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党史研究

湘鄂多风雨 荆江奔腾急——记荆江两岸年关暴动

2018/04/03

 
  1975年金秋,是邓小平受命于危难中出来工作的第二年,也是周恩来主持召开的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后的第十个月。十月八日,监利县四级干部会在大礼堂召开,一千多人会场,人们期待着领导们带来中央的好政策、好指示;也同时注意到主席台上的一位文质彬彬女干部,纷纷惴测不知是哪一级首长。当主持人宣布:“请已故中央首长贺龙元帅女儿贺捷生同志给我们作报告!”人们如梦初醒,全体起立,响起雷鸣搬的掌声,经久不息。贺捷生向前三鞠躬,挺起胸昂首,深情地说:
  “同志们,亲人们,我是第一次回监利县来,但是监利这个地方我都非常熟悉。进入洪湖根据地以来,心情一直很不平静。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让我想起我爸爸,想起牺牲在湘鄂西的叔叔贺锦斋同志,舅舅洗仙梅同志,姑姑贺英同志,想起和我爸爸并肩战斗而早已为党的事业牺牲了的先烈们,想起监利(沔)洪湖地区的革命群众,几十年坚强不屈的革命气概,我怎能平静呢?”……
  “几十年过去了,亲人们还在怀念贺龙同志。可惜他已经不能再见到亲人们,他已经不能再来到洪湖,不能再来到监利来看看今天的洪湖,今天的监利。他离开我们已经六年多了……(全场沉默)请允许我代表他,到湘鄂西的洪湖(根据地)去,瞻仰烈士陵墓,向他生前的战友,向亲人们致敬!谢谢亲人们对他的纪念,谢谢亲人们对他的哀悼!我一定要把监利人民的深情厚意化为前进的力量,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谢谢同志们!”
  贺捷生讲话约半个小时,人们意犹未尽,激动不已!
  历史推回到1927年,北伐取得胜利后,以蒋介石为首的中央系、以李宗仁为首的桂系、冯玉祥为首的冯系、以阎锡山为首的阎系,以张作霖为首的奉系军阀之间的混战重演。代表中国贫苦老百姓的中国共产党人,面对屠杀举旗反抗,走上了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湘鄂西省苏维埃继洪湖的秋收起义之后,又举行了声势浩大的荆江两岸年关暴动。
  1928年1月19日,继八一南昌起义失败、武汉暴动流产的周逸群、贺龙等十多人,乔装改扮、租用民船逆江而上,与南昌起义失败辗转来监利县收集旧部的贺锦斋在长江边的反嘴会合。腊月27日晚开始,智除土匪易蜀武装、打掉几处团防后,将秋收起义的洪湖地区肖仁鹄领导的游击队、白鹭湖陈香波领导的游击队、桃花山吴仙洲领导的游击队集中于监利下车湾,成立工农革命军(全军500人、300多支枪),举行更大规模的年关暴动,实现了以桃花山为据点,依托洞庭湖、洪湖的地方武装割据。
  1月24日,工农军分三路攻取监利县的朱河镇。随即攻克了监利的尺八口、何堡、聂河、王垸等地的团防;2月7日,工农军夜越长江,攻打砖桥,消灭了土匪文大哥部百余。驻在砖桥的华容县团防闻讯逃窜,工农革命军冒着漫天大雪连夜尾追,于拂晓到达长岗庙。侦知团防人员龟缩在庙内,遂发起攻击。由华容县委负责人刘革非率数人冲锋打死敌哨兵,大队冲进,缴枪30余支。工农革命军继续北进,攻打了江南监利的塔市驿和石首的调弦口、高基庙、小河等地,并袭占了石首县城。与工农革命军进行年关暴动的同时,石首、公安、沔阳、潜江、汉川、南县、安乡、石门等地也暴发了大规模年关暴动。
  2月18日,工农革命军应鄂中特委的要求,攻打监利县城。由于在攻城前侦知城内只有一个团防的兵力,在攻城时才发现国民党军突然增加了两个正规团的兵力,而工农革命军仍然采用北伐军的挺进战术,刚接近城墙,一、二大队队长史施元、滕树云负伤,国民党军停靠在长江的兵舰同时轰击进攻部队,工农军腹背受敌,只得撤回于上车湾和华容的砖桥。再次撤到石首的焦山河地区后,召开了湘西北特委、鄂中特委联系会议。
  联系会议上,各游击队负责人为“上山与下湖”争论不休,意见不能达成一致。地方主义、本位主义的危害,促使游击队重新回各自秋收起义的暴动区,展开“有动必暴”的错误武装斗争思想。周逸群、贺龙与湘西北特委赴桑植召集旧部举行武装起义。
  年关暴动虽然没能达到预期效果,但地方主义、阵地战、攻坚战、不开展土地革命的危害,以及打破了唯“山”才能实行革命割据,依“水”同样也能建立革命根据地成功实践,为我党的建军准备提供了宝贵的经验。留下的火种,为创建红二方面军、建立湘鄂西省苏维埃政权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监利县史志办  刘绍君)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