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纪念文章

从来凤到宜都——张体学省长徒步考察鄂西南纪行

2015/12/11

明建中


  1957年6月14日上午9点多钟,宜都县(今宜都市)大礼堂座无虚席,1000多名县直机关干部正在凝神静听中共湖北省委书记处书记、省长张体学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等问题的报告。从恩施来凤徒步跋涉600多里山路、昨日下午才到宜都的张省长毫无倦色,神采奕奕地在主席台上侃侃而谈。当他谈到干部作风问题时,突然扬声说道:“同志们啦,我这次在恩施犯了个大错误!”此言一出,全场皆惊,惊讶、疑惑、探究的目光急切地投向主席台……
  张省长在恩施犯了什么大错误?他结束在恩施的考察后,为何不选择交通便捷的恩(施)巴(东)公路回汉,而要绕道不通公路的来凤、鹤峰、五峰、宜都,翻越数座海拔1500米以上的高山,徒步跋涉600多里崎岖险峻的山道回省?在这次考察中,他给人们留下了哪些耐人寻味、发人深省的轶闻趣事?……1990年至2007年,当年张省长的随行人员,原省长办公室秘书贺俊和、郭茂一,省财贸办公室干部张成信和原宜昌专署副专员韩杰、宜都县长阎振江等人怀着崇敬的心情,向笔者讲述了张省长徒步考察鄂西南的来龙去脉。

 
  张省长语重心长地对大家说:“过去参加共产党是准备被杀头的,现在革命胜利了,除了反革命暗害,杀头的事没有了,可是要准备挨批评。你参加共产党连挨批评都不愿意,还称得上共产党人吗?”


  “1957年4月下旬,体学带省工作组到恩施,主要是贯彻毛主席《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讲话精神。”1990年3月5日,年逾五旬、端庄文静的郭茂一女士坐在武昌水果湖省财办《湖北金融贸易》编辑部的办公桌前,向笔者娓娓道来。一声“体学”的亲切称呼,使人立即感受到她对老首长敬爱亲和的情感。
  郭茂一说,同去的还有副省长李明灏,省政协副主席周苍柏等一批民主党派人士。去的路线是从武汉坐船经宜昌到巴东,再由巴东坐车到恩施。这次体学同志带队在恩施考察了一个多月。
  当年陪同张省长考察的原恩施监委干部陈尊烈回忆,张省长走到哪里,就同那里的干部群众打成一片。他拒绝宴请,到食堂和干部一起排队买饭;到厨房与干部围坐一桌吃饭。有时,他一个人或带几个人步行到农村、学校去访问座谈。有人担心他的安全。他却风趣地说:“怕么事,怕哪个杀我?”5月16日,在恩施地区干部大会上,张省长充分肯定了恩施的工作成绩,同时针对少数干部存在的官僚主义、缺乏民主作风的现象批评道:“有的干部作风不好,一听到群众的批评意见或‘告状’,就把‘落后’、‘调皮’等帽子搬出来,戴在别人头上,并且只准我批评你,不准你批评我。有的干部一听到别人说他‘英明能干’,就满脸笑容;一说他有什么不是之处,脸就红了,再说几句,他就捶起桌子来了。”张省长语重心长地对大家说:“过去参加共产党是准备被杀头的,现在革命胜利了,除了反革命暗害,杀头的事没有了,可是要准备挨批评。你参加共产党连挨批评都不愿意,还称得上共产党人吗?”他要求领导干部都要把架子放下来,把帽子收起来,老老实实的做人民的勤务员。陈尊烈感慨地说:“张省长以自己的模范行动,影响干部,教育群众。现在每当一些老同志谈起这些往事,仍倍感亲切,赞不绝口!”
  开完干部大会后,张体学决定到下面县里去考察调研。中共恩施地委的领导建议张省长到利川去,因为利川是恩施地区经济条件较好的一个县,素有“金恩施,银利川”之说,而且恩施与利川有公路相通,来去可以乘车。但张体学却决定先到宣恩、咸丰、来凤,再由来凤步行经鹤峰、五峰、宜都回汉。
  张省长为何舍近求远,舍车择步,绕道几个偏远的山区县回省?郭茂一告诉笔者,体学同志觉得,如果去利川,虽然可以乘车,但到了利川又要走回头路,不便到别县考察。而绕道来凤,则可以多看几个县,多了解一些实际情况。另外,选择这条回程路线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体学同志到恩施之前,省工交办副主任李平曾到五峰、鹤峰等县考察,回去后向体学汇报,说解放了几年,这几个县还不通公路,工业品、日用品运不进去,山里土特产运不出来,严重制约了山区经济的发展,建议体学同志到实地去看一看。体学同志也想借此机会考察这几个县的交通、经济状况。当时决定,同去的民主党派人士乘车经巴东回汉,体学同志率随行的省政府副秘书长史林峰、郭东俊,省长办公室秘书白水田、贺俊和、郭茂一、谭松林,省财贸办公室处长韩文卿、干部张成信和警卫员谢光才一行10人绕道来凤回省。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