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记忆拾贝

杨思禄回忆32岁学飞行

2021/03/23

  1951年10月,我被任命为五航校副校长。在干部体检时,因我的身体符合飞行条件,我正式向校党委提出了学习飞行的要求。

  要求一提出,立即遭到了各种非议和阻力。有人说:“你连小学的校门都没进过,怎么能学会飞行呢?”还有人说:“你这么大岁数了,老胳膊老腿的,在空中能应付紧急情况吗?要是飞不出来,岂不更丢面子?”苏联顾问也劝我:“世界上还没有32岁才开始学飞行的。你已经这么高的职位了,就算我们敢带你飞,你要是真摔死了,岂不可惜?”就在人们议论纷纷之时,空军党委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刘亚楼听到这件事后说:“我们共产党人就是专干别人没干过的事。岁数大一点是事实,但身体好,有决心,为什么不能学一学呢?将来能飞出来更好,就是飞不出来,也可以多掌握一些空中飞行的知识,对管理部队有好处嘛!我们需要一些懂飞行的老同志,这个学费我出。”

  可真正学起飞行来,困难远比我预想的多。我仅有的那一点文化是在十几年戎马生涯的空隙中学到的。要从头学习数理化比登天还难。白天要上八个小时的课,晚上还要用五六个小时复习消化当天学过的课程。尽管这样,有些课程如几何、代数很难弄懂,只好死记硬背。连走路、吃饭都不放过,有时连睡觉说梦话也在背公式。经过四个多月的艰苦努力,终于结束了飞行理论课。

  而进入学习飞行驾驶技术阶段后困难更多,教官是苏联人,翻译常常把关键的地方译错,我因此受到不少惩罚,飞行中我的两条腿常常被驾驶杆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有时几个起落下来,走路都一瘸一拐的。有一次飞螺旋练习,飞机进入螺旋,要带点油门,因为这是中队长教的,没想到刹那间飞机像脱缰的野马翻滚着直往下冲,把教官的脸都吓白了,好不容易才把飞机改平,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事后才知道,飞机进入螺旋后,要把油门收完才对。

  当时正是人民空军刚刚起步的时候,飞行事故比较多,一天,我们另一个大队发生了一起空中双机相撞,造成两名学员、两名教员同时遇难的严重事故。不久又发生了地面氧气瓶爆炸,伤亡多人。同时又传来了从陆军来学飞行后当了师长的张庆和、马勇两位同志在飞行中失事的消息。老战友的牺牲固然令我非常难过,但更激励了我以最大的勇气和毅力去克服飞行中的种种困难,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杨琳摘编自《空军回忆史料》,来源:《百年潮》2019年第10期)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