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纪念活动

漆林同志在纪念张体学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5/12/29

高风亮节  光照千秋
漆林(国务院三峡办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

 
  今天,我们在这里隆重集会,纪念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深受全省人民爱戴的老省长张体学同志诞辰100周年。
  张体学同志家境贫寒,少年从军,在红军这所革命大熔炉中,身经百战、千锤百炼,从一名战士成长为独挡一面的优秀军事指挥员。他随红二十五军长征,突破国民党的层层封锁到达陕北,参加了称为“奠基礼”的直罗镇战役,立下了赫赫战功。在延安,组织上安排他去抗大学习。在抗大他如饥似渴,刻苦钻研,政治上、文化上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与升华。芦沟桥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在延安的窑洞里,毛泽东主席找他谈话,派他到鄂东开辟抗日根据地,打出一片新天地。毛主席说:你才22岁,很年轻,斗争很艰苦,要经历很多严峻的考验,要过好“三关”(生死关、金钱地位关、美人关)。要依靠组织,发动群众,干出一番事业来。他带着党中央,毛主席的重托,踏上了新的征程,于1938年农历2月到达鄂东。
  他到鄂东后,即时与黄冈党组织取得联系,迅速发动群众,在黄冈芦泗坳,组建了鄂东抗日独立游击第五大队,他担任大队长。由于党的政策深入人心,群众抗战积极性高涨,五大队从成立时的几十人,仅一年就发展到一千多人,成为鄂东抗日武装的一支劲旅。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抗日武装的壮大,引起了国民党顽固派的恐慌,1939年9月鄂东反共头目程汝怀发动围剿新四军的夏家山事件,重点进攻黄冈中心县委所在地夏家山,残酷杀害抗日战士,伤病员、地方干部和抗日群众500多人。体学同志虽已突出重围,但为了掩护县委和大批群众转移,他率部杀入重围,解救了大批群众。体学同志沉着冷静,以其智慧和勇气,率部突围使部队损失减少到最低程度,并很快转移到长江边的王家坊,开辟了新的抗日根据地,一年后五大队发展到3000多人,并组建成独立团,坚持战斗在抗日的最前线。
  1945年初,中央派王震将军组成南下支队,从陕北南下,直插广东,部队路经鄂东时,已是新四军五师鄂东独二旅政委的体学同志全力支持南下支队,筹粮送款,补充兵力,收留伤病兵,担任“开路先锋”护送王震过长江,经咸宁,到湖南,南下支队攻坚克难,经过千辛万苦,到达广东韶关,后又奉命北上,与五师部队及八路军河南军区部队会合,组成八路军、新四军中原军区。南下支队转战千里不亚于一次长征,损失较大。回到大别山以后,及时休整,得到了极大的补充。体学同志将自己辖下的一个主力团补充到359旅,重整了359旅的士气、战斗力。中原突围后,王震率部回到延安。当王震将军向中央汇报,南下支队在大别山进行了休整,得到了兵力补充,表达了对五师战友的感激之情时,毛泽东主席说,五师的指战员觉悟高,革命队伍就应该这样,不分彼此。张体学顾全大局,风格高,向他学习。
  1946年6月,中原突围前夕,李先念司令员任命张体学同志为中原军区警备司令(仍担任鄂东军区司令员兼独二旅政治委员),执行掩护主力向西突围,在宣化店唱“空城计”的特殊任务。体学同志先是与敌周旋,巧唱“空城计”,在完成掩护主力部队突出第一道防线后,他率部向东突围。部队冒着枪林弹雨,杀出重围,战斗非常惨烈。突围开始,战斗从早打到晚,一日九仗。许多突围出来的战士说,我们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独二旅九死一生,杀出重围,部队抵达了安徽岳西治溪河,成功突出了敌人的包围圈。正当全军欢呼胜利,准备进入华东解放区时,毛主席又亲自电令部队重新杀回鄂东,打乱国民党的部署,继续牵制国民党军,减轻陕北、山东战场的压力。宣布电令后,许多人想不通,张体学同志召开干部会、党员会,层层做工作,分头做工作,又带头率部杀入国民党的包围圈,与敌展开殊死决斗。