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历史故事

播火记——黄麻起义前后的董必武

2017/11/02

董建国

  1927年11月13日,湖北省黄安麻城爆发了一场震惊中国的伟大革命——黄麻起义,这是继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之后,在长江以北地区首次发生的农民武装起义,也是党领导的一次建立了政权和军卧的伟大起义。董必武在这场伟大的革命运动中具有积极的领导作用,正如他后来回忆那段峥嵘岁月时说的:“我有点火种的作用。”

黄安青年协进会成立了

  1924年夏的一天。
  一个瘦高个儿青年,他就是董贤钰(董必武的弟弟,字觉生),急匆匆地走来,刚到街口的一棵大枫树旁,就见一个个子不高的年轻人走来,他见是董贤钰,就问:“人来得怎样,董先生到了没有?”
  董贤钰警觉地望了一下四周,低声说:“我哥叫我们先开会,他随后就到。润宝兄(王鉴,号吉永,又名润宝),你先去,我在这儿等一等。”
  王鉴径直向武昌蛇山的一条静僻的小街巷里走去,这里有一幢不大引人注意的旧式楼房,门口挂有“黄安学社”的门匾,平时供来汉读书的黄安人短期住宿,或者每逢节假日黄安人在此聚会。
  今天,黄安的青年人陆续来到这里,二楼就是他们聚会的地方。
  王鉴还没有来得及开会,就听见远处有枪声传来,心一下子扑扑地乱跳。他焦急地望着窗外,过了半天才见董贤钰上得楼来。
  王鉴抬起头,扫视了一下屋里来的几个人,就说:“董先生早就吩咐好了,叫我们先开会。那我就宣布几件重要的事:一是,根据董先生的指示,我们已经做了长时间的准备,成立一个‘黄安青年协进会’,主要成员就是我们旅省的黄安学生.目的就是为了团结同乡同学一道追求进步追求真理追求共同的信仰,具体章程等会将董先生为我们起草的条例向大家宣读一下。二是,我们下段时间的任务,及怎样去实现任务的行动规划。”
  董贤钰宣读了“黄安青年协进会”的主要领导成员和会员及组织章程。
  接着又说:“我们青年要带头,到农村去宣传,发动组织农民起来,帮他们认识封建的罪恶,认识土豪的可恶。对于这一点大家不用怕,革命,就是要革这个旧封建的命。这次暑假的任务就是要开展大规模的宣传活动。”王鉴打断他的话题,说:“可能是董先生来了。”
  大家果见楼下有人在说话,不一会儿,董先生就真的上来了。
  董必武穿着一件长衫,摇着纸扇,微笑着说:“老乡们,都来了。”
  大家听见先生称他们老乡就感到格外亲切,都站起来恭敬地说:“董先生好!”这些青年不全都是董必武的学生,可他们对董先生却是如此尊敬,又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今天来这里的学生都是在武汉就读的黄安学生,他们来武汉读书没有不受过他的教诲的,像董贤钰、王鉴、雷绍全这些共产党员还是董必武一手培养起来的。可不是吗,曾参加过辛亥革命的董必武,在“五四”运动的影响和推动下,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并在武昌创办了私立武汉中学,以此为阵地宣传十月革命,传播马列主义,之后他与陈潭秋等成立了武汉共产主义小组,并于1921年7月出席了中国共产党在上海举行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后他回到武汉就以学校为基地,积极发展党、团组织。他对家乡黄安及邻县麻城特别关注,深知那里的社会现实,也无比了解人民的苦难,谙知要拯救那些处于水深火热的人民就只有唤醒他们起来斗争拯救自己,于是他利用学校阵地,宣传革命真理,积极鼓励两县青年进步分子加入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青年团。譬如今天来参加黄安青年协进会的学生就是他引导青年革命的一个例子。
  董必武询问会议讲到哪里,同学们就要他讲讲今年暑假的任务。董必武说:“这次我们同乡同学成立一个‘黄安青年协进会’就是要把黄安的青年组织起来,团结起来,而且我们还要把它扩大到黄安去,扩大到邻县麻城乃至整个鄂东地区去,革命需要青年,革命需要更多的人起来参与,我们的黄安青年协进会就是要发动和组织更多的人起来,同黑暗的社会力量斗争,拯救我们的处于水深火热的人民,拯救我们这不愿做奴隶的自己。”
  董必武接着就讲了协进会的一些组织章程,正讲得大家情绪激昂的时候,忽然一个青年气喘吁吁地跑上来报告街上警察到处胡乱抓人时,董必武警觉地扫瞄了大家一眼,果决地宣布暂时休会,并布置好撤退。
  果然不出董必武所料,一群警察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说有不法分子在串联活动。
  幸好董必武他们撤退了。

