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党史 >  历史故事

中原突围前的情报战

发布日期: 2016-04-22 来源:

赵志飞

  1946年6月,蒋介石阴谋重演皖南事变,秘密调集30万大军,企图一举歼灭中原5万将士,发动全国内战。在这危急关头,中原军区根据党中央指示和内线提供的情报,抢在敌人发动总攻前,出其不意,展开了震惊中外的中原突围,拉开了解放战争的序幕。
  当时,为了获取敌人包围中原军区的绝密情报,一批活跃在汉口的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深入虎穴与国民党军警特务斗智斗勇,谱写了一页页惊险感人、浓墨重彩的壮美篇章!

  1946年的大汉口,华洋夹杂,水陆繁华,有“东方芝加哥”之称。
  4月初的一天晚上,汉口法租界内一家戏院的霓虹灯在夜空闪烁,锣鼓琴瑟响得正欢,一出京剧正在精彩上演。
  然而,在戏院的一个角落里,两位年轻人却无心看戏,在交谈着什么。他们是中共地下党员刘绵和刘实。抗战胜利后,分别受中共南方局密派,由重庆辗转到武汉。
  出身官宦之家的刘绵到武汉后,凭借父亲曾担任过国民党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孙蔚如秘书,当时正担任南京国民政府监察院院长于佑任秘书的人际关系,很快进入第六战区长官司令都机要室,任中尉机要员。
  刘实在南方局青年组工作,到武汉后与刘绵接上关系,要求他站住脚、隐蔽好,密切注意国民党军队动向,获取军事情报。
  武汉行营机要室设有文书课、电务课、参事室和专用电台。刘绵在文书课担任总收发。行营收到的一切文件和电报都由机要室签收,并经过刘绵拆开过目,再分送有关长官批阅;行营发出的文电也要经过他校对和盖章。在这一收一发之间,刘绵掌握了大量的情报。
  从1946年2月始.行营内文电来往频繁,国民党军队陆续向中原地区集结,到3月底,已达22万余人。刘绵发现势头不对,暗自记下了这些部队的番号、兵种、数量、武器装备、驻防地点、作战计划、电报密码及军运等内容。
  国民党军统局对武汉行营控制很严,实行“十人连坐”,要求互相监督。对于特别重要的文件,由行营二处(军统局驻武汉行营特务机构)直接派专人送达,并且站在一旁监视刘绵校对完盖了章后拿走。刘绵没有照相机,只能像小学生背书似的在现场默记情报内容,回到宿舍赶紧追记到纸上。有时因情报内容多,一时记不住,刘绵就对站在一旁监督的特务说.这是重要文件,要做到一字不错,必须多校对几遍才靠得住。借此拖延时间,以便记牢。
  此刻,以看戏为名在租界戏院秘密按头的刘绵和刘实正悄声交谈。刘绵告诉刘实,总参军务部根据蒋介石的指示,已电令郑州绥靖公署长官刘峙、武汉行营主任程潜近期向共产党部队发动进攻,并选择进攻大悟宣化店作为发动全面内战的引爆点。
  军情火急!正在宣化店一带集结休整的中原军区5万将士对国民党的阴毒计划可能还不甚明了。两人心急如焚.苦思冥想将情报送到中原解放区的可靠途径。

  在汉口交易横街一间简陋的屋子里,一位年轻人不停地用力推着油印机的滚筒,额头上沁着细密的汗珠。
  他叫陈枫,是在抗战胜利后由重庆派到武汉的中共地下党员。他懂英语,已在汉口美国新闻处图片部谋到了职业。
  这时,中共地下党员丁之翔敲门进来,告诉陈枫,有一位叫刘实的中共党员手上有国民党调动大军包围中原军区的绝密情报,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尽快送到中原军区司令部!
  丁之翔、陈枫和地下党员岳建中三人一起.商量如何才能找到中原部队。陈枫说:“我有一位在新四军工作过的老朋友曾经对我说,在应城一带有我们的部队。如果有人去闯一闯,就有可能找到部队。同他们联系上了,下一步就好办了。”岳建中、丁之翔表示赞成,岳主动请缨前往。
  陈枫建议岳建中装扮成美国新闻处图片部工作人员.由他负责开一张美国新闻处的“路条”,以到县里接洽放映电影和举办图片展览为由到应城去。岳建中把情报抄在一张薄纸上,用小油纸袋和香烟锡箔层层密封.然后将其钉在皮鞋后跟夹层里,又借了一套符合美国新闻处工作人员身份的西装,于第二天搭长途汽车出发。
  到了应城后,岳建中发现靠北面的岗哨越来越密,军警对路人的盘问也更加严格,于是判断中原军区部队驻地可能离此不远。
  岳建中向前走了40多里路,终于找到了中原军区的部队,一位专员接见了他。见到自己人,岳建中十分激动,交出国民党密谋进攻中原的情报,专员看后,深感事关重大,派一个交通排把情报送到中原军区司令部。
  岳建中在驻地住了一个多星期,得到了中原军区司令部的指示:情报非常重要,请岳立即回汉,继续做好工作。今后联络办法,可先留下联络地址,在新址未确定前,情报得直接送到宣化店中原军区司令部。
  为了打通宣化店的渠道,陈枫想到好友吴显忠。吴显忠是国民政府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湖北分署驻宣化店办事处主任,为人诚恳热情,办事认真,思想进步,且非常同情中原军区。陈枫找到吴显忠,提出由他送情报的事。吴显忠严肃地说:“我懂得这件事的重要,请你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中原军区负责接收救济物资的驻汉代表吴德峰就住在德明饭店,我可以商讨救济物资为由,直接找吴,把情报交给他。”
  陈枫当即将情报给吴显忠,吴当天就直闯德明饭店,将情报交给了吴德峰。吴德峰告之,下一步他将直接与陈枫联系。