当时,环境异常艰苦,国民党实行并村联坐,情况危急,张体学同志身先士卒,浴血奋战九死一生,拖住了敌人的主力,完成了中央军委交付的重任。后他根据中央和中原局指示,和赵辛初同志从黄梅、经宿松、转道南京回到延安,向中央汇报。离开大别山时,他宣布易鹏同志任中心县委书记,继续坚持大别山的斗争。1947年秋刘、邓大军南下,抵达蕲春胡家凉亭,邓小平问易鹏,中原突围后,这里还有多少部队在坚持斗争,易鹏答,从黄梅到麻城,还有1400余人在坚持战斗,只不过是分散活动,如需要,可以迅速集中起来。邓小平同志甚感意外,说:真没想到,环境这么艰苦,还能保存这么多的地方武装,我们要在这里打一大仗,就更有胜利的信心了。
  建国以后,体学同志从部队转到地方工作,先后担任地委书记、省委组织部长、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省长、省委书记,兼任湖北军区第一政委,武汉军区政委。虽然他身居高职,但工作勤奋,从不懈怠。他经常下农村、进工厂,殚精竭虑,夜以继日,是大家公认的实干家。他重视民生,关心群众疾苦,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他为民请命,冒险截粮,并及时向国务院报告,请求处分,敢于承担责任。
  体学同志主持全省的经济工后,高度重视粮食生产,鼓励科学种田,提高产量,发展多种经济,改善人民生活。每次到基层检查工作,他深入细致,都钻到商业、粮食、供销社的仓库察看,货物是否属实,有没有弄虚作假。让很多县乡干部始料不及,这种方法发现了不少问题,纠正了很多错误。
  他重视基础建设,为全省经济持续发展奠定了基础。湖北的水利建设在全国名列前茅,排灌能力都达到了先进水平,建国以来,湖北投入了大量资金、劳力进行大规模水利设施建设,丹江口,漳河,白蓬河,陆水等一大批大型水库的建成,改善了农业生产条件,促进了粮、棉、油和经济作物的大幅度增产,天门县棉花产量过百万担,新洲县棉花单产全国第一,从1949年至1966年,湖北省国民生产总值在全国都在前六名,是全国经济发达省份之一,大学毕业生以留在湖北为荣。
  他重视抓交通,全省新建的干道通车,实行定任务、定标准,特别大型桥梁设施,必须限期完成,到时他亲自到现场验收。
  他注重林业发展,每年亲自主持林业会议,并带领地市领导到各地参观检查,表彰先进,批评落后。他强调说,绿化水平要像武大珞咖山一样,从飞机上看,是一片绿色海洋,这才达到了标准。
  1958年各地大办钢铁,砍树毁林成风,他走到哪里,就严令禁止砍树,保护山林,特别是珍贵树木,都要挂牌定人,定时检查。
  体学同志重视教育和医院建设,他到市、县、区检查工作,都要到学校、医院看看,解决具体的困难。他经常对地县干部说:官莫修衙,把钱用于改善学校、医院设施上,这是广大群众都需要的。在病中,他还主持新建湖北省肿瘤医院,为病人提供良好的治疗条件。
  体学同志的建设思路是超前的,为了湖北的长期发展,加大重点工程建设项目的引进。上世纪六十年代,他主持修建了汉口至丹江口铁路,这是全国第一条地方自建铁路;为了扩大武钢生产规模,积极引进一米七轧机;为把“二汽”建在湖北,他多次到国务院汇报;兴建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为三峡建设做准备。这些大型项目的建设为湖北以后的经济发展创造了条件。
  体学同志一生光明磊落,胸怀坦荡,不论在军队,还是地方任职,都十分注重团结,尊重集体领导,关心爱护干部,在使用干部时,坚持五湖四海,亲者严、疏者宽。对犯错误的干部批评严厉,从不姑息迁就,但又做到苦口婆心,耐心教育。处分干部时,他是慎之又慎,宽大为怀。王任重同志曾多次说:“体学脾气大,批评人不讲情面,但是他面恶心善,菩萨心肠。讨论处分干部时,他是宽之又宽,治病救人,留机会让人改正错误。”在干部队伍安排上,班子配备时,要求地方干部要谦让,各地党政一把手基本上都由南下的同志担任,本地干部改任副职。有的同志想不通,体学同志逐个谈心,说明道理,维护团结。
  文化大革命中,有些干部支了“派”,泡在“水”里不能分配工作,体学同志耐心做群众工作。他说:“文化大革命是个特殊时期,说错话,做错事是难免的。有些同志批斗我,喊了口号打倒我,只要认识提高了,改正了,就不要再追究。”有些支派干部的子女当兵、上学、就业遇到困难,他亲自帮助解决,表现了一个革命家的博大胸怀。
