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党史研究

鄂豫皖根据地的商南妇女排

2018/05/23

柯大全

  1934年11月中旬,鄂豫皖省委根据中共中央指示,率红二十五军从罗山县何家冲离开鄂豫皖边区后,国民党十余万正规军在当地反动民团、保安队等配合下,重点“清剿”赤城、赤南苏区,根据地的斗争形势非常严峻。面对根据地不断缩小的险恶形势,赤南一路游击师、赤城二路游击师、商北游击大队等先后编入红二十八军,跳到外线作战,金刚台附近县乡苏维埃干部陆续转移到金刚台上,在中共商南县委领导下坚持游击战争,保存革命力量。坚持金刚台地区游击战争的红军里有一支特别的队伍,她们中有许多人拖儿带女地走上金刚台,凭着“不牺牲,就要革命到底”的坚强信念和坚韧毅力,与男同志一样风餐露宿、爬冰卧雪,辗转于深山老林、虫兽出没之地,时刻与凶险的自然环境斗争,时刻准备与凶恶的国民党军的“清剿”“火搜”“放石头”等毒辣行径斗争。她们克服难以想象的重重困难,一次次圆满地完成商南县委交给的救护伤员、后勤留守等任务……她们用鲜血和生命,保护革命火种,让革命红旗一直高高地飘扬在金刚台上。这支特别的队伍就是在鄂豫皖三年游击战争期间,一直战斗在商城县金刚台上的红色娘子军——商南妇女排。
  

商南妇女排成立

  1934年11月11日,中共鄂豫皖省委在光山县花山寨举行第十四次常委会议。会后,省委给当时还在豫东南的省委常委高敬亭一封指示信,说明了省委奉中共中央命令率红二十五军北上和花山寨会议的决定,责成高敬亭组织鄂豫皖边区党的新的领导机构,并以红八十二师和地方武装为基础再次组建红二十八军,继续坚持鄂豫皖边区武装斗争。
  红二十五军走了,鄂豫皖边区的革命斗争进入极其艰难的岁月,国民党军加紧对商城、固始一带仅有的几块苏区进行“清剿”。为了达到彻底摧毁革命力量的目的,国民党军七十五师等进占苏区后,疯狂杀害红军伤病员和革命群众;把红军家属中大批青年妇女当作“党婆”强行贩卖他乡。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为保存革命力量,上级指示张泽礼等率赤城、熊家河、汤家汇等地的革命武装,退到金刚台一带开展游击战争。金刚台位于商城县东南部,是大别山在河南省境内的最高峰,海拔1584米,这里山高林密、沟壑纵横,大小山峰起伏连绵,方圆130余平方公里,进出山有十几条大道和许多小沟口,便于进行游击战争。
  敌人知道红军上了金刚台,就从四面八方追踪而至,在通往金刚台上的大小沟口修建碉堡,在四周集镇派重兵驻扎。顾敬之等当地反动民团,强行“移民并村”,推行“户籍连坐”,把山区群众迁到集镇或围寨中,对金刚台地区粮、油、盐、火柴等实行严格控制,叫嚣“车干塘中的水,捉尽离水的鱼”,要彻底割断红军和群众的联系,妄想将红军困死、饿死在金刚台上。
  为适应新的斗争形势,经红二十八军政委高敬亭批准,1935年6月中共商南县委在金刚台铁瓦寺成立,统一领导赤城、赤南、六安二区及固始、霍邱等地撤退到商城的人员。县委把各地上山的武装约80人,编为商南便衣队,再按活动区域分为七个灵活机动的小队,配合红二十八军牵制打击敌人、搜集情报、筹办给养。把各地上金刚台的女同志、原红军医院的部分护士和红军家属近40人,编为商南妇女排,负责留守金刚台、护理红军伤病员、便衣队后勤等工作。商南县委妇女委员史玉清分管妇女排工作,袁翠明任妇女排排长。从此,商南妇女排就在中共商南县委直接领导下,坚持在金刚台的深山老林里同敌人、同艰苦的环境进行殊死斗争。
  

坚守信念渡难关

  商南妇女排成立后,同志们都知道在敌人重重包围中,完成县委交给任务的艰巨性和重要性。县委书记张泽礼对她们说:“我们在这里不光是住下来,最主要的是保护伤员、配合便衣队牵制敌人、支援红二十八军、巩固发展苏区。今后困难会很多,寒霜冰雪、粮食和子弹都要靠自己想办法解决,而且国民党的七十五师、一〇二师、一〇三师就在周围,他们是不会对我们放松的。但我们有党的领导,有群众的支持,我们有决心、有信心渡过难关,总有一天要把国民党消灭在我们面前,收复我们的苏区。”
  金刚台一带天然石洞很多,但妇女排和伤病员却基本上不能住在山洞里。妇女排刚上山时缺乏游击经验,有一次,几十个同志和伤病员全都住在一个叫“水帘洞”的山洞里,搜山的国民党军突然来了,敌人从洞口走过,幸运的是这个洞口前有一道“水帘”瀑布,隐蔽了洞口,敌人没有发现妇女排。有了这次惊险的经历,又鉴于敌人随时搜山、暗探常年在山上进行侦查活动,妇女排宿营不敢再住山洞。为便于隐蔽和转移,她们总是分散睡在山沟里、树脚下、石板上。雨天有时就将树头压倒,拴在树桩上,人在里面躲雨,实在没有办法,就穿着蓑衣冒雨坐在地上。寒冬天气,大家仍身穿上山时的单衣、脚穿草鞋,夜晚冻得实在受不了,只能背靠背坐着取暖休息。在金刚台三年游击战争的日子里,妇女排的同志们没有住过一天房子,就是住潮湿的山洞也是一种奢望。
  1936年冬天,金刚台地区连续下了15天大雪,大雪封了山,敌人认为这是消灭山上红军的大好时机,不仅加紧了四处的把守,还派出暗探和搜山队四处寻踪觅迹。在外线游击的县委非常担忧山上的同志们,多次派人送粮上山被阻。这时,山上的妇女排已经断粮很多天了,大家只能用树皮和雪下的毛草根来充饥。寒冷和饥饿一起向她们袭来,死亡随时威胁着她们,但她们宁死不屈,一直坚持与搜山的敌人斗争。后来,有两位便衣队员背着粮食,在深山雪地里与敌人周旋了七天七夜,才甩掉跟踪。他们找到妇女排驻地时,妇女排的同志们已经到了生命的极限,都东倒西歪地躺着,任凭怎样摇晃和呼喊,她们只睁着眼睛不能答话。两个送粮食来的便衣队员见此情景,急得失声痛哭起来,赶快生起一堆大火,煮了一锅姜水,每人喂一碗,过了好长时间,她们才渐渐恢复过来。
  县委委员史玉清曾回忆说,三年游击战争期间,妇女排几十名同志在金刚台上虽然过着野人一样的生活,但大家的革命信念坚定,都坚信并盼望着主力红军打回鄂豫皖。同志们一年到头野菜野果是主食,条件好的时候,有粮食、野菜兑着吃,就非常高兴。在敌人大规模“清剿”时,不能生火做饭,同志们只能用手把山上采来的野菜揉揉生咽下去。上山前大家带的衣服很少,又由于经常钻密林,以致衣衫褴褛。山上虫、蛇很多,金刚台上有一种山蚂蟥,能从远处跳到人身上吸血,刚上山时同志们没少吃它的苦头。大家穿鞋主要是靠割野草编草鞋穿,冬天就用稻草把脚包起来,有的同志脚趾甲和手指甲都冻掉了。妇女排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信念坚定地渡过一个又一个难关,誓死留守在金刚台上。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