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回忆文章

布衣将军刘华清

2016/09/18

余玮

  “从我参加革命之初为穷人谋解放,到建国后为人民谋幸福,几十年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没有变,永远也不会变。”从大别山到中南海,从将军到平民百姓,刘华清不改的是爱民心肠,不变的是布衣本色。
  拄着拐杖,带着微笑,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如约步入所在中央军委办公厅所在的办公室,然后迎面缓缓走过来,同我们一一握手。刘华清的到来,似乎带来一缕春风,使空旷而简朴的办公室里的气氛顿时热烈起来。只见刘老满头银发,白衬衣衬着青色领带,和蔼的笑容,外表与着装似乎没什么特别之处,这一下子拉近了与笔者的心距;刘老挺拔的身材仿佛让人看到当年将军挥师鏖战的英姿。一落座,他便招呼身边工作人员给我们一行三人沏茶。其实他们早已为记者备好了茶水——刘老的第一句问话中,笔者便品味到老将军的关爱与体贴之情及好客的平民本色。

孤军北上,转战万里,勇当长征急先锋

  九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之后,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白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的刘华清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的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此时,他已经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贡献出了整整70年的心血。
  1935年,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在远离党中央的情况下,孤军远征10个月,艰苦转战万余里,先期到达陕北,为第一、第二、第四方面军会师陕北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红军长征抵达陕北延川县后,刘华清在军团政治部秘书长程坦的主导下,一起将毛泽东为红军制定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改编成歌词,填入了流行于鄂豫皖根据地的一首歌曲的曲调之中。这首军歌从红军时代一直唱到了今天,唱遍了全国。连毛泽东也十分喜欢,说过不仅要唱,还要讲解,遵照去做。
  红二十五军在西进北上过程中,途经一些少数民族地区,军领导教育部队一面行军打仗,一面做群众工作,扩大红军的政治影响。部队每到一地,都要调查了解社会情况,帮助群众解决困难,严格遵守群众纪律,坚决保护群众利益,赢得了沿途各族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边抽烟,刘华清边回忆往事:“1935年8月中旬,我军进入静宁县以北的单家集和兴隆镇等地。这里是回民聚居的地区,军政委吴焕先及时对全体指战员进行群众纪律和民族政策教育,专门规定了‘三大禁令’和‘四项注意’:禁止部队驻扎清真寺,禁止毁坏回族的经典文字,禁止在回民地区吃大荤;注意遵守回族人民的风俗习惯,注意使用回民水桶在井里打水,注意回避青年妇女,注意实行公买公卖。他让我用毛笔把‘三大禁令’和‘四项注意’写成大标语,贴到街上。部队严格执行党的民族政策,积极开展助民劳动,切实做到了秋毫无犯。”因此,红二十五军在兴隆镇受到了广大回民群众的热烈欢迎,还有10多名回族青年参加了红军队伍。

关心部下,爱民爱兵,好一位“布衣首长”

