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回忆文章

韩先楚同志爱兵二三事

2015/07/13

  黄学祥


  从红军时期到抗美援朝,从韩先楚当排长到他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他的爱兵思想和作风一直在激励教育着我。他当排长时我就是他排里的战士,在长期的相处之中,深深地感受到了他那心灵深处充满着爱护战士的高尚品德和思想作风。值得回忆的往事很多,很多……。
  一、在长征路上,不让一个战士掉队
  1935年春,我们红25军行进在陕南地区。有一天,我因患病体力不佳,在行军途中掉了队。当时担任营长的韩先楚同志,执行部队行进中的断后任务。当他发现我在路旁走不动又无人陪护时,问明情况后,就决定派人抬着我。我说还能走,又改派了两名战士陪护我,并对战士一再叮咛嘱咐:“你们俩扶着他走,要一直送到宿营地,交待好了再回营归队。在路上要注意安全,有了情况一人背他走一人掩护,二人换着背,换着掩护,若能找到毛驴,用毛驴驮着他,要沉着;离队伍不要太远了,有敌情我们听到枪声会来接应你们的。”那两位战友把我送到宿营地已是夜间11点了。因为病重,没有详细询问那两位同志的姓名和情况,今天回忆起来还深感内疚。若是没有先楚同志的关怀照顾和那两位战友的护送,我就掉队跟不上来了,那后果也就很难设想了!
  这种革命军队里的平等友爱的官兵关系和革命同志情谊是我永世不能忘怀的。


  二、在战斗中,舍生忘死救战友
  1934年7月,正是我党我军第五次反“围剿”的艰苦岁月。形势非常恶劣,斗争极为复杂,战斗也很频繁。这时,韩先楚同志是红25军某部排长,我是他排里的一名战士。
  7月上旬的一天拂晓,部队正在向河南与湖北之间的罗山县宣化店以南一带挺进。突然接到上级命令,改向宣化店以东20多里的东大岭集结待命,准备阻击从东面来截击我军的敌人,掩护部队转移。我们连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急行军,上午8点多到达集结地域东大岭。进入阵地抢修工事,挖战壕、折树枝、搜集大小石块,用以伪装和打击敌人。
  下午2点多钟,约有600名敌人向我阵地进攻。战斗打响了,他们凭着装备好、人多向我前沿阵地蜂涌而上;我们居高临下,依靠有利地形和早已准备好的滚木擂石,接连打退敌人几次冲击。那次战斗我们放的滚石威力最大,几块大石头滚下去犹如一条“飞龙”,蹦跳着,呼隆隆地向山下飞去,打得敌人惊慌逃窜。就这样,我们一直坚守到上级命令转移,完成了阻击任务。
  可是,我当时没有听到撤出战斗转移的命令,仍在坚守岗位,监视敌人。别人由我身边过去,我还以为是转换战斗位置,便于打击敌人。太阳快落山了,我看到敌人又冲上来了,就大声告诉战友们打,这时我才发现工事里只有我一个人了。可是敌人离前沿已不过30公尺了,我向敌人连打几枪,又去接连推下几块大石头,一边喊一边打击敌人,忙得满头大汗。正在紧张的时候,排长离我有40公尺,我对排长说:“敌人上来了,我不能撤,你快撤,我掩护你。”韩排长又连下三次命令并要掩护我先撤,我看如果两人同时撤不行,只有我掩护排长才有撤出的可能,于是我大声说:“排长,我掩护,你撤!”他看扭不过我,先撤下去了。这时,我在工事里来回跑着,向上来的敌人推石头,把敌人打得乱跑乱躲,趁机我跳出堑壕准备撤离阵地和敌人拼命,可巧在我附近一块大石头后面的敌指挥官说;“这是个小孩,捉活的,不要打死他”。我一听要捉活的,就赶紧沿着山边小路往山里跑,有6个敌人在后面追赶。天越来越黑了,山间小路也快到头了,上山坡就更危险了,这时急中生智,看到离山间小路的尽右侧有一条稻田埂是个九十度的急转变,一上田埂敌人就难跑到我前头了,于是我就猛冲过去。跑了一阵之后,看到前方有一片树林,不由地暗暗高兴,心想进了树林就不怕了。就在这时,我斜背着的小包袱被敌人抓住了,想到后面的几个敌人再上来就跑不了啦。我扭头一看,敌人只顾抢包袱,脑袋离我枪口很近,我右手一扭枪托,枪口就对准了敌人脑袋,赶忙扣动板机,敌人应声倒下,我头也不回地向前方树林猛跑过去。
  进了林子有一二十米远,正在考虑往哪里去,突然从草丛里站起一个人来,冷不防的一下子把我抱住了,心想,这下子可完了,中了敌人的埋伏!又一想不对头,敌人不知我从哪里跑,怎能设下埋伏呢?正在惊疑未定的时候,那人左手紧紧抱着我,右手在我脸前轻轻晃动,并小声说:“不要说话,不要咳嗽!”这时才认出来,那人就是刚刚通知我撤下来并接应我的排长韩先楚同志。别提当时有多高兴啦!赶忙告诉说“有情况”。排长说:“不用说啦,我都看清楚啦。”敌人没有再追我们,他们抬着被打倒的那个敌人回去了。这时我问排长:“我们部队呢?”排长说:“在后面林子里隐藏休息。”我跟着排长来到了战友中间。经过这场战斗,虽然很累,可是怎么也睡不着。想了很多,想到了战斗追杀的情景,自己粗心大意,只注意打击敌人,没注意听命令、看形势,这个教训是深刻的,更想到了排长为了我还亲自跑回阵地冒着生命危险来营救,这是我终生难忘的。同时,也体验到一点:大敌当前勇者为胜的道理。当时,若有一丝一毫的畏敌胆怯心理,不是被打死,也得被活捉,想来想去还是勇者胜。


  三、在宿营地,处处体贴战士的冷暖
  战争年代,部队行军宿营是极平常的事了。在平常的战斗生活中,却凝聚着韩先楚同志关心爱护战士的一片深情。在鄂豫皖老根据地打游击时,部队常常在野外露营,夏季炎热,蚊虫孳生,他总是关心战士防蚊叮蛇咬和及时凉晒衣物;冬季寒冷,他总是组织战士拾草搭棚,让战士休息好。可是他和班长们又常常是露宿棚外。有一天夜里很冷,因为柴草少搭的棚小了,韩排长又一个人独坐棚外的树下无声无息,冷冷清清;可是棚子里却鼾声如雷,热气腾腾,我真为他的爱兵之心所感动,不由自主地轻身走出棚子去劝他进棚挤着暖和,他不肯来。他说:“要战士休息好,战士很辛苦,吃不好再睡不好,怎么打仗呀!打起仗来要靠战士啊!你快睡去吧!”我说:“咱们换着睡,您先到我的位置睡一会儿。”他还是不肯去。在居民区宿营,他除了做群众工作,对查铺查哨,已是他关心战士冷暖,注意部队安全的老习惯了,几十年都是如此。
  韩先楚同志在担任志愿军副司令员期间,对朝鲜战场下来的伤员同志也是关怀备至的,1951年6月5日曾给我寄过一封信,当时我是东北军区十六陆军医院院长,让我关心照顾和做好这些同志的工作。他信中说:“朝鲜战场下来的伤员同志太苦了,我们过去都是战士出身的,他们是我们的阶级战友,又是我们祖国之本啊!”
  从我和韩先楚同志每次见面交谈和平常通信中,都能看到他对广大战士和老同志的生活上和政治上的关怀爱护,对我教益是很深的,也是我学习的榜样。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