/09/22

李曙光

  2016年10月1日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上将诞辰100周年纪念日。1984年6月14日,我调到海军司令员刘华清首长身边任秘书。当时首长68岁,我33岁,首长待我像严师又像慈父,有训诫有关爱,使我倍受教益,终身受用。
  刘华清1916年10月1日(农历9月初5)出生于湖北省黄安县二程区花桥乡刘家院子村(今属大悟县吕王镇)一户贫苦农民家庭,兄妹6人,唯独他念过3年私塾。13岁投身革命,当了儿童团长,14岁参加红军,18岁随红25军从河南光山何家冲出发,开始万里长征。因为年少临帖习楷,会写毛笔字,长征之初,他连夜刻印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先遣队北上抗日宣言》,长征路上又办起了《战士报》,走一路刻了一路宣传红军、宣传抗日的标语传单。他和程坦一起采用鄂豫皖地区流行的《土地革命完成了》的曲调,填写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一歌,成为人民军队的经典战歌,传唱至今。长征途中在独树镇战斗中,他的左腿被子弹洞穿,不能行走,被抬下战场。组织上发给他10块大洋,就地安置。他执意要求随军行动,死也要死在红军队伍里。他硬是咬牙拉着马尾巴一步一步翻山越岭,走向胜利。
  新中国成立以后,刘华清历任海军大连学校副校长兼副政委、北海舰队副司令员兼旅顺基地司令员、国防部第七研究院院长、国防科委副主任、海军副参谋长、总参谋部总长助理、副总参谋长、海军司令员、中央军委副秘书长、中央军委副主席、中央中共政治局常委等职。1954年刘华清赴苏联伏罗希洛夫海军学院学习4年,如虎添翼。1955年授海军少将军衔,1988年授陆军上将军衔,是我军卓越的军政双优,懂技术、懂装备、善于顶层设计、倾心军队现代化的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邓小平曾夸奖刘华清是工农分子知识化的典型、听党的话、调你到军委工作就是抓装备抓现代化。刘华清对党忠诚,为人厚道;他学识渊博,关注细节;他有一是一,从无谎言。很多人一直以为他只是名技术领导,不知晓他在许多重大问题上,总是比一般人站得更高一点,看的更远一点,前瞻性的独到见解,往往使意见相左者在多少年以后从内心折服而羞愧。历史多次证明他的远见卓识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宝贵财富。比如,我亲身经历过的研制航空母舰、加快核试验、提出海军战略、研究海湾战争、经略南海、中俄军技合作等等。可以说,目前我军的主战装备,全部浸透刘华清的满腔心血。今天,中国海军已经从近岸走向了大洋,美国人评论刘华清是“中国现代海军之父”“中国航母之父”。
  就是这样一位并不集邮的老红军,却给予中国集邮事业极大的关怀和支持。
  1992年4月,应联合国加利秘书长请求,中国第一次派遣成建制的军队赴海外执行维和任务。一支由400多名官兵组成的工程兵大队很快奔赴柬埔寨扫除雷阵,为当地居民重建家园做出了巨大贡献。消息传到国内,中国邮票总公司高山经理创意设计了以中国维和部队“蓝盔”士兵守护中国国旗和联合国旗帜为主图的特殊纪念封,以集邮的方式赞誉中国维和部队官兵,计划八一建军节发行。为此,中国邮票总公司专门致函中央军委办公厅,恳请刘华清副主席题词。刘华清欣然用钢笔写下“和平之旅”4个字,表达了一位戎马一生的老战士对年轻官兵们跨出国门,彰显中国大国地位的维和行动,予以的支持和褒奖。听说,当维和部队官兵们从总公司领导手中接过赠送的纪念封时,脸上挂满了感激的泪花。刘华清说过,“社会需要安定,生活需要和平。为这个简单明白的道理,我穿了68年军装。”“瞅着军装,我在想,将来某一天,军装肯定会成为人类文化博物馆里的老古董。不过,这一天还很遥远。”
  1993年11月16日,第5届中华全国集邮展览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开幕。国务院总理李鹏、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分别为邮展题词。刘华清题写了“方寸生辉,爱我中华”,并参观了邮展,给集邮爱好者极大鼓励。1995年8月23日,刘华清在山西考察,曾是海军干部的山西省集邮协会副秘书长张培英前来宾馆看望老首长,请他为山西《集邮报》题词,刘华清即兴提笔在信纸上写下“建设精神文明,弘扬爱国主义”。刘华清希望把集邮活动和爱国主义融为一体,热爱祖国是第一位的。