    在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的汉口沿江大道上,行驶着一辆黑色的美国“顺风”牌小轿车。车内坐着陈枫和公开身份是“军调处执行小组中共方面联络参谋”的马寒冰。
  为了给马寒冰同陈枫见面创造条件,军调处执行小组中共代表、中原军区驻汉口办事处少将处长郑绍文,在岳飞街蜀珍餐厅宴请汉口美国领事馆和美国新闻处有关负责人,席间有意让马寒冰跟陈枫相识。
  接着,马寒冰以拜访美国新闻处处长,需要一些图片资料宣传品为由,直接到设在胜利街隆茂洋行的图片部找陈枫,并约他一起去见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的一位美国神父,从而“天衣无缝”地把陈枫接到“顺风”轿车里。
  马寒冰对陈枫说:“请你尽快转告岳建中,今晚8时到德明饭店东二楼XX号房间,吴德峰同志有事找他。”
  陈枫找到岳建中,并帮他借了一套西装、一家小报记者证和一副深度近视眼镜,让他装扮成记者。
  吴德峰询问情报的来源后,就情报的传递说:“由你们把情报直接送宣化店司令部不但困难大、危险大,而且也不一定及时,不如趁军调执行小组我方代表还在武汉期间,派马寒冰到美国新闻处图片部以索取图片宣传资料作掩护,找陈枫取回情报,然后由设在德明饭店的中原军区办事处电台以密码发往司令部。这样不仅迅速、及时,而且给国民党造成错觉,以为中共代表频频造访美国新闻处不过是想从中钻他们的空子,而不会一下子就怀疑到传递情报上去。”
  根据吴德峰的具体部署,有关国民党军队准备围攻中原军区的最新军事情报就由刘绵交给刘实,刘实交给岳建中,岳交给陈枫,最后由马寒冰取走。
  这些情报都是由岳建中用绘图钢笔抄在邮票大小的薄纸上,然后由陈枫卷起来塞进一支“红金”牌香烟里,混在“大前门”牌香烟之中,整齐地排列在特意买来的漂亮的烟盒内。马寒冰来访时,陈枫就抽出这支香烟递给他。这时若有陌生人在场.马寒冰点火抽了几口后说“口太干了,等一会再抽”,将烟捻熄放进烟盒里;若办公室内没有别人,他就直接将这支烟放进烟盒里。陈枫为了避免老是由自己递烟,他有时将情报插进火柴盒的夹层里,马寒冰抽烟时向陈枫借火,陈枫将这盒火柴递给他,马寒冰擦着一根火柴后,顺手将火柴盒装到口袋里。
  为了保护陈枫,马寒冰有时还同办公室的其他人员聊天.甚至直接拜访美国新闯处处长表示感谢,还抱怨宣传品种类太少以迷惑对方。
  这个情报传送链大约运转了一个月。国民党军队围攻中原的绝密情报经由这个传送链,源源不断地送到中原军区司令部。
  中原军区司令员李先念根据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以这些绝密情报为参考.作出主力从南北两路向西,其他在东西北线行动的分路突围、互相策应的具体部署,并在敌人预定于1946年6月30日发动总攻之前,指挥中原军区部队于6月26日夜出其不意地突破其苦心经营的包围圈。

Copyright @2014-2021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

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