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往事回忆

陈再道:在黄麻起义的日子里

2017/10/30

发动“九月暴动”

  1927年8月1日,我党在南昌举行了武装起义,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第一枪,树立了武装夺取政权的鲜明旗帜。8月7日,党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批判并纠正了陈独秀右倾投降主义路线,确定了土地革命的总方针,制定了在湘鄂赣粤四省举行秋收起义的具体计划。
  根据中央的批示,湖北省委结合各地具体情况,制定了秋收起义计划,规定了起义的策略、办法和组织领导。并迅即派人分赴各地传达“八七”会议精神和省委的指示。到麻城传达“八七”会议精神的,先后从武汉来过两次人。第一次是9月下旬,传达地点在邱家畈。那时,我是麻城农民自卫军的战士,曾为会议担任警戒任务。来参加会议的,有的穿着长衫,有的穿着制服,有的穿着西装。省委派来的那个人,名字叫符向一。听取传达会议精神的,有蔡济璜、刘文蔚、王树声、廖荣坤等20多人。第二次是在10月初,传达地点在林家山,前来传达“八七”会议精神和省委指示的是刘镇一。听取传达会议精神的大多数是党员,还有一些群众工作骨干。刘镇一传达会议精神之后,听取了麻城县委的汇报,他对麻城党组织建立农民自卫军作为群众武装的骨干,带领广大群众取得打退反动土豪劣绅的进攻的胜利,大加赞赏。他还在乘马、顺河两区召开的群众大会上,发表即兴演说,宣传“八七”会议精神,号召大家团结起来,举行暴动。
  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好似一阵强劲的东风,卷走了大革命失败后笼罩在麻城上空的阴霾,极大地鼓舞了麻城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斗争热情,大革命时期党在麻城地区播下的革命火种,迅即成为燎原之势。从9月26日开始,麻城县党的领导人,分别在乘马、顺河等地,先后召开了千人至数千人参加的群众大会,号召广大群众组织起来,实行土地革命。会后群众即积极行动起来,手持刀矛鸟铳、锄头扁担,不分昼夜地捕捉土豪劣绅,分粮分财。我记得先后举行暴动的地方有:邱家畈、乘马岗、林家山、伍家庙、三店等。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九月暴动”。它极大地推动了农民革命运动的蓬勃开展,沉重的打击了土豪劣绅的反动统治。但是,由于党组织缺乏领导武装起义的经验,没有及时地建立革命政权和军队,使这场轰轰烈烈的农民革命运动,未能进行到武装夺取政权的阶段,在敌三十军的镇压下,不得不暂时停止下来。反动的土豪劣绅卷土重来,他们一面与敌三十军相勾结,一面网罗地痞流氓组成“清乡团”,对革命群众进行疯狂报复。如黄安长冲乡的土豪劣绅在“九月暴动”之后,很快组成了反动武装“清乡团”,并专门打了一把七、八斤重的大铡刀,用来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
  “九月暴动”虽然失败了。然而,通过规模空前的“九月暴动”,毕竟举起了土地革命的旗帜,进一步发动、组织、武装了群众。为更大规模的武装起义作好了准备。