  广州驻军老年集邮协会,是由800多名身经百战的老红军、老八路等老战士组织起来的一个离休老干部集邮团体。他们之中有许多人一直保存着战争年代收集到的邮票和寄发的信件,离休后本色依旧,编组邮集,参观邮展,研究邮史,安度晚年;同时向社会大力宣传人民军队的优良传统,参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先后被评为广东省和全国先进集邮单位。他们每年都要选择一些有历史纪念意义的日子,印制纪念封,分发给老同志们寄递。1996年2月8日,邮协给刘华清写信,提出请首长为新四军军长叶挺老将军百年诞辰纪念封题字,4月26日刘华清题写“纪念叶挺同志诞生一百周年”,满足了老同志们的愿望。以后又为邮协制作的“纪念解放战争三大战役胜利五十周年”纪念封和“伟大的战略决战”军邮邮简题字,为协会编著的集邮文集题写书名《戎马邮苑》,并以“老有所为”赞扬久经沙场的老战友们。
  刘华清非常体谅各省市、各部门、各部队要求老领导题词的心情,总是尽可能地满足大家的要求。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和海军指挥学院在庆祝各自建院40周年之际,把首长为学院的题字印上了纪念封。以后还有“海空雄鹰团”命名30周年时和兰西拉(兰州一西宁一拉萨)光缆通信干线开工纪念时,均把首长的题词印在了特制纪念上,这样的事例还有不少。
  现在,请名人签名成了时尚。尤其是每年的人大会、政协会、中央全会,总少不了突如其来的签名“活动”。那些来自基层的代表,能够得到国家领导人的签名封,别提有多高兴了,而签不上的代表,多少有些沮丧。慢慢有人又想出一个办法,把纪念封带回宾馆,托人或者亲自送到房间,请首长签名。1995年人大会期间的一天,首长午饭后回到房间,看到桌上一下子多了几十枚信封,就说了句“这么多呀”。作为工作人员非常理解首长,别说80岁的老人,就是年轻人一次要签那么多信封,也会感到手酸腕累。我说明是几位基层代表委托会务组送来的,还有代表姓名的记录。首长看了看说“放在那儿吧,我给他们签”。首长利用午休时间一枚一枚签完,还特意嘱咐“一定要送到他们手里”!我想,一滴水折射太阳啊,正是有时刻惦念着士兵的将军,才会有奋不顾身为将军冲锋陷阵的士兵!
  在我人生的征途上,予我教诲最多的当数首长刘华清,教我怎样做人,支持我集邮,事例数不胜数。那时,我喜欢收集签名封,渐渐也养成一种习惯,只要是重大节日或者重大活动,我都会去购买集邮总公司发行的纪念封,请首长签名留作纪念。记得1984年10月1日,正是国庆35周年之日,我第一次请首长在首日封上题字,他题写的“建设祖国,保卫祖国”和“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出新贡献”两句励志的话语,给我指明了奋斗的方向。
  1992年10月12日,中国共产党第14次全国代表犬会在北京召开。我在人民大会堂邮局买到当天发行的整版纪念邮票和首日封,特意请首长题名。几天后,刘华清当选为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这些邮票和首日封成了最好的历史见证。
  1987年年8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迎来60华诞,中国邮政发行《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六十周年》纪念邮票1套4枚,展示人民解放军的丰功伟绩和卓越成就,大振军威。我收藏了1枚首长签名的集邮总公司首日封。
  1997年8月1日,首长在新发行的2枚《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七十周年》纪念邮票首日封上,分别写下“所向无敌”“一往直前”8个字。他曾经无愧无悔地说:“作为军人,我一直在冲锋陷阵,没有让军装沾上污点!”
