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往事回忆

梁业忠:攻下黄安城

2017/10/30

一、大闹龙潭寺

  1927年3月间,湖北省农民代表大会在武昌开幕了。黄安,麻城两县的农民也选了代表去参加大会。代表们正在开会的时候,各地豪绅地主镇压农民运动的消息传到会场:阳新的土豪用洋油烧死农协的干部,杀害了党部的特派员,麻城的劣绅阻挠农民参加农会……。
  愤怒的火焰,在每个代表心中燃烧着。董必武同志听到此消息,急命戴季伦、王鉴同志回黄安组织农民武装,把反革命的凶焰打下去。    。
  黄安、麻城两县,在1926年冬就有了农民协会组织。此种情况下,农民在“武装起来打倒豪绅地主”口号下,掀起了火热的斗争。
  一天上午,党部特派员王鉴和夏国仪同志到了城区坊房店。农会干部汪国香、汪立波,象接“菩萨”似的,把他们俩接到农会办公的地方。农民听说省里来了人,纷纷赶到农民协会。顿时,院子里,房檐下挤得风雨不透。王鉴同志开始讲话了,他挥着手说:“地主豪绅没有什么可怕的,他们不过会写几个字,只要大家团结一条心,用锄头、扁担也把他们打垮了。我们要立刻行动起来,向豪绅地主展开斗争!”他的话刚落音,农民高呼起来:“打倒地主豪绅!”“我们人多不怕他!”
  这时候老农民汪心坦站起来问:“党部负责同志,龙潭寺的老和尚算不算得豪绅?”王鉴同志点头说:“算得,算得!”
  在一旁记录的夏国仪同志(王鉴的爱人)接上说:“那才是真正的豪绅哩?”
  提起龙潭寺,附近的农民没有一个不咬牙切齿的。它是一座大庙,在倒水河(由七里坪流向黄安城的一条河)中的沙洲上。围墙一丈多高,墙上四处安有九节雷、劈山炮、白龙枪。这里的和尚有900多亩田,光雇的长工就有百多人。和尚终日花天酒地,吃喝嫖赌,无所不为。他们和县衙官府勾结一起,专欺负农民。汪心坦有一次到庙上卖桑叶,桑叶上露水没干,管家的和尚硬说他掺了水,把他痛打了一顿。如今,他听说龙潭寺算豪绅,挥着粗壮的两臂喊着:
  “他娘的,到龙潭寺算帐去!”
  “到龙潭寺去!”有人跟着叫喊。
  农民哄动起来了,纷纷说:“再让狗日的搞几年,屋子都没得住啦!”“走啊!不怕事的走啊!”
  哪还有怕事的,农民们扛着锄头,操起扁担,潮水般地涌向龙潭寺。正在田里干活的人,听说去清算龙潭寺,也随便操起一件农具加入了队伍。
  正是初春,倒水河很浅,庙东的河床又被上游冲下来的泥沙填塞起来了,露出一片沙地。农民大队越过沙滩,躺过河水,扑进了龙潭寺的正殿大佛堂。佛堂里的大鼓有一人多高,鼓面比磨盘还大;一个木鱼也有八仙桌那么大。大瓦房,青砖铺地。殿内的陈设辉煌夺目,简直似宫殿一般。农民们也不管啥“神”呀,“鬼”呀,捞起打鼓棒,咚咚嘈嘈地敲打起来。
  大家正闹的热火朝天,自卫队搜出两个当家的和尚。一个叫僧觉照,一个叫“鲤壳”。僧觉照是外当家的,他是农民的死对头,那家农民不交租,他就去封门;“鲤壳”是老和尚最宠爱的徒孙,好赌好嫖,无恶不作。因“鲤壳”的脑壳大,有油有肉,农民就替他起了这个绰号。
  狡猾的“鲤壳力假仁假义地说:“乡亲们,还没吃饭吧!快坐下弄饭吃!”
  “谁吃你的臭饭!”
  “你们哪里来的东西!还不是剥削农民的!”
  “捆上,游行,叫他向人民悔过!”
  人们包围着两个和尚吵嚷,僧觉照一听说游行,扑通一声跪倒地上,连连磕头求饶:
  “先生们,我有病,可怜可怜吧!我实在走不动啊!”
  “走不动抬,抬!”有人嚷着。
  “没那么便宜事,”有人不同意地说,“过去抬他,如今还抬他!”
  最后大家商量了一个办法,把轿衣剥下,让和尚蹲在空架里,抬着出了庙门。
  农民扛着缴来的土枪土炮,抬着僧觉照,这村走到那村。看热闹的人们,有的指着和尚骂,有的用口水吐他。伢儿们围着轿子转,象逗猴似的,用柳条逗着和尚,叫他喊口号。老和尚坐在轿子里,头戴纸糊的高帽子,像念经似的嘟噜着:
  “错丁我改过,从今以后再不剥削人了!”
  斗争的火焰到处燃烧。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