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党史研究

武汉解放之际对城市档案的保护

2018/02/28

杨朝伟 蒋敏华

  目前武汉市档案馆保存的民国时期(20世纪30~40年代)的各类档案多达17万多卷,资料3700余册(件),丰富翔实的民国时期史料,传承了城市文明,为城市记忆留下了宝贵的遗产。大量档案能完整地保留至今,离不开中国人民解放军有关部队、中国共产党地方党组织,以及社会有识之士在武汉解放之际,为保护武汉这座城市,保护城市档案而开展的卓有成效的斗争。
  

各方保护城市档案的不懈努力

  在保护城市迎接解放的斗争中,各方面给予了城市档案保护工作相当的重视,进行了一系列不懈的努力。中共武汉地下市委于1949年2月和4月,先后两次召开全体会议,部署城市接管工作。在4月19日召开的中共武汉市委第二次全体会议上,通过了曾惇《为保护城市渡过青黄不接进入接管而斗争》的报告,提出“反迁移、反破坏、要生存、要安全”的战斗口号:明确了加强领导,动员一切有组织性的群众,采取各种有效方法,有重点、有计划地进行保护城市,争取完整地接管的工作重心和各项具体工作。在“准备阶段的各项具体工作”中,无论是“为保护与接管而调研”,还是“完成组织准备”,都提出保护档案。“调研”中,关于人的调查分析,包括“重要机器、物资、器材、档案、账册、资财的实际保管人”。关于物的调查分析,包括“重要的机器、物资、器材、档案、资材、账册等详细状况,从而分析其被破坏、转移、走漏、失散、损坏的可能性及有效保卫的具体方法。”“组织准备”中,明确提出“派定专人或小组看管重要机器、物资器材、档案、账册等,紧急时轮班看管,或转移隐蔽至预定地点。”
  中共武汉市委与武汉周围解放区以武汉为工作对象的城市工作部门默契配合,组织护厂、护校、护公共设施,反搬迁、反破坏行动,有效地保护了城市档案的完整和安全。11个活跃于武汉的城市工作部门共组织派遣人员和各种城工关系约2800人,重点争取了国民党汉口与武昌市政府、省市警察机关及省参议会负责人。国民党汉口市政府市长晏勋甫在武汉解放之际,将汉口市政府的全部档案文件、资财向新成立的武汉市人民政府移交。武昌市市长蒋铭督率市政府及各区公所人员严守岗位,妥善管理档案、物资、财产等,等候军管会接管。武昌省会警察局局长胡慎仪下令所属将档案文件、户口清册等妥善保管。省参议会副议长艾毓英拒绝西迁,将参议会的全部档案资财完整地移交给人民。受我党影响的省建设厅厅长安排与地下党有关系的人负责管理机关档案工作,将省政府部分档案资料运往长江上游并于宜昌一带宣布起义,省建设厅所属系统档案资料完整保存下来。
  不少国民党党政军警机构基层人员,也参加到保护城市档案的活动中来。汉口市警察局外事科有关人员收集整理涉侨档案,为解放后严格处置外侨问题和涉外间谍提供了依据。根据提供的线索,找到一批藏匿到武昌宝通寺的黄陂县政府档案文件,完整地交给黄陂县人民政府。省民政厅人员将重要档案资料取出藏匿,将一些价值不大的资料和废纸塞进档案箱柜内敷衍“应变”要求。
  不仅党政军警档案得到重视和保护,社会其他各方面档案资料也得到妥善保护。武汉各学校开展的护校斗争中,图书、档案资料得到周密保护。武昌佛学院收藏大量珍贵的佛教档案资料文物,如汉、藏、日等文字的佛教经典,古版佛经、贝叶经,古籍珍本《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等,数量近15万册。我人员向院方宣传党的宗教政策,展开保产护院工作,使得这些珍贵的文物档案文献免遭散失或转移海外。解放后,该院非佛教性质的图书资料移交给图书馆和博物馆保存,佛教典籍和器物则分别由归元寺、宝通寺等寺庙收藏。
  值得一提的是,在保护城市档案资料斗争中形成的历史记录自身也得到重视和保存。江汉三地委城工部机关人员进驻汉口后,十分重视城工工作档案资料的收集整理,有关工作人员写出书面总结上百份,内容包括组织建设、城工关系、青年团的建立、宣传教育、调查研究和情报工作等。这些历史资料记录了武汉解放前夕我党城市工作的历史轨迹,成为了武汉城市档案重要的组成部分。
  

