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纪念文章

张体学“截船借粮”为那般?

2015/12/11

  
中共武汉市江汉区委党史办公室

  1959年,正直我国经济建设遭遇“三年困难”时期,武汉同全国其他地区一样,粮食紧缺,群众缺粮挨饿。湖北省长张体学冒险“截船借粮”的故事,成为人们流传的佳话。
  1958年下半年,随着全国“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的阵阵浪潮,国民经济建设中的各种矛盾和问题日趋严重。对此,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开始有所觉察,召开一系列重要会议,力图纠正“左”的错误。但由于1958年8月中共八届八中全会决定开展“反右倾”斗争,中断了纠“左”的历史进程,在“反右倾”的斗争中形成了新的更大规模的“跃进”。随后,从1959年开始,全国遭受了连续三年的特大自然灾害,粮食及农副产品的生产,已至整个国民经济遭到更严重的损失。湖北鱼米之乡变成了缺粮的重灾区,仰仗湖北养育的武汉灾害缠身。
  “大跃进”高潮中的武汉市场,粮食、副食品和群众日用必需品的供应已趋紧张。到1959年初,紧张状况更为严重,粮食库存减少,粮源发生危机。春节过后,全市粮食库存只有1000多万公斤,仅够10天的供应量。3月底,库存粮食不足3天。4月2日,全市大米库存123万公斤。而当时需要供应的非农业人口256万多人,人均粮食库存只有0。5公斤。武汉市要断粮了!粮食调不进来,4月的调粮任务只完成了计划的74%,缺口加剧。与此同时,武汉周边的农民因灾流入市内的有10万多人,他们进城抢购主食和副食品,加剧了武汉市场的供需矛盾,脱销或半脱销的商品日益增多,市场价格混乱,导致乱涨价之风盛行一时。笔者亲眼目睹街头出现饥饿难忍的乞讨者,也曾经历了不经意间手中的食物被人“抢劫”,“抢劫”者还在抢夺的食物上吐上他的口水,以此防止被抢者的追索。
  面对灾害,党和政府心急如焚。1959年1月29日,中共武汉市委、市人委发出《关于当前加强市场管理的联合通知》。2月18日,市委批转《武昌区粮食科总支、武昌区粮食科<关于当前粮食情况的调查报告>》。同时,市委向省委告急,省委指示各地县火速调粮支援武汉。4月15日,市委发出《关于当前城市粮食工作的紧急指示》。5月6日,市委作出《关于切实安排城市粮食压缩粮食销量的决定》,全市取消各种补助粮,居民凭票购粮数量最多不超过全户当月定量数的5%。同年9月,除10岁以下儿童及个别工种外,全市居民每人每月降低定量标准0。5公斤,因此每月全市可减少定量供应76。54万公斤。为缓解粮店无库存供粮的矛盾,全市规定粮店营业一次卖三天,居民购粮三天买一次。如此以“控销”来防“脱销”,其实是已经脱销。全市300多家粮店轮流采取挂牌公示“盘存”、“休息”等方式,轮换开门供应,以蔽人眼目。运粮的汽车,满载着稻壳灌满的“粮包”招摇过市,借以“鼓舞人心”,缓解人们因缺粮导致的心理恐慌。在饥饿的阴影下,居民折腾将米饭第一道蒸熟,再一道蒸胀的“双蒸饭”,以其体积膨胀糊弄肠胃。如此般般,尽管使尽浑身解数“向内”挖潜,但巧媳妇也难为无米之炊。
  群众挨饿,社会告急,粮库告罄!武汉粮食供应面临极度困难和紧张局面。1959年5月的一天,从长江上游驶来了一条大船,船上装载有500万公斤供出口的大米,由重庆开往上海。该船过境武汉时,市长刘惠农眼睛一亮,想把这条船上的大米借用一下。此事经请示湖北省两位主要领导人同意后,当即扣船借用了200万公斤粮食,缓解了武汉的燃眉之急。国家出口的粮食在武汉被“截船”,此事非同小可,惊动了中央。据原国家粮食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赵发生回忆称,当时情急之下,湖北省委书记王任重、省长张体学同意扣船,卸下大米来解决群众断粮的危急。这船出口大米是与外商签订了合同,按规定的时间,数量和质量运到上海转出口,违约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中央将武汉市挪用出口粮食视为十分重要的事件。周总理说:“要严厉查处这件事!”邓小平说:“要撤王任重的职!”消息传来,人心惶惶。市长刘惠农说:“这个主意是我出的,要坐牢,我去坐”,市委第一书记宋侃夫立即表示:“老刘,你坐牢,我给你送牢饭”。同意扣船借粮的张体学省长,在危急关头承担了全部责任。他亲自给李先念副总理挂电话作检讨,泪流满面地向中央恳求:“请尽快拨一些粮食给我们。人民在挨饿呀!我没做好工作,给我什么处分都没有意见,只请求中央支持我们粮食!”这位红军时期参加革命,为新中国的建立而身经百战的硬汉,为了人民群众利益流下了滚滚热泪。男儿有泪不轻弹,他心里装的是人民,一心想的是群众,全身恤民、爱民、为民。他无愧于人民的好省长,他无愧于毛泽东主席赞誉的“官场一杆旗”。
  在张体学的恳求下,情系家乡的李先念速即联系赵发生,委派他帮助湖北找江西借粮。赵发生到汉口,王任重、张体学到机场接他。去宾馆的一路上,省里两位领导指着沿路的粮店说:“所有的粮店都关了门,我们向邻区告借,只得杯水车薪。万般无奈才出了‘截船’的下策,受到中央的严厉批评,我们没话可说,可老百姓在饿肚子啊!”经过赵发生协调,得到江西省的大力支持,同意借调1500万公斤粮食给汉口,并约定当年秋后归还江西。另外,中央又决定调1500万公斤中央机动粮储存在汉口,所有权和动用权都在国务院,急需时可经国务院批准借用,秋后归还。武汉有了粮食,首先归还一船大米给上海出口,赶上了出口的船期,没有给国家出口造成损失。后来,中央领导了解到事情真相,肯定了省、市委为武汉市民做了一件好事。
  在中央和省委的得力领导下,武汉的粮食调入得到省内各地县的支持,粮食按计划直接调运到汉。到5月中旬,全市粮食危机有所缓解。6月中旬,新小麦上市,加上中央的支持,库存明显缓解,6月底库存达到5000万公斤。后来,中央又从黑龙江、内蒙、四川等省区调拨7500万公斤粮食到武汉,全市粮食危机才有了转机。在这种困难情况,张省长在次年2月召开的全省粮食工作会议,号召全省城市居民每人每月节约粮食0。5至1公斤。武汉市积极响应,从当年3月起,每人每月节约1公斤粮食。4月后改为0。5公斤。全省及武汉的粮食紧张的局面直到1961年底,才慢慢缓过气来。
  (文/杨德孝)
  参考文献
  《中国共产党武汉历史(1949—1978)》中共党史出版社
  《武汉大典》(第一卷1949—1976)武汉出版社
  《武汉文史资料》(2012年第6期)政协武汉市委员会
  《武汉粮食志》武汉市粮食局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