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历史故事

黄麻起义中的义勇队队长——李先念

2017/11/02

楚容斋

  小小黄安,
  人人好汉。
  铜锣一响,
  四十八万。
  男将打仗,
  女将送饭。
  这首歌谣,唱出了黄安人的骄傲,唱出了大别山的自豪。它是黄安历史的写真,也是一个时代的写照。李先念赶上了这一趟儿,他象高尔基笔下那只冲着暴风雨翱翔的海燕,在电闪雷鸣中搏击长空。

  一、“高桥区农民协会执行委员李先念真有狠气哟,坏蛋们见到他吓得打颤颤”
  1926年10月,国民革命北伐军攻克了被围困40余天的武昌城,武汉防御总司令刘玉春及武昌守备总司令陈家谟以下官兵10000余人,全部当了俘虏。
  正是此次攻克武昌之战,叶挺独立团所在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继攻打汀泗桥、贺胜桥
  之后,率先登上武昌城头,被誉为“铁军”。
  北伐军在武昌检阅的那一天,在汉口球场街陈福记寿器店棺木作坊当学徒的李先念,怀着好奇、兴奋和激动的心情,从汉口坐小木船渡江抵达武昌,亲眼目睹北伐军的革命风采。
  李先念挤在人群中,看到戎装整齐、臂戴袖章、肩扛长枪的革命军人,英姿飒爽,神采飞扬。一刹那间,他突然萌发想当一名军人的念头。
  这年冬天,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浪潮席卷武汉三镇,并向全省各县广大乡村猛烈扩展。李先念没有丝毫犹豫,卷起铺盖,从汉口回到家乡,投身到农民运动的洪流之中。
  李先念回到李家大屋后,他的二哥、侄子李泽信和同村的好友韩爽先等人,认为李先念是在汉口见过大世面的人,一致选他担任九龙乡农民协会执行委员。
  不久,经王积宽、王积全二人介绍,李先念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1927年2月,黄安县高桥区农民代表大会在王才湾祠堂举行,入会代表共120余人,会期5天。李先念作为九龙冲的代表,参加了会议。会议选举了高桥区农民协会领导成员,由王鉴任委员长,王积宽、王积全任委员。
  不久,高桥区正式成立工会,李先念当选工会主席。后来,又兼任高桥区农民协会执行委员。
  “大土豪吴隆文被农会镇压啦!”
  “恶霸吴子俊也被处决了!”
  “高桥区农民协会执行委员李先念真有狠气哟,坏蛋们见到他个个吓得打颤颤!”
  高桥区的农民奔走相告,有的群众还拿出盆、桶使劲敲打,表达心中的痛快。
  李家大屋的地主吴立久害怕了,惯于玩弄两面手法的狐狸想出了“妙计”,托人给李先念送信,要请农民协会的农友们喝酒。
  李先念气得把桌子一拍,大声说道:“不要相信吴立久的鬼话,我们就来一个‘将计就计’。”
  “怎么个‘将计就计’?”农友们问道。
  “账要算,酒要喝,人要捉!”李先念说。
  “好啊!好啊!还是李先念有办法!”众人齐声喝采。
  第二天,农友们一阵“呵伙”声,便潮水一般地涌进吴家大院。
  “先罚酒三桌,再捉吴立久治罪!”李先念下达命令。
  惩办了吴立久,李先念的名气更大,传遍了四乡八里。人们都知道他是地主恶霸的死对头,是穷苦农民的好兄弟。
  1989年,有一个电视摄制组到红安县李家大屋去采访,李先念儿时的伙伴韩跃先老人对着镜头回忆说:“当年李先念动员我参加农会,他说‘革命就是赌狠,赢了就坐天下,就有田种。你不敢搞,日后革命成功了,分田的时候,就没有你的份了’。”
  这种对“革命”的最朴实的诠释啊,大别山人可信。