进占七里坪

  “九月暴动”之后,黄麻两县党组织分别向省委作了汇报,省委鉴于黄麻两县具有一定的群众工作基础,并已建立了相当数量的农民武装,具备进一步开展武装斗争的条件,便决定发动大规模的黄麻起义。为加强对黄麻地区革命斗争的领导,迅速做好大规模黄麻起义的准备工作,省委先后派符向一、刘镇一、王志仁、吴光浩等一批政治、军事干部来到黄麻地区,于11月3日在七里坪文昌宫召开了黄麻两县党团活动分子会议,正式组成了以符向一为书记的中共黄麻特委和以刘镇一为负责人的鄂东革命委员会,统一领导黄麻两县的武装起义,并任命潘忠汝为黄安农民自卫军大队长,吴光浩为麻城农民自卫军大队长。与此同时,湖北省委还向黄麻党组织发出指示信,再次强调了土地革命的意义和黄麻地区的工作方针。省委指出:中国革命已进到了土地革命阶段,当前的主要斗争方式是组织和发展武装力量,反抗国民党反动派,没收大地主的土地及一切公地,分配给无地少地的农民。省委的指示,体现了党的“八七”会议精神,为黄麻地区人民的革命斗争指明了方向。会后,黄麻两县党组织负责人及党团员,分别在两县积极进行发动武装起义的准备工作。
  麻城党组织由蔡济璜、刘文蔚、王树声、徐其虚等同志负责,组织一批勇敢坚定的党团员,深入到各区乡组织发动群众,打击地主豪绅的反动武装,夺取枪械,进一步发动武装农民:麻城农民自卫军在吴光浩的具体领导下,一面积极投入军事训练,一面发展农民义勇队,并照部队的正式编制把农民武装编成营、连、排、班,进行简单的军事训练,为黄麻起义进行了军事上的准备;为解决起义农民的武器问题,在大丰岭和十丈山办起了兵工厂,几十座洪炉,昼夜不停歇,为起义队伍赶制了大批来福枪、撇把子枪、刀矛等武器;妇女则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飞针走线,为起义军赶制赤化带。这种赤化带是用红布做成的,长3尺,宽1寸,每个战士都将它斜挂在胸前。有的地方还缝制了袖章,这种袖章也是用红布做成的,上面有个圆形图案,图案的上端有颗五角星,中间的小圆圈里写个“赤”字,图案的下端是镰刀和斧头,一侧写着“拥护第三国际”,一侧写着“实行土地革命”。整个图案形简意赅,表达出了最高信念和当前任务。她们还绣了一面面红旗,供起义军的打旗兵使用。经过各级党组织的充分发动,广大农民群众进一步提高了觉悟,纷纷要求加入起义队伍。在很短的时间内,一支以农民自卫军和义勇队为骨干,以广大贫苦农民为主体的起义队伍,迅速地建立起来,总人数达20万之多。为支援武装起义的顺利进行,还组成了人数众多的妇女后勤队。一场空前巨大的革命风暴,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和准备,将在黄麻大地骤然而起。
  黄麻地区农民武装的迅速发展,使土豪劣绅和反动势力惊恐万状,他们一面派人到河南、武汉搬兵,拼凑镇压革命的反动武装力量,一面从驻黄安县城的国民党30军一个团中,抽出一个营的兵力进驻七里坪,借以保卫黄安城北的安全。
  黄麻特委根据掌握的情报,立即进行了分析研究,认为国民党的第13军,是由土匪队伍改编的,平时抢东西很有一套,打起仗来战斗力很差。于是,决定以黄安农民自卫军为主,麻城农民自卫军一部相配合,消灭进驻七里坪之敌,使消灭七里坪之敌的战斗,成为大规模黄麻起义的一次预演。随即,黄麻特委和两县农民武装撤出七里坪,在十丈山隐蔽起来,把空空如也的七里坪留给敌人,以造成敌人的错觉,在精神上麻痹敌人。待敌人进驻七里坪之后,趁敌立足未稳,实行夜间突袭,一举夺回七里坪。
  11月10日晚,起义队伍身背快枪,肩扛刀矛,手持鱼叉,趁着蒙蒙夜色,向七里坪进发。午夜时分,起义队伍来到观音阁。观音阁离七里坪不远,由于一匹战马受惊,高声嘶吼,惊动了七里坪的敌人。刚刚进驻七里坪的敌人,闻声魂飞魄散,立即蜂拥至南门,向黄安城仓惶而逃。驻守在黄安县城的一个团的敌人,慑于七里坪农民武装的巨大声威,胆怯地逃到黄陂去了。我们赶到七里坪的时候,敌人已逃出南门,我们举枪挥刀,猛追不舍。敌人在仓惶逃窜中,丢下了许多枪支弹药,我们毫不客气地接受了这些“礼物”。
  这次进军七里坪,虽然没和敌人发生直接战斗,却使我们看清了敌人色厉内茬的本质,认识到了武装起来的伟大力量,增强了攻打黄安城的信心。11月11日,起义队伍和群众两万多人在七里坪举行了隆重的庆祝大会,会后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这次进军七里坪,不战而胜,大快人心,整个七里坪沉浸在欢乐之中。此时黄麻特委在文昌宫召开了第二次黄麻党团活动分子的会议,讨论制定黄麻起义的具体计划。会议分析了当时的形势,指出:两县自九月暴动以来,人民群众没有被敌人的残酷镇压所吓倒,革命力量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壮大,广大群众盼望用更大的武装暴动打击敌人的反革命气焰。而且只有举行大规模的武装起义,建立农民自己的武装和政权,才能取得革命的胜利。通过讨论,大家一致认为:有“八一”南昌起义在前,有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在前,只要我们把穷人发动起来,就能打败敌人,夺回我们的江山。会议最后决议:举行大规模武装起义的条件已成熟,立即暴动夺取黄安县城,打开黄麻革命局面。为统一武装暴动中的军事领导,成立了由潘忠汝、吴光浩为正副总指挥的起义总指挥部。起义即将开始,我们参加黄麻起义的队伍,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夺取黄安城,为穷人打出新天地。我记得有这样一首歌,唱出了我们大家的心情:
  暴动,暴动!
  工农打先锋,
  拿起刀和枪,
  一同去进攻!
  暴动,暴动!
  哪怕白匪凶,
  拼出一条命,
  勇敢向前冲!
  暴动,暴动!
  天下归工农,
  再不当牛马,
  要做主人翁!
  暴动,暴动!
  共产党指引.
  前仆又后继.
  革命定成功!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