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党史 >  往事回忆

任士舜:周恩来同志指挥我们战斗

发布日期: 2016-04-22 来源:

  一九四六年五月,正当国民党反动派阴谋向我中原部队发动全面进攻的时候,由于周恩来同志的积极斗争,美蒋代表被迫同意成立军调部第三十二执行小组,进驻中原军区司令部所在地宣化店监督停战。我是第三十二执行小组中共方面代表,曾经幸福地跟随周恩来副主席从武汉到宣化店,同美蒋代表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
  三十多年过去了,那一段难忘的经历却一直铭记在我的心头……

周恩来同志在宣化店

 
  一九四六年五月六日,阴沉的武汉,大雨滂沱。早上八点钟,以周恩来同志乘坐的吉普车为主导,三方代表、工作人员和新闻记者共六十余人,分乘四辆吉普车和两辆卡车,向宣化店进发。战后的公路坑坑洼洼,吉普车颠簸着缓缓向前。雨点拍打着车窗,荒芜的田野,饱经战祸的村庄,国民党为包围我军而修筑的密集的碉堡群,不时从车前掠过。周恩来同志身穿草绿色军呢制服,双臂交叉在胸前,靠在车后座上,凝神地望着战火中的中原大地。
  由于连日大雨,山洪暴发,滠水支流上涨的河水,冲断了公路上的桥梁,把通向河口、宣化店的公路拦腰切断了。
  吉普车、卡车在黄陂县的十棵松河岸边一辆一辆地停了下来。从抗日战争开始,直至一九四六年一月十日国共双方发布停战命令以前,这一带一直是新四军第五师的游击区,现在却成了国民党军队的防地。在这里,蒋方人员以为他们可以张牙舞爪,大显威风,立即找来当地的国民党乡、保长,大声吆喝道。“你们怎么让水把桥冲断了?快些想办法把汽车弄过河去,不然,当心你们的脑袋!
  乡、保长急得满头冒汗,四处找人。原来,农民见到穿黄军服的国民党军人,早都四散跑开了。约莫过了半个多小时,乡、保长跑回来,摇头叹气说:“一个人都找不到,我们实在没有办法。”这时,蒋方代表王天鸣到美方代表白鲁德面前咕噜了一阵,走到周恩来同志面前,做出无可奈何的样子说:“周先生,您看是否转回汉口,等水退了改日启程?”
  周恩来同志早就洞悉国民党反动派害怕到宣化店视察,他对王天鸣没有答理,却转身问我:“小任,你有办法吗?”他知道我原是黄陂县委书记,对这一带是熟悉的。
  “好,我找人!”我接受了任务,立即找当地群众,告诉他们党中央的周副主席来了,是到宣化店去的。大家听到这消息,竞相传告,首先是韩家楼子的,然后是其它湾子的人,从树林里出来,簇拥到周恩来同志身边,象欢迎亲人似的纷纷向他问好。雨后初晴,木兰山一派葱郁。周恩来同志面带笑容,亲切地问道:“乡亲们,我们要到宣化店和平谈判,你们有办法帮助我们过河吗?”
  “有办法!”人群中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大爹,围着汽车一打量,首先点名喊出了十来位身强力壮的彪形大汉,又派人到湾里拿来绳子、抬杠,然后,他组织大家把吉普车捆绑停当,打着赤脚,喊起号子,一辆、二辆、三辆、四辆,硬把吉普车都抬过了河。
  人民群众这种对待共产党同对待国民党截然不同的态度,使在场的一位美国记者十分惊讶。他举起照相机,一连拍下抬车过河的几个镜头,然后竖起大拇指,用中国话话说:“奇迹,奇迹!”
  当美蒋方面的人员被农民背过河后,周恩来同志这才迈着稳健的步子走向河边,乡亲们急忙跑过来争着背他。