  体学同志极为关心中青年干部的选拔和培养,倾注了他大量的心血,他从部队、农业战线、工业战线中挑选了很多骨干充实到各级领导班子中。对这些青年干部,他言传身教,耐心指导,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鼓励他们大胆工作,勇挑重担,做出成绩。
  体学同志严于律已,宽厚待人,是每个公务员学习的榜样。为了联系地、县干部、基层群众,他把家搬到张家湾,告诉行管局不准修院子,方便基层干部进出。房前的花坛改为菜地,自己动手种菜,经常在星期天的早上,带上儿子牢生,拖着板车到城里去拖大粪,解决蔬菜施肥。体学同志坚持原则,以大局为重。上世纪五十年代,省委按规划扩修“东湖南山”客舍,以便接待中央领导。计划报到省长批示时,他说,目前资金困难,几个大水库正缺资金,先照顾国计民生。南山扩建的工程以后再说。有人说,这次扩建是为了接待毛主席的。他说,毛主席不会计较的,到时我向他汇报,有问题我负责。毛主席来汉住进东湖后,知道了这件事,说张体学做的对。
  1973年6月体学同志抱病到英山,规划英山的建设蓝图。按水利设计院要求,在英山的东河、西河修建红花咀、张家咀水库。他在与安徽交界的岩河岭村,听取村支部书记段昭想的汇报,说1969年特大洪水之后,全村群众自力更生,艰苦创业重建家园,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他感到很欣慰,号召各地学习岩河岭。他说,共产党员要有志气,不要被困难吓倒。走到两省交界处一个水库边,县委书记洪平安汇报说,这个水库在山头,渠道已修通,我们这边的旱情可以彻底解决。体学问水能不能到安徽?段昭说,开个支渠就可以过去了。体学同志说:“那你们就把水送过去嘛。”段说,我只管我这边,未必还管安徽?体学同志笑着说,你不能见死不救嘛。要有点风格,我们是中国共产党,不是英山共产党,也不是湖北共产党。从此,岩河岭山上的水库两边共用,成了边界团结友谊的像征。时任安徽省委书记的李德生同志闻知此事后,亲自带队到英山参观学习,他深受感动,赞扬湖北战胜困难的精神、高尚的风格,在安徽的多次会议上提出学习英山、学习湖北。并向国务院报告,推荐学习湖北战天斗地,艰苦创业的精神。很少有人知道,在这调研活动中,体学同志已是癌症晚期,当时他的体温是39℃。
  今年七月,我在北戴河看望了年近百岁的宋平同志,谈到湖北,谈到体学同志。宋平同志说:“北京饮用水的质量好多了,喝水有甜味,这要感谢张体学同志,喝水不忘修库人。丹江口水库是他主持修建的,那时正值困难时期,生活艰苦。他春节不回家,带着全家老小在工地上与民工同吃同住同劳动,按期建成了水库,解除江汉平原的水患之苦,又为南水北调提供了水源;中原突围时,他率部牵制敌人,突出重围后,又奉命杀回国民党的包围圈,承担了最大的牺牲。他是个令人钦佩,令人尊敬的人。可惜他英年早逝,我和周总理每次谈到他都感到十分痛心,我们要永远怀念他。”
  1988年夏,李先念主席对我谈京九铁路的走向,强调要照顾贫困地区。谈到修铁路时,他说:“张体学就是修铁路的积极分子,当年修汉口——丹江口铁路,正值经济困难,我都感到紧张,但他充满了信心,按期建成通车,那是要气魄的。”“体学聪明过人,接受新事物快,精明敏感,虽说他文化水平不高,但虚心好学。我曾对他说,湖北的水利搞的是好的,水库修的多,解除了旱情,但湖北是千湖之省,排捞问题要重视。只讲这一次,他立即带队参观了江苏省江都排水工程,回去后,两年内就建成全省各地的大型排水站,提高了排水标准,保证了旱涝丰收。”
  体学同志离开我们已42年,他的音容笑貌仍在人们的眼前。在几十年的革命历程中,他信仰坚定,对党忠诚;战争年代,他多谋善断,英勇善战;建设时期,他思想解放,敢作敢为。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辉煌的一生。他是老一辈革命者的榜样,更是我辈及后代学习的楷模。
  先烈创业垂千古,后辈奋力步后尘。我们要永远怀念他,学习他的高尚品德,英雄气慨,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不懈奋斗。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