秘密任务

  董必武和几个青年撤到了江边。
  江流汹涌,涛声如雷。
  董必武走到一处僻静的坡岸,坐在一块大石上,立即就有董贤钰、王鉴、雷绍全几个年轻人围拢来。
  董必武见这里很宁静,就说:“现在的局势是很不稳定的,我们时刻要警觉,不能掉以轻心,当然,革命嘛,又要有点勇气,不能畏怯,我们今天在敌人的枪声中成立了黄安协进会,革命算是开了头,但这个头又开得很不寻常哦。
  王鉴说:“董先生,我们有您带领,啥都咐任务吧。”
  董必武看了大家一眼,满怀激情地说:大家团结起来,把黄安青年团结起来,把革要把种子播到黄安农村去,暑假就要求大家去。”
  大家一听到先生布置任务就兴奋起来了,纷纷议论着。
  雷绍全说:“那不是公开宣传共产?”
  董必武说:“就是要到农村去讲共产的道理,不用怕,要理直气壮。去年我回家乡做宣传工作,就碰见一个人。”雷绍全一听见董先生讲话就格外来劲,笑着问:“谁呀?”“就是启黄中学的校长王楚材,他听我讲形势,讲共产,就讥讽说:‘听说俄国共产党主张共产共妻,中国共产党向俄国领卢布,也讲共产共妻。’我说:‘俄国革命是主张共产的。为了废除人剥削人的制度,他们把工厂、土地收归国有,解放生产力,但没有共妻,俄国还是一夫一妻,并不是妻产制,怎么共法?你在哪里听哪个说有共产党领卢布的?在什么地方宣传共妻呢?你是一个中学校长,说出这种没有知识的话,不怕人家耻笑吗?大概你有几斗田怕人共了?你有一个小脚老婆怕人共了?”
  大家被董先生义正词严而又风趣的话逗得哈哈大笑了。
  董必武又说:“我也不是叫大家不讲策略地乱做宣传,毕竟要注意现在的农民还是几千年来受惯封建制度压迫而变得麻木的农民,他们还听不懂你的什么主义,所以你只需讲他们的切身利益,或者帮他们记工、算账,你们去跟农民搞好关系,取得他们的信任,‘共产’这个词语不能轻易说出来,而且还要讲场合,有的地方能讲有的地方不能讲,譬如地主富裕人家,你去讲共产,那不是惹祸吗?杀头牺牲了自己不说还要连累大家。”
  董贤钰情绪激昂地说“杀头就杀头,我们绝不会做害党害同志的耻辱行为。”大家都说:“是。”
  王鉴说:“那该怎么去接近农民,董先生?”
  董必武说:“关于这个问题,我这几年都在说,前年让张卓群、李镜唐几人回家乡去,他们做了不少工作,办了个‘启人社’,还到黄安八里区陈家田办了个‘启人小学’,教给农民识字算账,还编印了《启人月刊》,既让农民学知识,又宣传教育农民,而且还到七里、李家集以及麻城的宋埠、歧亭去做宣传。”
  雷绍全问:“今年的任务是什么?”
  董必武用扇子击了一下手,说:“今年,我们要更广泛地宣传群众,破除迷信,要搞放足运动,要动员妇女放足。”
  董必武讲了许多关于如何宣传革命的例子启发青年,最后还特别强调说:“做宣传一定要看对象,要看房子,那些青砖瓦房是有钱的富裕人家,要到茅草房子里去,那是穷苦人家的,就是要发动穷苦农民起来,提高他们的觉悟,你们还应根据需要办一个宣传刊物。”
  董必武见大家的激情调动起来了,就让大家解散。
  不久学生放暑假了,这些黄安青年回到黄安去,王鉴、董贤钰、雷绍全他们按照董必武的指示就开始留在黄安家乡秘密组织农民运动,建立中共黄安县委组织,董必武多次亲临黄安家乡指导黄安革命运动。同时也办起了革命杂志《黄安青年》。不仅是对黄安,就是对邻县麻城董必武也积极引导青年起来革命,他帮助在武汉读书的青年蔡济璜、王幼安、刘文蔚等在武汉成立了党的工作组,而且鼓励他们利用假期回家机会,宣传反帝反封建的思想,团结进步青年,发展党的组织。
  于是黄安麻城各地都开始有共产党活动,革命运动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了。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