  “我对身边所有的人都没有发过脾气,他们有错误的时候,也总是教育、说理。即使是较为严重的错误,只要不是原则问题,也没有处分过他们,给他们改正的机会。所以,一批批同志与我的关系都挺好。一二十年来,不少同志当过我的警卫员,工作过程中的确接受了不少锻炼,但时间长了也学不到啥,我就建议他们到地方去再锻炼为好。”采访时,刘华清这样说。
  刘华清在河北打游击时,身边有个警卫员,家里十分困难。“抗战胜利了,我说,你回家吧,打败日本鬼子都要回家了。回去照顾你的父母,找个老婆成个家,种种田,安居乐业。”10年后,刘华清曾专门派人看望这位警卫员,当得知他已娶了老婆有了孩子,还有几亩地,日子过得非常好时,刘华清尤为欣慰。“他在战争年代跟我三四年,很有感情,同生死,共命运,把首长当父母、当亲人,什么都照料得好,吃饭、走路、休息……”刘华清20世纪70年代的一个秘书,上海人,他的父母亲年事已高,白己家里也没人照顾。“一个儿子给我当秘书,一个女儿(他的妹妹)出嫁了。家里有困难,没人照顾,我建议他安心转业到上海。”于是,这位跟随自己多年的秘书,因为个人的特长到地方成为了一家杂志社的编辑,工作很得力。“其实,我舍不得离开他,他也舍不得离开我,我们是忍痛离别呀。高兴的是,他在家乡干得不错,他的父母也很高兴。”一次,刘华清在上海考察,抽空专门到这位秘书的家里看望他的父母。他的父母亲极为喜悦,说:“首长,非常感谢,感谢您的关心,儿子的工作安排得好。”刘华清却出人意料地这样应答:“我还得感谢您哩,您为国家养育了一个好孩子。”2000年5月,老将军到上海检查身体,不见这位跟自己多年的秘书来看望,不免惊诧——以前每次来上海他都来看看,这次怎么了?一打听,他因病住院了。于是,刘华清在详细询问了病情后,由于自己也抽不出时间到医院看望,就让工作人员把自己带的钱送上4000元,以解治病之需。
  中国有句俗话,“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一起工作时间长了,自然有了感情,这种感情是建立在信任、尊重原则的基础上的。“警卫员、秘书、炊事员、司机、保健医生,我希望他们要好好学习,增长知识,关心国家大事,了解法律,不违纪,不犯法。现在市场经济,千万不能走弯路。他们还年轻,不可能对一切问题的认识都那么正确,他们需要教育,需要帮助,需要鼓励,需要信任,需要我们不断地给予指导。我们既是上下级关系,又是平等的同志关系,我有什么理由打人、骂人、吼人?”每每得悉过去身边的工作人员在地方干得不错时,刘华清有的是说不出的高兴。他们还经常来信,来电话,有时他们来北京看看自己的首长。“我们感情非常好,我也希望他们成长、提高、发展。要干得好,学得好,为人民多做好事与实事。”
  刘华清在中央领导岗位工作时,曾多次受中央委托,到各地考察工作。每次,刘华清都注意深入群众,了解群众生活疾苦,密切党群关系,这其中有不少事在地方被传为佳话。
  “正月里来是新春,赶着猪羊出了门,猪啊,羊啊,送到哪里去,送给亲人八路军……”1993年1月,刘华清到延安参加纪念双拥50周年活动。在毛泽东发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旧址前听到《拥军秧歌》,老将军是那样的亲切与耳熟,当年战场上,老百姓慰问八路军的情景又浮现眼前。激动之中,刘华清情不白禁地走进人群,和当地群众一起扭起秧歌。他的舞步虽较为缓慢,但心里却年轻,歌声、笑声、掌声交织回响在杨家岭上空。在枣园,刘华清专门走访了当年的老红军、老游击队员,回忆战争年代的光荣历史,了解他们现在的生活情况。听说被称为“延河畔上不老松”、“国防教育热心人”的老红军张文清家中有困难时,当即嘱咐军分区的同志一定要想方设法帮他解决生活难题。刘华清主持军委工作期间,尽管很忙,会议很多,但只要有时间,就下部队了解隋况,听取基层官兵的意见。“他们的父母相信人民军队,把子弟交给了我们。我们的责任就是帮助他们,提高他们,爱护他们。部队应重在教育、引导,从思想政治上关心士兵,爱护士兵。”刘华清对少数基层干部带兵简单粗暴,打骂体罚士兵极为反感,主张要以父母心、兄弟情关心士兵,对士兵成长进步负责。“干部只有爱兵,才有资格带兵,才能把兵带好。作为一名老兵,我有责任对基层干部进行传、帮、带,把我军尊干爱兵的光荣传统传下去。”
  每到部队调研,刘华清总是设法争取多安排点时间下连队看看,多到基层走走。1996年4月的一天上午,他走进某部八连三班宿舍,战士们正在学习。他随机问了几名战士的姓名、籍贯、入伍时间及工作学习情况,大家回答得令他很满意。他又临时动议到炊事班。炊事班正在准备午餐,菜板上放着中午准备吃的土豆、青椒、猪肉。刘华清于是细问了几样蔬菜、肉类昀价格,并掐着指头算起账来。从战士的伙食标准、主副食的价格、农副业生产的补贴,到全连每月的消费总量、每人每天的平均数,他了解得清清楚楚,认为司务长讲得实在没水分,令人信服。在场的干部无不为首长如此关心连队伙食管理的情景所感动。
  在刘华清办公室东北角,一座比例为1:35的长征二号LM-2E航天模型十分抢眼,足见我们首长与航天的难解情怀。这个航天器似乎也诠释着一个个感人至深的故事。有一回,在发射现场,正待发射的导弹弹体被身边的一个普通技术人员及时发现焊接部位有一些焊溜与咬边。由于是特殊金属材料、特殊物体的焊接,这些部位要求质量又十分苛刻,在这紧迫的攻坚任务前,一时没人敢应接。良久之后,只见一位技工头戴焊罩、手持焊枪稳稳走过去,来到巨大弹体旁细细观察焊接部位,然后他娴熟地操起焊枪,对弹体进行了整形焊接。一道刺眼焊光划破了令人窒息的沉默,所有人齐刷刷地注视着一道道刺眼飞逝的焊光,直到焊光突然停了,大家仍然盯着焊光消失的地方。经验收,焊接部位一次点焊成功,不但已焊透、焊牢,没有丝毫的气孔与夹渣,而且美观。“啊,焊接成功了!”刘华清不由得喊了一声,惊醒的人们一下子涌到焊接的导弹旁。“同志,你立了大功,为国家挽回了数千万元的损失。”刘华清上前紧紧握住这位工人师傅沾满油腻的双手,连说感谢。从此,这位共和国的将军与一位普通的工人师傅交上了朋友。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