  二、“暴动,夺取黄安城!”这是黄麻起义的行动口令,李先念要求义勇队的勇士们记得清清楚楚
  1927年8月1日,党领导的“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在全党和全国人民面前,树立起武装斗争的旗帜。
  一个星期之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汉口召开了“八七会议”,确立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战略方针,作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重要论断。
  党的“八七”会议之后,中共湖北省委鉴于黄安、麻城县尚有一定武装力量,而且群众基础不错,决定成立中共黄麻特委,并以两县为中心,组织大规模的农民暴动。
  1927年11月3日,中共黄麻特委在七里坪文昌宫召开黄麻两县负责人会议,传达省委关于组织黄麻起义的指示。
  得到起义通知后,高桥区委书记熊邦山指定李先念担任高桥区工人纠察队大队长和农民暴动义勇队队长,让他带队参加暴动。
  按照暴动总指挥部的规定,义勇队队员佩带着袖章,中间写着一个醒目的“义”字。
  义,即正义、勇义。只有正义和勇义,才能镇压和铲除邪恶。
  1927年11月13日晚10时,暴动队整装出发。队员们个个胸佩“赤化带”,左膀系着白布条,威风凛凛,英勇无畏。
  “暴动,夺取黄安城!”这是起义的行动口令,李先念要求义勇队的勇士们记得清清楚楚。
  “打了县城,还打不打桂花楼?”高桥区的义勇队中,有人大声地问李先念。
  “打!”李先念高声地回答。
  “打不打大塘湾?”
  “打!”
  后来,李先念大声地告诉大家:“农友们,桂花楼要打,大塘湾要打,二里程也要打,但他们的根子在县衙。县衙不推翻,土豪劣绅照样横行霸道。今天我们先挖根,再砍树!”
  “对!先挖根,再砍树!”义勇队队员们大声呼喊。
  “分不分谷?”又有人问李先念。
  “分!”
  “分不分田?”
  “肯定分!”李先念挥动着右手,斩钉截铁地回答。
  这一天,黄安的起义军由潘忠汝、戴克敏、曹学楷、吴焕先、戴季英、王志仁等人率领向县城进发。麻城的起义队伍分别由刘文蔚、蔡济璜、徐其虚、王树声、许世友、陈再道等统帅前进。
  14日凌晨4时,黄安、麻城两县3万余人,把整个黄安城团团包围。
  “砰!砰!砰!”从县城北门传来三声枪响,这是暴动总指挥潘忠汝发出的攻城信号。
  “同志们,冲啊!”
  “杀啊!”
  顿时,杀声震撼山岳,烈焰映红夜空。
  暴动,使革命的红旗第一次插上了古老的黄安城头。
  暴动,使千百万贫苦农民在一夜之间翻身做了主人。
  人们唱啊,跳啊,敲锣打鼓,张灯结彩,欢呼暴动胜利。
  18日,黄安县工农民主政府正式成立,曹学楷当选县政府主席,并颁布了以“实行土地革命,建立工农政权”为主要内容的《黄安县工农民主政府施政纲领》。
  在庆祝大会上,黄麻两县农民自卫军进行了隆重的检阅仪式,宣告成立中国工农革命军鄂东军,潘忠汝任鄂东军第一路司令员,戴克敏任党代表;吴光浩任鄂东军第二路司令员,刘文蔚任党代表。
  黄麻起义是一部壮丽的革命史诗,是毛泽东关于“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光辉思想的一曲凯歌,扩大了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影响,诞生了鄂豫皖边区的第一支革命武装。
  资产阶级力量不够大,
  人少势弱不怕它。
  学习苏俄齐暴动,
  共产胜利工农笑哈哈。
  这是当时起义领导人之一、黄安县党代表戴克敏即兴写的一首小诗,他还把它贴在刚刚建立的黄安县工农民主政府办公室里。
  黄麻起义的胜利,让李先念笑得合不拢嘴。他进一步认识到,人民群众团结起来的力量是最大的。

  三、1927年12月17日,李先念在一所破旧的茅草屋里,面对党旗,庄严宣誓
  革命,并不总是一帆风顺,有胜利,也有失利。
  黄麻起义,犹如冲天狂飙,震撼神州大地。同时,也引起国民党反动派的恐惧和仇恨。
  1927年12月5日,驻河南璜川的国民党第十二军教导师,直奔湖北黄安,鄂东军及农民武装虽经英勇抵抗,浴血奋战,终因敌众我寡,不得不撤出黄安县城。
  解放刚刚21天的黄安县城,再次落入敌手。
  在战斗中,黄麻起义军总指挥潘忠汝、黄安县委书记王志仁等人相继牺牲。以吴光浩、戴克敏为代表的72名工农革命鄂东军骨干,从黄安转移到黄陂县的木兰山上。
  李先念没有上木兰山,因为县委领导人找他谈了话,要他以做木匠活儿作掩护,留在当地坚持斗争,负责做好联络工作。“请县委放心,有我们在,高桥区的斗争决不会停顿。我们要以牙还牙,讨还血债!”李先念没有惧怕腥风血雨的到来,是热火朝天的农民革命斗争,给他的生命注入了超常的活力、智慧和胆略。
  上木兰山的72壮士不能说处境不危险,但留下来坚持斗争的人就更危险。
  让人们意料不到的是,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下,有的人连躲避和逃跑都来不及,而李先念却作出了与众不同的选择。
  1927年12月17日,李先念在一所破旧的茅草屋里,面对党旗,庄严宣誓:“我自愿加入中国共产党,实行革命,努力工作,服从组织,遵守纪律,严守秘密,牺牲个人,死不叛党。”
  当时,钉在墙上的党旗是用红纸做的,领读誓言的是方建中,介绍人是韩爽先和李泽信。
  1983年7月8日,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三任国家主席的李先念,在回忆起这件事时还深有感触地说:“暴动失败后,有些人开溜了,有些人叛变了。我这时加入了共产党,随后我们把保长杀掉了。我同我的侄儿李泽信,还有韩爽先,三人组成支部,受七里坪县委领导。民团要找我们,我们就逃到山上去。”
  李先念是在敌人大搜捕和大屠杀的白色恐怖下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不仅实现了他梦寐以求的夙愿,更显示了他忠诚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大无畏气慨和坚定意志。
  按照县委的指示,李先念来到叶家田村袁学福师傅的家,以木匠身份作掩护,与九龙冲的韩爽先、李泽信等人秘密保持联系,从事革命活动。
  李先念白天跟着师傅袁学福上工做木活,晚上便秘密进行组织活动。有时候他还与袁家子弟及村里的小伙子聚会,教唱革命歌曲,宣传革命道理,并于1928年春在叶家田村秘密成立了黄陂县的第一个共青团支部,自任团支部书记。
  (选自《党史天地》2007年第11期)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