  最使我难以忘怀的是1997年的7月1日,这一天是每一个中国人都扬眉吐气的日子。经历了100年骨肉分离痛苦的香港,终于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人们并不知道,早在1982年刘华清任海军司令员后,就有意识地研究了美国海军停泊香港的舰艇性能,明确提出专门研制一型更先进更具战斗力的导弹艇,将来巡防香港海域。1 0年后,新一代的导弹艇成为中国海军驻香港部队的主战装备。人们并不知道,从1989年开始,刘华清就负责组建驻港部队的论证工作,就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后,更是关切备至。他三下驻港部队,依据香港特点,对这支特殊部队在特殊地区执勤时的政治思想建设、干部培养、军事训练、装备配置、直至着装和官兵年薪等大大小小的问题,都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和特殊要求。就在6月30日,已是81岁的刘华清还前往深圳,对驻港部队开进前的各项准备工作进行最后一次检查,他代表党中央、中央军委在欢送大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下午,飞回北京参加中央活动。晚上,更是久久未睡,0点前一直坐在电视机前,等着收看部队进驻实况,当看到先头部队全部准时就位,在14个往日的英军军营升起五星红旗时,才放下心来。7月1日凌晨5点多,刘华清便早早起床,打开电视机,收看陆海空三军大进军现场直播。这一天首长异常高兴,他说:“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担心,和平进驻和武力接收两手都准备好了。今天一切顺顺利利,总算放心了。”他在一枚纪念封上写下了“百年盛事”4个大字。
  说也巧,7月1日这天是中国共产党成立76周年纪念,还是《中国集邮报》创刊5周年之日。06月30日晚,我在家中寻找签名信封时,从抽屉里找出了1992年《中国集邮报》创刊时李潮送我的几枚纪念封,原想第二天实在买不到首日封,就以此替代。没想到7月1日上午1 0点多我便在南礼士路邮局外的马路边花高价买到了5套香港回归首日封,还挺顺利。首长兴致勃勃地在《中国集邮报》创刊纪念封上写下了鼓励我集邮的话:“持之以恒,乐在邮中”,字尾还注明了时间“九七、七、一”。 2011年我在纪念个人集邮50周年时出版了一本专著,书名便取自首长题词《乐在邮中》。
  我于1991年赴新加坡邮展、1994年赴香港邮展、1997年赴重庆见习邮展评审员,都得到了首长特殊批准。尤其是1991年第一次个人出国前,首长还专门把我叫到家中,叮咛我:“你的脑子里有很多东西,独自出外,一定要谨慎行事,保守机密,防范万一。”有什么比信任更重要呢,首长的警示和关怀,不仅化作我集邮的动力,更激励我努力工作。所以集邮只能是业余爱好,我参观邮展、购买邮品都是利用假日,几次制作参展邮集也是在夜间突击制作。1999年国家邮政局发行《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五十周年》纪念邮资明信片,刘华清写下“建设强大海军”,以此表达心愿,这是他一辈子为之奋斗不息的强军梦。
  我曾经几次把我获奖的邮集和奖牌,展示给首长欣赏。尤其是当拿着十几年收藏的红军封、八路军封、新四军封以及人民解放军各野战军的军邮封,讲解这些实寄封寄自哪个部队,信件什么内容,有什么特殊之处时,首长总是细细翻看,我透过首长凝注的眼神,似乎可以看到他心底凝聚着的对战争岁月难以忘却的怀念之情。我也曾经问过首长,“当红军以后,您给家写过信吗?”他说“最早的时候写过信,以后就不写了。”我问“为什么”?首长说“写回去的信,反而引起国民党匪兵的注意,三天两头到家找麻烦”。我问“信留下了吗?”首长说“谁敢留?那是要掉脑袋的。”谁能想到,一个在战火中连个人生死都无法保障的战士,在与亲人的通信中,想得更多的是他人的安危。
  刘华清热爱湖北,关爱家乡,只要是故乡的事,他都尽心尽意尽绵薄之力。他常常惦念着家乡:光秃秃的山坡何时退耕还林,英雄的大别山何时诀别贫困,最新建造的潜艇何时交付部队,长江上的又一座公路大桥何时通车。
  刘华清最思念的是母亲。他多次说过:“我的母亲是最苦的人,她家很穷,生下来家中养不起,人家要把她掐死,我奶奶把她领回来当了童养媳。她一辈子劳动,天天找米做饭、洗衣服。”“在我的记忆里,她总在忙,很少休息,她活得很苦很累,却从没怨言。”“苦了一辈子,49岁就去世了。”后来我才知道,首长14岁离家当红军,开始还能几天回一次家看看,以后一年多回一次家,母亲见了儿子就哭,再不让走。首长告诉母亲,不回去就等于当逃兵啊。越深的爱,越是别离。首长毅然按时归队,没想到第四次反“围剿”后与家中失去了联系。母亲见不到儿子,天天到村口张望,天天泪满衣襟,不到3年就过世了。首长离家20年后回故乡,才知道母亲早已故去。首长为没有能够最后见上母亲一面而悲痛不已,心怀歉疚,遗憾终身。1989年2月和1998年4月,首长再次重回故里,带着孩子们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吊唁母亲。刘华清生前庄重地向党中央请示,百年后要天天陪伴父母,以尽孝心。
  2000年2月1日,我被任命为第二军医大学副校长,春节之日赶去看望首长。我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国庆35周年纪念封请示首长:“能不能写句鼓励的话?”首长写下了“时刻想着祖国和人民”,勉励我在新的工作岗位上,为国为民尽心尽责。
  在我人生道路上,首长教我做人,首长支持我集邮,令我终生难忘。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