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回忆文章

从太行山到上甘岭的岁月——深切缅怀老首长秦基伟同志诞辰100周年

2015/03/25

向守志
  

    今年11月16日,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赫赫有名的百战百胜的国际将星、我心目中十分敬重的老首长秦基伟同志诞辰100周年纪念日。
  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的十多年间,我与秦基伟同在一支雄师劲旅中战斗和工作。他一直是我的直接首长,他任太行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时我任团长,他任太行军区司令员时我任副支队长,他任第9纵队司令员时我任旅长,他任第15军军长时我任师长兼政委,他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5军军长时我任师长,我的成长和进步都是同他的直接领导、培养教育和亲切关怀密切相关的。他对我一向十分信任和器重,总是把最艰巨的作战任务交给我,我也毫不犹豫地奋力去完成。他指挥我们,千军万马下太行,逐鹿中原,驰骋淮海,纵马长江,进军赣闽、两广和云南,解放西昌,进入川滇黔边剿匪平叛,血战朝鲜战场,经历时间之长,行军跑路之远,打硬仗、苦仗、恶仗和胜仗之多,在第二野战军军史上是少见的。15军发展之顺利,战绩之辉煌,声誉之远播,都是与秦基伟的名字联在一起的。秦基伟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奋斗的一生,光辉的一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他襟怀坦荡,光明磊落,无私奉献。对党无限忠诚,对祖国和人民无限热爱,对人民战争和人民军队建设的无限执著;他盛名贯耳,功高传世;他的英雄业绩、崇高品质、好学要强的性格和活泼洒脱的精神风范,一直铭刻在我的脑海里。
  千军万马下太行
  早在1941年,就任八路军太行军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兼中共地委书记的秦基伟同志,领导根据地军民开展了五年艰苦卓绝的反“扫荡”、反“封锁”、反“蚕食”斗争,享誉太行山。1945年8月初,抗日战争形势好转,蒋介石却以“最高统帅”名义,命令八路军“就地驻防待命”,妄图垄断对侵华日军的受降权,抢占抗战胜利果实。
  善于治军的秦基伟同志,决定8月12日在河北省赞皇县李川沟召开出击动员大会并举行阅兵,指定时任该分区主力第10团团长的我为阅兵总指挥。他说,阅兵是古今中外军队鼓士气、增斗志、壮军威的通用做法,我们也可以运用。于是,数千名八路军战士和武工队员、游击队员、民兵、民工队伍,按照他的命令,肃立在村头临时平整过的广场上。上午10时,阅兵开始。秦基伟先是由我陪同检阅部队。继之,他用大嗓门讲话:“同志们,我们已经度过了最黑暗的时期,小鬼子完蛋了。可我们不能刀枪入库、马放南山。蒋介石现在下山摘桃子来了,抢夺抗战胜利果实。我们怎么办呐?”我随即带头高喊“捍卫胜利果实,坚决斗争到底!”部队热烈响应,喊声如雷。秦基伟又说:“对!我们的刘邓首长决心集中太行、太岳主力开展大反攻。我第一军分区的任务是,由北向南出击平汉线,收复失地,开辟战场,准备应对大规模的内战!”阅兵完毕,部队和民兵、民工士气高涨,在秦司令员的号令下,千军万马分成数路,浩浩荡荡地杀下太行山。
  8月18日,秦基伟挥师包围赞皇县城。他跑到我们第10团指挥所,对我说“这是一只病老虎,不要逼,逼急了病老虎也能伤人。”他还出了一个绝招:围而不打,用“吓”和“拖”的战术,把它吓成一只狗,吓成一只猫,最后吓成一只猪,叫它乖乖地爬出来。遵此,部队组织了几十只土喇叭队,昼夜不停地向城内喊话;还组织了几十名伪军亲属喊话,母亲唤儿子,妻子喊丈夫,儿女劝老子,声泪倶下,哀告不绝。这一手特灵,使伪军军心动摇,成了惊弓之鸟。19日,秦基伟为了强化“吓”和“拖”的战术效果,指挥部队实施半小时火力攻击,敲山震虎。果然,敌军大乱,溃不成军。20日,赞皇遂告解放。9月21日,解放临城。9月22日,解放内邱县城、高邑县城。
  9月23日,总攻邢台,第10团主攻北门,秦基伟亲临第一线指挥,10名战士抱着100多公斤炸药包轰开了通路,部队乘守敌惊恐万状,像潮水一样冲入城内,打进敌指挥部。他感叹说:“老向,这是我们目前解放的最大一座城市。向部队讲清楚,要严格执行纪律,不该去的地方不去,不该拿的东西不拿,做到秋毫无犯,树立良好形象。”
  两个月内,秦基伟还指挥太行第1支队参加了解放邯郸和临铭关战斗,一路所向披靡,连克数城,战无不胜,取得对日伪大反攻战役的重大胜利。
  逐鹿中原
  1947年6月30日,刘伯承邓小平首长亲率晋冀鲁豫野战军第1、2、3、6纵队,一举突破蒋介石自以为可抵40万大军的“黄河防线”,逐鹿中原拉开了序幕。
  遵照中央军委和刘邓首长的指示,刚刚成立的第9纵队与第4纵队以及战场起义的原西北军第38军编为“陈(赓)谢(富治〉集团”,8月21日起,部队南渡黄河,跨越陇海路,开辟豫西根据地,两克洛阳,参加平汉、豫东战役,解放郑州。
  郑州战役之初,第9纵队并未担任重大角色,按纵队司令员秦基伟的说法,“小弟弟依然是小弟弟,尽管换了件把新衣裳,吃了几顿肉,多了几件好枪好炮,一旦大战来临,老大哥还是抢头阵的。”为确保郑州战役先机制敌,机智多谋的秦基伟决定先打好“间谍战”。他派出两位副旅长和纵队侦察科长以及部分团营连级干部,抵近郑州城,获取了大量情报,由此作出三点判断:一是郑州之敌守备空虚,信心不足,弃城逃跑的可能性大;二是敌向北逃跑的可能性大;三是基于以上两点,我之战术构想是必须先敌控制黄河沿岸到郑州之间的通道和要点,并做好阻逃打援双重准备。
  战役情况的发展,果然不出秦基伟所料。郑州守敌见势不妙,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于凌晨弃城向黄河大桥方向逃窜。几个小时围截激战后,郑北战场形势白热化,部队打得很艰苦,也很顽强。秦基伟亲自跑来我26旅指挥所,给前沿部队团长打电话:“要坚决顶住!郑州之役全胜,此是关键一着。全体共产党员、革命干部要做战斗先锋,勇于牺牲,为取得最后胜利,坚决顶住敌人的垂死挣扎!”他的声音几乎传遍了整个战场。
  大门关住了,接下来是一场浩大的老鸦陈(郑州以北)野外追歼战。9纵和华野14纵密切配合,歼敌1.1万余人,缴获各型火炮82门,各种枪支4100多件,汽车30多辆。两个纵队在黄河铁桥上胜利会师,郑北歼敌之战落下帷幕。此役,是秦基伟在解放战争中指挥的漂亮仗之一。陈毅对秦基伟说:“9纵已经成熟了,可以打大仗了。”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