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回忆文章

韩先楚将军的故乡情

2015/07/13

  邓运双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韩先楚将军,在他长达60年的革命生涯中,始终与故乡人民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在他与故乡人民之间留下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动人故事。


  “我当红军时还借了您四斗谷子没有还哩”
  1949年,在辽沈战役中威震敌胆,率部歼灭了国民党范汉杰、廖耀湘两个兵团指挥部,尔后又参加了平津战役,屡建功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兵团副司令员韩先楚将军,扬鞭跃马,挥师南下,顺道回到了阔别15年的故乡红安。
  在红安县西部的上新集镇大西河畔,韩先楚将军急促地扬鞭催马,翻过一道山梁,箭一般地穿进了一个密林环饶的小村。这就是将军的诞生地——吴家嘴村。
  这是一个只有10多户人家的山村。韩先楚在这里度过了14个岁月。十几年没有回老家,这次回来,他还是一口乡音,当了副司令员,与少儿时的伙伴仍然称兄道弟,直呼外号,笑骂无拘。“海洲呢?他怎么不来见我?”韩先楚见前来迎接他的人群中没有他儿少时最要好的伙伴吴海洲,便大声地喊起来,“我还欠着他四斗稻谷哩!”
  吴海洲被乡亲们从田里喊回来,“哎呀呀,是先楚老兄回来了呀!”吴海洲紧紧握住韩先楚的手,上下打量着这个着一身整洁军装的儿时伙伴,“瞧你这身军装多么威武啊!我早就说过,我们村那时的几个光屁股蛋中就数你最有出息,能成大器,么样呢?叫我说着了吧!”
  “哪里哪里,我只是比你们多看几本书,多了一些野气,爱东奔西闯的,当年你要不是守着两亩地,跟我一路出去,肯定比我更有出息。”韩先楚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三支钢笔,“海洲哇,听说你屋里人(指妻)生了三个机灵的小伢,我把这三支钢笔送给你,让伢儿上学念书去.将来一定比你、比我更有出息。”
  吴海洲接过三支钢笔,双手颤抖着,眼眶湿润:“这可叫我么样谢你啊!”。
  “谢啥,我当红军时还借了你四斗谷子没还哩!”韩先楚又提起了那笔陈年旧债。
  “你韩司令在东北战场上立了那么大的功,活捉了廖耀湘那鬼日的,为人民报了仇,雪了恨,怎么只值得那四斗谷子呢?”
  “借东西要还,这可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规定的。”韩先楚还是执意要还他的。
  “那就用这三支钢笔作抵。”吴海洲也执意不要他还,“眼下家乡已经解放了,搞了土改,我们大家都分得了田地,我有的是力气,花点力气,庄稼就有好收成,再也不用交租谷了,全归自家吃,不缺吃的,怎安得上要你还那四斗谷呢?不过你那张欠条我不想还给你,那上面有你韩司令的签名,我把它留下来,往后总有个‘想头’的。”
  “那就由你吧!”韩先楚点点头,表示同意。
  那张欠条一直包在吴海洲的红布包里,成了吴海洲家里的传家宝,他经常拿出看一看,摸一摸,然后给儿子、孙子讲起红军时期的革命故事,讲起韩先楚将军的为人……


  “多年没有回,想你们哩”
  1975年,韩先楚又回到老家看望乡亲们。他挨家挨户地看望乡亲,走到哪家就在哪家吃家常便饭。他说:“这样随便些,同乡亲们叙叙往日情,拉拉家常事,说说心里话,觉得痛快。也便于听到真话,了解到真实的情况,又不会增加公社、大队的开支,开支大了,群众负担不起。”
  他来到乡亲闵永进家中。闵永进全家欢喜,准备杀只老母鸡招待韩先楚将军。
  “莫杀鸡,我不图吃你家个么事的,只是多年没回,想你们哩。”韩先楚晓得乡亲们的生活过得艰难。“这年头,你们吃的穿的还不宽裕,我心里就很是过不去了,杀鸡吃,我就更是有愧啊!”几句贴心话,把将军与农民的距离一下子拉得很近,闵永进一家人感到透心的温暖,闵永进他老伴已将一只长得最重的老母鸡捉住要杀,韩先楚硬是让他放了。
  “留着它,多生几个蛋,解决一点油盐钱,免得手头总是那么紧巴巴的。”韩先楚说着言归正传,“说说看,解放快30年了,乡亲们的日子怎么还没得大改变,总是缺油少盐?”
  面对将军的发问,闵永进敞开了平日里封闭的心扉……
  在看望乡亲们的过程中一,韩先楚将军了解到,当时的大队和生产队干部配得很多,群众有怨气,出勤不出力,分值扯得很低,日子也就过得很艰难。
  离开红安之前,他嘱咐县委领导说:“大队、生产队的干部要精简一下,干部太多了,群众有意见,也负担不起……”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