收集整理汇编档案资料 丰富武汉城市记忆

  我党我军在武汉解放前夕对武汉城市档案资源的保护,不局限于对原始资料简单地保护和收集,而是收集各类档案资料进行信息资源的二次加工汇编整理,以出版刊印形式传承城市记忆。在注重收集原始实物档案资料的同时,也重视口述回忆性情报信息的收集,丰富了口述史料,弥补书面资料流散的缺憾。这其中最为突出的是《武汉调查》及其续编的刊印。中共中原局组织部城工科为配合接管武汉,开展对武汉政治、军事、经济、社会等各方面情况的综合调研。为使调查全面、广泛、系统,城工科系统拟定了对武汉地区国民党党、政、军、警、宪、特等机关和工商业、邮电、交通、新闻机构、医院、社会团体各单位调查提纲。调查工作一是由工作人员利用其工作岗位之便,对所在单位进行调查;二是通过统战关系、联系对象进行调查:三是利用新闻工作者的合法身份,广泛收集各种官方资料。通过多种渠道收集到内容较详细的有关新闻、纺织工业、汉口招商局、各医院、武汉大学、电力系统、轮渡码头等材料,其中有大量档案资料,如调查国民党重要官员情况就收集了人事档案五十多份。城工科在郑州根据内线送来的资料编印《武汉调查》。1949年4月9日,《武汉调查》编印完毕后,江汉区党委城工部又送来很多调查资料,城工科续编了《武汉调查(补编)》。《武汉调查》正本和补编共两册,约40余万字。该档案资料汇编随军送到武汉,由武汉军管会分发给进行接管的负责同志,对顺利完成接管工作发挥了积极作用。在战争年代进行档案资料的汇编出版印刷,既有效地保护了现存的档案资源,又使得一些口述性、回忆性史料得以挖掘整理,保存并丰富了城市记忆。
  

接收接管中对城市档案的保护

  保护城市档案资源始终贯穿于接收接管全过程。武汉临近解放,武汉军管机构于1949年5月13日,发出关于进入武汉应注意和遵守事项的通告。通告明确“接管应做到严格统一于军管会”,要求党组织动员党员、新青年团员做敌伪人员工作,“令彼等各守原有工作岗位,负责保护物资档案,负责移交,向人民立功赎罪。”武汉解放那一天,即1949年5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城市工作委员会印发关于防止非法接收的通告,要求机关团体人员应当作最大努力维护地方安全,“保存公文案卷”及一切重要物资、器材、武器弹药等,必须等待人民解放军入城进市以后,由军事管制委员会作正式接收,除军事管制委员会外,其余一切非法组织均无权接管。1949年6月5日,武汉市军管会发出关于清查敌遗国有资财的布告。布告称:查武汉三镇,在蒋白匪撤退前后,曾将本会各公共机关、公共企业之各种物资、财产、档案、武器、弹药及各种军用器材,或分存民间,或化名转移,或廉价拍卖,亦有个人暂时将某项遗弃物品代为收集者,然亦有个人混水摸鱼企图自利者。兹为彻底清查此等国家资财计,特规定自布告之日起,凡存有上述资财者,准限于十五日内向本会各接管部报告,以便接收。
  保护城市档案,还体现在对各系统的接管工作中。譬如接管金融。在关于武汉敌伪金融企业接管清审工作准备纲要(草案)中,对接收金融企业工作作出安排。提出:为了达到完整的接收,接收人员随军进城以后,必须组织力量将应该接收的一切敌伪企业迅速的全面掌握,控制其账单、档案、人员、房屋及一切资财,停止其营业。在工作方法上明确:接收工作要求只要将现金、账册、档案、财物、资料等基本东西予以完整接收,并且把主要问题弄清,手续办妥,接收工作即算基本完成,其余细节部分或一时不易弄清的问题,可以留待以后研究解决,即应转移力量,勿因小失大,浪费人力。实施接收中,制定有《武汉市军管会物资接管部金融处接收金融机关工作手册》。该《手册》对接收档案作出相关规定。“总务部分”中规定:查收各种档案密件及一切规章:查收各种钤记(注:标志、标牌之意)、印章、密押(注:密码、代码之意)、密电本、重要锁匙;接收经济、金融与业务调查资料及统计记录,等等。
  接收档案工作有计划、按步骤地进行。1949年7月的《武汉市军管会军政接管部接管工作总结》,较为详尽地记录了接管的工作情况。军政接管部是当年6月初成立的,下设军事、政权两处。在27天具体工作中,政权处涉及接管档案分三步进行:第一步,开始初步调查,向国民党机构宣布接管命令,开始接管,清点物资、档案等:第二步,总结第一阶段工作之优缺点,布置第二步工作,即清理档案、物资,在原地封存,指定人看守;第三步,迅速处理人员,最后清理物资、档案、房产。均指定或委托人看管。档案清册分门别类加以整理。因此,在总结“工作中主要的优缺点”时,谈到其中一条优点是:有计划、有步骤,分工明确,特别是后阶段并使调查与接收结合,在工作中争取了主动。
  注意总结接收档案的经验。在《武汉市人民政府武昌办事处接管工作报告》中,武昌区办事处总结了几点体会,其中一条是“要重视清册、档案,要追查原材料。”在“体会”中说,检查时要联系有关单位的清册对照追查,这样才能查清楚。刚开始接管时,有的同志工作不够规范,对清册、档案等原始资料不重视,随意翻翻,很不注意,喜欢“追究东西、物资,乱问一气,也不懂去找原始材料,也不懂找有关部门材料,这都是新问题。”群众提出意见后,逐渐重视起来。果然,这样查清情况,旧人员因为接管人员的严格认真态度而不敢随便隐瞒了,感叹“共产党办事不马虎。”

  原载《武汉文史资料》2012年第1期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