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党史 >  往事回忆

皮定钧:铁流千里

发布日期: 2016-06-02 来源:

  一九四五年八月,中国人民终于取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日寇刚一投降,国民党反动派就在美帝国主义的扶持下,准备发动内战了。为了争取和平,一九四五年十月间,我们豫西抗日游击支队奉党中央的命令,忍痛撤出了豫西根据地,到达鄂豫边境的桐柏山区,和李先念、郑位三同志领导的新四军五师会师。中原军区成立后,我们支队改编为中原军区第一纵队第一旅。
  我们到达桐柏山区不久,国民党反动派又调集重兵,对我中原军区发动了疯狂的围攻。为了顾全大局,我中原军区部队又奉命撤出桐柏山区,越过平汉铁路,进入了新四军五师在抗日战争中所开辟的鄂东和豫东南解放区。
  一九四六年一月十日,国共停战协定公布了。然而国民党反动派不但不执行停战协定,反而加紧调兵,将我中原部队重重围困,而且步步进逼,必欲置我中原六万子弟兵于死地。
  六月初,国民党反动派的围攻部署已基本就绪。它的“统帅部”已在平汉铁路上的花园设立了中心指挥所,并在潢川、商城、宋埠等地设立了五个卫星指挥所。敌人为了防备我军向东突围,把主力布置在我东南北三个方向。我旅驻守在东线光山县境的白雀园一带。敌人在我旅正面的五十里一线,就集结了第七、七十二、四十五、四十九等四个正规军。同时还故意在我东北方的潢川平原留出一个缺口,以诱我进入它这个预先布置好的陷阱里。
  六月二十四日下午三点多钟,我们接到纵队发来的特急电报,要我和政治委员徐子荣同志立即到纵队部去接受任务。当我们赶到纵队部时,军区已经发布了命令:主力开始向西突围,一旅执行牵制敌人掩护全军西进的任务。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党中央指示,要我们中原部队主力越平汉线向西突围。我们旅掩护主力越过平汉铁路以后,根据实际情况,可以尾随主力西进,也可以向别的方向突围,或者坚持在大别山打游击。
  纵队司令员王树声同志对我们说:“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也是一个光荣的任务。党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们,是对你们最大的信任。你们在豫西敌后活动了一年多,有独立作战的经验,一定能战胜敌人。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当时,我和徐子荣同志同的心情都很激动。我们代表全旅指战员向纵队首长保证说;“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以战斗的胜利回答党给予我们的信任。”
  国民党匪军即将发动总攻,情况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所以王树声司令员只作了扼要的指示:“主力今晚就开始向西行动,你们赶快回去布置,要用一切办法拖住敌人,迷惑敌人,使敌人在三天内找不到我们主力的行动方向中。等主力越过平汉路,就是突围的初步胜利……”王司令员又交给我们一笔经费,随后,我们立即拍马赶回自雀园旅部。
  回到旅部,已经是深夜了。我们立即布置一、二团向东、东南和东北方向佯装出积极行动的姿态,前沿部队继续加固工事,摆出一种御敌阵势,并且抽出一批部队,趁黑夜悄悄移往西面,到白天再川流不息地向东开进,以迷惑敌人,加深敌人的错觉,把敌人的注意力吸引到我们身上来,便于主力向西突围。
  同时,我们召开了旅党委常委会议,由徐子荣同志传达了军区的命令和我们的任务。这时,房子里的空气很严肃,也很紧张,大家心中有千言万语,一时不知从何谈起。我们用什么方法牵制敌人,打击敌人,分散敌人的力量,达到既能掩护主力突围,又能保存自己的有生力量?这是我们亟待解决的问题。经过研究,我们确定以白雀园为中心,用少数部队在正面吸引敌人,把主力掌握在手里,相机打击敌人。白雀园东面一带尽是水稻田、河流、土岗,对敌人进攻不利。估计敌人很可能沿着白雀园两翼丘陵地带展开进攻,对白雀园形成一种钳击合围的形势。我们就将计就计,在白雀园两翼,利用丘陵起伏的地形,节节抵抗,节节反击,把敌人大量地吸引过来,让我们两翼的两支阻击部队变成卡在敌人咽喉里的两块骨头。叫它吞不下吐不出,合不拢张不开,叫它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重大代价。这样我们就可以拖住大量敌人,迟滞敌人向西追击我主力的行动,赢得时间。当然,这种措施,从我们局部来说,是一种危险的行动,可是从整个战局来说,我们吸引敌人越多,对主力突围越有利。
  这样,我们就把第一个问题——掩护主力西进的计划决定了。
  我们掩护主力突围以后,敌人将从四面八方包围我们。在这种严重局势下,我们又将怎样摆脱敌人?向哪个方向去?这是我们接着要研究的第二步的行动方案。
  办法只有这么几种:向西,主力越过平汉路以后,我们尾随主力西进。这样势必把全部敌人都吸引到西面去,对我主力极端不利,对我们自己也很危险。向南,不远就是长江天险。向北,再向西,我们可以重回豫西,或者渡黄河进入太行山,这对我们比较有利。但是总的方向和主力一致,难以达到分散敌人的目的。而且还要经过豫东平原,目前正是梅雨季节,如果在豫东平原的河川地区受到敌人的包围,处境就更加危险。
  我们经过多方面的研究分析,决定向东突围,到苏皖边区去。因为,只有向东,和主力背道而驰,才能调动敌人,掰开敌人的重兵,减轻对主力的压力。虽然,在我们东进的道路上,也是关山重重。一敌人的工事构筑纵深达二三十里,兵力超过我们十倍以上;在这些敌人的正规部队后面,还有大别山区最反动最凶恶的土顽武装,像商城县长顾敬之,绰号“顾半县”(半个县的土地被他霸为已有),就是靠反共起家的,早在十年内战时期,便是红军的冤家对头。这些地头蛇耳目灵通,老奸臣猾,也是不可轻视的敌人。但是,一切要服从觉的整体利益,一切要从全局着眼,这是我们坚定不移的意志,这是我们对党应尽的责任!当然,我们也考虑到东进有利的一面,大别山山大山厚,便于我们机动隐蔽。大别山又是哺育了红军的革命摇篮,群众基础很好。我和副旅长方升普同志以及我们旅的许多干部都是大别山人,在大别山打过游击,地理民情都熟悉。所以,旅党委决心冲破一切困难,向东突围。我们的目标是:到苏皖解放区和华中兄弟部队会师!即使不能和华中新四军主力汇合,我们也可以在大别山打游击,在大别山竖起革命红旗,配合全国的解放战争。
  二十五日午后,我们召集各团的干部举行紧急军事会议,旅党委的这个行动方针得到了各团负责同志的一致同意。接着,会议讨论了在完成掩护任务之后,我们自己怎样突出重围的战斗步骤。这时候,同志们提出了各种不同的看法:有的主张集中兵力,选择敌人的两军间隙部分,杀开一条血路,沿着大别山的脊背,向东猛插,迅速跨入安徽省境;有的主张避开最反动最狡猾的土顽顾敬之的势力地区,向东南经沙窝从小界岭北面直插大别山腹地;有的主张分头突围,然后到一个指定的地点汇合……

Copyright @2014-2021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

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