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伟人足迹

李立三、刘少奇三次合作领导工运纪实

2018/01/03

潘泽庆

  在20世纪20年代中国早期的工人运动中,曾涌现出许多著名的工人运动领袖,李立三、刘少奇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他们两人在工人运动中曾进行过三次成功的合作,可谓珠连璧合,交相辉映。

领导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李立三任总指挥。刘少奇任工人总代表。他们一隐一现,配合默契

  李立三(原名李隆郅),湖南醴陵县人,1899年出生,1919年赴法勤工俭学,后因参加学生运动,被法国当局“遣送回国”。1921年12月中旬他回到上海,被党中央派回湖南从事工人运动,继而又被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湖南分部负责人毛泽东派往江西安源开展工作,从此李立三开始了他一生的职业革命生涯。
  刘少奇,湖南宁乡县人,1898年出生,1921年初赴苏勤工俭学,1922年夏结束在莫斯科东方大学的学习回国,党中央亦将其派回湖南从事工人运动,并任党的湘区委员会委员。1922年9月刘少奇受中共湘区委员会和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湖南分部委派,到安源领导工人罢工,于是,两位工人运动的杰出领导人就这样走到一起,开始了第一次合作。
  刘少奇一到安源,便在李立三的陪同下立即深入基层进行调查,了解情况。9月12日,李立三、刘少奇经过对各方面情况的综合分析,认为罢工条件已经成熟,遂决定召开党支部会议,具体布置大罢工。当日夜晚,李立三、刘少奇秘密召开党支部会议,讨论领导罢工的具体问题。在讨论复工条件和罢工口号时,有些代表提出了一些激烈的言词和不切实际的过高要求,对此刘少奇解释说:“罢工条件要从实际出发,提得合情合理,不可过分,罢工宣言也要多讲工人苦楚,少讲些与政治军阀有关的话语。”李立三也指出复工条件提得合情合理,资本家便无空子可钻,“要是讲些政治革命、阶级压迫、军阀欺凌,有些社会人士就怕了,我们就会失去舆论的同情和支持,容易招引敌人的镇压。”他还说:“我们要运用哀兵必胜的道理,提出哀而动人的口号,把工人做牛做马的苦境作为口号提出来。”经过李立三、刘少奇耐心细致的说服工作,最后制定出17条复工条件,并以“从前是牛马,现在要做人”作为此次罢工的口号。会议还对领导罢工做了组织安排,成立了以李立三为总指挥的罢工委员会,全面指挥罢工斗争。为防止敌人用暗杀领导人的方法来破坏罢工,会议决定要李立三作隐蔽指挥,让新到安源、很少有人认识的刘少奇担任全权代表,常驻俱乐部应付临时事宜。
  当时的安源情况极其复杂,帮会组织众多,社会秩序混乱,因而有“小上海”之称。为维护稳定的社会秩序,保证罢工的顺利进行,刘少奇指出可以争取帮会,利用他们重信誉、讲义气的一面。李立三自告奋勇,深入势力最大的洪帮会,并出色地完成了对帮会的“统战”工作。在李立三去做争取帮会工作的同时,刘少奇专门召开工人代表会议,要大家团结一致,听从指挥,勇敢斗争。他还组织了工人纠察队以维持罢工的秩序。一切准备工作就绪,14日凌晨,罢工总指挥李立三铁拳一挥,一声令下,震惊中外的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爆发了。
  罢工发生后,路矿当局惶恐不安,先后采取了一系列手段来破坏罢工。9月14日上午,监工王鸿卿组织一些工头拉拢工人下矿井复工,结果复工未成,工头们却被堵在矿井里饿了一天,被狠狠地教训了一顿。王鸿卿不甘心失败,又悬赏六百大洋派人刺杀李立三。刘少奇获息后,立即让李立三转移到安全地方,并派人担负保卫工作。15日、16日,路矿当局接连两天先后派人请李立三、刘少奇进行谈判。在谈判过程中,路矿当局企图以武力相威胁,迫使他们屈服。然而李立三、刘少奇临危不惧,从容不迫,坚决维护工人利益,与路矿当局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由于路矿当局缺乏诚意,两次谈判都毫无结果。罢工坚持了几天,少数工人开始出现急躁情绪。17日下午,一些工人冲进发电厂,安放炸药,要炸毁发电厂。李立三闻汛后不顾个人安危,立即赶到现场,制止了工人的过激行为,并教育丁人要有耐心,采取正确的方法与资本家作斗争。
  由于工人们组织严密,态度坚决,加上发电厂和八方井锅炉房的煤快要用完了,一旦停电,整个煤矿就有被水淹没的危险。在这种内外交困的形势下,17日下午,路矿当局不得不再次请李立三、刘少奇进行谈判。从下午4时至午夜12时,双方就复工条件进行了“马拉松”式的会谈,争执相当激烈。在原则问题上不管路矿当局怎样狡辩,李立三、刘少奇坚决不让步,直至18日凌晨2时,双方才初步达成13条草案,其中包括了原17条要求的主要内容。在谈判中李立三、刘少奇在某些次要方面也作了一定的让步,表现出灵活的斗争策略。然而路矿当局对达成的草案仍有些犹豫不决,李立三最后声明:让步已到了最大限度,当局接受条件就复工,否则他本人则离开矿区,听凭工人自由行动。李立三的声明哈似一张最后通牒,迫使路矿当局最终答应签字。18日上午9时,双方正式签订协议,李立三代表工人俱乐部在协议上签了字。协议规定:路矿当局承认俱乐部有代表工人之权,每月给俱乐部津贴200元;罢工期间工资照发,并不得借此次罢工开除工人,工头不得殴打工人;从当日起5日内发还积欠工资,并相当地提高工人工资和待遇等。当天下午工人俱乐部在大操场上召开庆祝大会。当李立三、刘少奇在工人簇拥下步入会场时,工人们顿时掌声雷动,欢呼雀跃。刘少奇首先在会上总结了罢工胜利的原因,并号召工人继续斗争下去。李立三在会上宣布了协议的内容,继而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说。会后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活动。
  罢工胜利后,俱乐部又废除了包工制,将其改为合作制。10月,安源工人俱乐部因人数剧增和规模扩大而进行改组,李立三被推选为总主任,刘少奇任窿外主任。俱乐部建立起自上而下的代表会议制度,使工人能够真正行使自己的权利。此外俱乐部还进一步扩展了消费合作社。
  正当安源工人运动蓬勃发展时,1923年初发生了“二·七”惨案,继而全国各地工会先后遭到封闭,工人运动形势逆转直下。根据党中央指示,李立三、刘少奇经研究决定改变斗争策略,加强工人内部团结,采取守势。他们一面深入工人群众,了解工人的思想状态,安定大家情绪;一面发动工人自动做好巡逻,把好关口,担负起自卫工作,以防止敌人的破坏。由于策略得当,组织严密,安源工人不但巩固发展了罢工胜利成果,而且还争得了一些新的经济利益,此外俱乐部还创办了不少文化事业,如设立了工人学校、工人读书会、工人图书馆、青年娱乐部等,丰富了工人的业余文化生活。此时的安源在全国一片白色恐怖中却好似工人的“世外桃源”,这里的工人运动仍在不断发展。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