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回忆文章

刘华清关心黄陂撤县设区的回忆

2016/09/13

雷腾芳

  2012年1月14日,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党、国家和军队的卓越领导人,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刘华清同志离开我们一年了。刘华清同志生前不仅十分关心、支持黄陂的建设和发展,其间关心支持黄陂、新洲撤县设区的事也总是让人难以忘怀。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和发展,到1995年,黄陂已具备撤县设区的基本条件。撤县设区,不仅有利于黄陂的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而且对于进一步提升武汉市总体经济实力,增强城市辐射功能和吸引力,进而带动华中地区的经济发展和开放开发,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因此,原黄陂县委、县政府决定将此项工作提上议事日程,并于1995年6月成立撤县设区工作领导小组。次年2月,新洲县和黄陂县先后向市人民政府呈报撤县设区文件。1996年4月,武汉市人民政府正式向省人民政府呈报请示,请求黄陂、新洲两地同时撤县设区。省政府认为,武汉市一次同时两县改区,怕难以批复,要求先改一个县,接着再申报一个县。但黄陂、新洲认为,如果这样,丢下来的一个县再争取恐怕就很难了。
  恰逢其时,我国开国将军、兰州军区原司令员杜义德中将(黄陂塔耳岗人),时隔10多年后,再次回到家乡,亲眼目睹了家乡的巨大变化,听取了县领导的工作汇报,当即表示愿为黄陂撤县设区事宜做些工作。回京后,杜司令立即致信给刘华清同志,详细介绍了这次回家乡看到的发展变化情况,并反映撤县设区能促进黄陂快速发展等意见,请刘华清同志“在百忙中过问一下”此事。刘华清同志收到杜司令信后当天就批转给湖北省委、省政府,要求时任书记贾志杰和省长蒋祝平加以关注。
  此时,湖北省人民政府正拟向国务院呈报《关于撤销黄陂县设立武汉市黄陂区的请示》。经省、市民政部门和黄陂县做工作,民政部已派地名区划司的两名同志来黄陂考察撤县设区工作。他们考察后认为黄陂撤县设区条件完全具备。
  1997年5月,民政部正式向国务院上报《关于撤销新洲县、黄陂县设立武汉市新洲区、黄陂区的请示》并代拟批复。1997年底、1998年初,国务院换届在即,黄陂、新洲撤县设区工作因而暂时搁置。恰在此时,刘华清同志从党的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和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退出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委副主席的职务。稍有闲暇,刘华清同志便想到黄陂这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地方。刘华清同志1929年参加革命时年仅13岁.1931年6月未满15岁就担任陂安南县塔耳岗少共区委书记,从此与黄陂结下了不解之缘。1998年4月26日,刘华清同志在离开50多年后,携夫人、女儿重新踏上了黄陂这片烈士们用鲜血和生命染红的土地。
  在刘华清同志来黄陂前,县“四大家”召开联席会,专题研究如何接待好首长的问题。其间,县长助理胡炳基和我提出,要就县改区一事向刘华清同志作一次专题汇报。会上讨论时,有的同志担心,刘华清同志干部太大了,又刚退下来,特别是朱镕基总理对改市改区工作控制非常严格,从而在思想上有此时汇报县改区问题不妥的顾虑。我则坚持认为,刘华清同志到黄陂是我们全面汇报各项工作,并力争解决一些问题,特别是争取早日实现县改区愿望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必须当面专题汇报,最后县委书记何仁俊同志拍板同意我们的意见。会后,我们当即以县委、县政府的名义起草了一份呈报给刘华清同志的关于县改区的专题汇报材料。现在看来,这次会议对促成黄陂县改区起到了十分积极的推动作用。
  在黄陂的三天时间里,刘华清同志在省、市、县领导贾志杰、蒋祝平、钱运录、王守海、贾富坤、何仁俊和我等同志的陪同下,考察了塔耳乡、木兰山、木兰湖、长堰、蔡榨等地,再三叮嘱陪同的省市县负责人:“要把老区人民的生活搞好,要为群众多做实事。”他还会见了当年曾与自己一起并肩战斗过的战友,送给他们每人一瓶军供茅台酒,以表心意。考察期间,时任市委书记的钱运录同志精心安排,多次让我能有机会向刘华清同志汇报黄陂的县改区问题,包括还特意安排我和他切磋中国象棋。刘华清同志喜欢下象棋,钱书记也很想陪他下,但钱书记为了让基层同志能有机会与首长多接触,同时也考虑到我有一定的象棋功底,好让刘华清同志有棋逢对手的感觉,遂安排我与首长对局。他老人家虽已年过八旬,但思维十分敏捷。在下棋的过程中,虽偶尔也有漏招,落子后有些后悔,但绝不悔棋。每当这时,我也不好趁棋之危,几盘下来都以和棋收官。他老人家笑着对我说:“你让我了。”我连忙说:“没有,没有。”陪刘华清同志下棋的时光过得飞快,首长的棋风和教诲给我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下完棋后,刘华清同志意犹未尽,钱书记和我又不失时机地汇报了撤县设区的有关情况,刘华清同志欣然在《黄陂撤县设区工作进展情况汇报》上批示:“王忠禹秘书长:这是上届国务院未经处理的问题,请你过问一下。”钱书记的巧妙安排,给他老人家带来了好的心情,有时我甚至想,他老人家能够在黄陂县改区的请示上马上签字,也许与这种安排有某种机缘巧合。当然,这种想法有点过了,但我确实这么想过。刘华清同志在黄陂视察的几天时间里,我有幸几乎每餐都能陪他老人家吃饭,他老人家对黄陂的土特产非常赞赏,特别对黄陂臭干子情有独钟。就餐的时候,他老人家和钱书记交流比较多,我们其他同志也偶尔插插话。他老人家谈得较多的话题,既有在黄陂战斗岁月的回顾,也有对牺牲战友的思念,还有对湖北、武汉、黄陂发展的肯定和希望。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