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将帅传奇

王恩茂:笔耕不辍六十载

2019/02/12

梅兴无

  1949年,开国中将王恩茂带兵入疆,先后任南疆军区政委、新疆军区司令员兼政委。他两次主政新疆,担任省区党委“一把手”时间长达25年,迄今无人出其右。王恩茂不仅有高超的组织领导才能,而且还有很深的文字功力。他视笔杆子为不可或缺的武器,60余年笔耕不辍,公开出版的即有130多万字的《王恩茂日记》5卷本,近80万字的《王恩茂文集》上、下两卷。
  

“写日记可以练笔练思想”

  王恩茂,1913年出生于江西永新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天资聪慧,家里省吃俭用,供他读小学、中学。1928年5月,王恩茂毅然投笔从戎,上井冈山参加了红军,1930年5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2年4月任中共永新县委秘书长,成为党的早期秘书工作者。
  1933年7月,王恩茂调任湘赣省委书记任弼时的秘书,后任红6军团政治部秘书长、湘鄂川黔省委秘书长、川滇黔省委秘书长,在长期的秘书工作中,他深谙写文章是做好秘书工作的基本功,并有意识地锻炼写作能力。
  1934年10月23日,红6军团到黔东与贺龙领导的红2军团会师。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王恩茂坚持写日记。每天行军打仗,再苦再累,他都要把一天的事记下来。他说:“写日记可以练笔、练思想;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该做的事写上不会忘。”60多年来,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时期,他坚持每天写日记,从不间断。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由于双目失明,就自己口述,让秘书记录。
  王恩茂在战争年代写下的18本日记,所记录的那段历史,跨越了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漫长时空,为党史、军史研究提供了最可信的原始资料。譬如,1937年9月25日,八路军115师的平型关大捷,后来的国共史学专家对该战的战果表述有较大出入,而王恩茂在1937年9月27日的日记中写道:“上午,写了《战斗报》外,115师在平型关以北俘虏敌官兵300余人,缴获汽车60辆,摩托车3辆,打死敌人四五百人,宁武县召开民众欢迎大会。”这一数字是最客观的原始记录,有很高的史学价值。四川松潘地处雪山和草地的边缘,是红军长征经过的重镇,当地建红军长征纪念馆,征集到《王恩茂日记》,不仅从中了解到红军经过这里的详细情况,而且还成为纪念馆的重要展品。
  王恩茂的日记,是在硝烟迷漫的战场上,居无定所的征途中写下的。斗争的艰苦卓绝在日记中随处可见。长征爬雪山,“路途都是冰山冰地,很难行走”,“行军很滑”,“天气严寒”,“很荒凉,极少人烟,刮大风,走路尘沙纷起,妨碍呼吸”;过草地,“夜夜露营,且遇下雨,被服全被打湿”,“7月12日起,部队开始野菜充饥”,“从西倾寺起一直到阿坝止,l1天期间,全军没有粮食,全靠吃野菜、牛皮充饥”,“7月30日至8月8日过水草地,全是露营”,“从阿坝出发以来,整个九天没有住房子”。在被毛泽东称为“第二次万里长征”的南下北返的征程中,为打破敌人的围困,部队在暴风雨中走了一个通宵,日记里写道:“高山凉风砭骨,我们身穿单衣,冷得要命。而部队上山下山,走一步停一步,冻得更唤奈何。快下完山,天雨不停,路滑难行。许多同志跌了一跤又一跤,跌得泥人一样,我跌了四跤,跌得满身是泥,全身透湿。到宿营地房子很少,粮食困难,此种苦状,非革命同志实难忍受。”
  在延安期间,环境相对稳定一些,王恩茂如饥似渴地读书学习。日记中多有这方面的记述:“看《中国近代史》”,“看《中共简史》”,“看了《社会科学概论》”,“看了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论》”,“看完了《解放》报上的‘什么是社会主义’及最近几日的新闻”等等。1940年12月13日的日记写道:“自在地看了一天的书。我深深地感觉到,如果经常有这样的时间给我学习,这是最幸福的。”革命烈火的淬炼,政治理论的熏陶,使他进一步坚定了理想信念,他写道:“从我参加革命的经验中,特别是这些年的斗争中,绝对相信:有了我们党正确的领导,不怕中华民族不解放、中国革命不胜利的。”
  几乎每一个新年的第一天,王恩茂写日记要么反思,要么自勉。1938年1月1日,他写道:“要秉着列宁‘一天做十六点钟工作’的精神,勉力工作。”“在斗争中不放弃一分一秒的时间,加强理论上的锻炼,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斯大林著作,补偿理论基础薄弱的缺陷”。1941年1月1日写道:“检查自己在这样多年的中间,为革命做了些什么?有些什么成绩?有些什么进步?我非常惭愧得很,什么都表现得万分不够,要想不愧于己,不愧于人,不愧于党,则非克服自己各方面表现的缺点、弱点不可。”1946年1月1日,他又写道:“共产党员哪里严重、艰苦、困难,哪里斗争最需要,就应当到哪里去。”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