  周恩来同志恳切地说:“乡亲们,你们为了争取和平,给予我们很大的支持,我很感谢你们。二万五千里长征,跋山涉水,是我们共产党的本领。今天,我不能再麻烦你们了。说着便由警卫员陪伴着,一步一步地淌进水中。河水越来越深,渐渐地淹齐他的腰部。浑浊的波涛在他胸前翻涌,他却微微含笑,镇定从容,终于安全地涉过河水,到达了彼岸。
  周恩来同志涉水渡河走了不远,因为滠水干流山洪更大,冲断大桥,当晚只好住在姚家大湾贫农雷绍忠的家里。
  周恩来同志非常关心群众疾苦,吃晚饭的时候,特地到厨房揭开锅盖,看这家人吃什么。当发现锅里全是野菜时,他喊警卫员把随身带的口粮倾入锅中,煮成野菜粥。和这家人同吃。雷绍忠感到过意不去,周恩来同志却笑着说:“我们是一家人,就应该同吃一锅粥啊!
  第二天山洪退了,我们发动姚家大湾的农民群众,把吉普车和卡车抬过滠水干流。当晚,在河口长途汽车站,周恩来同志和我都住在站长办公室里。虽然经过两天来跋山涉水的辛劳,他仍然神采奕奕,详细地向我了解中原地区情况,关切地询问新四军第五师几位领导同志的身体健康状况,了解我们在这一带的群众基础,听了我的详细汇报以后,他继续问。“我们一路经过的那座大山是木兰山吧?”我说:“是的。”
  周恩来同志感慨地说:“木兰山,是黄麻起义军转战的地方。又经过抗日战争,群众是拥护我们的。抬车过河这件事,足以说明人心的向背啰。”
  周恩来同志在房中踱着步子,煤油灯把他高大的身影映在墙上。他一边走着,一边向我分析形势,对我的工作作了详尽指示。周恩来同志说:“你原来作地方工作,打游击,现在,你的战场转移到谈判桌上来了,这也是战斗嘛。中央很关心五师和这一带的人民,我们要求和平转移,国民党方面始终阻挠。我们应该在谈判桌上揭穿国民党假和平真备战的阴谋,推迟内战全面爆发。但是,我们决不能寄希望于蒋介石发善心,我们的态度仍是建足于打!谈归谈,打归打,谈判决不能妨碍打仗,这是首要前提。你必须学会善于在谈判桌上同国民党打仗,懂吗? ”
  “我懂”这时已近午夜,我劝周恩来同志休息,他却叫我先睡。等我一觉醒来,他还在翻阅着文件、地图。这时,公鸡啼鸣了。
  五月八日上午,我们继续朝宣化店进发。明媚的阳光在大别山脉的层层山梁上抹上了一层金辉,山峦更加葱郁。我们很快到达了目的地。这时,锣鼓声声,鞭炮齐鸣,宣化店的人们都为周恩来同志的到来而欢欣鼓舞。周恩来同志下车走向欢迎的人群。李先念、王震等中原军区领导同志一一迎上前来,同周恩来同志亲切握手。
  宣化店是大别山区的一个小山镇,四周青山环抱,竹竿河从中流过。河的东岸,是宣化店大街,中原军区司令部设在那里;河的西岸,有一所中学,早年是“湖北会馆”,这时成了接待外宾的国际招待所,接待三方代表、工作人员和新闻记者。三十二执行小组的三方代表和工作人员一来,就都驻在这里。
  周恩来同志在宣化店一直逗留到第二天早上。他一下车,就亲切地接见中原军区党政军领导同志和战士,提醒大家肃清和平麻痹思想,立足于打,准备突围。并在谈判桌上,率领我方代表揭穿国民党假和平真备战的阴谋,英勇机智地同美蒋代表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迫使他们作出让步。九日上午,送别周恩来同志以后,中原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王震同志找我说:“周副主席很关心你,你一定要坚持针锋相对的斗争方针,决不能辜负周副主席的期望。今后既要随时请示,又要在策略允许的范围内独立思考。同美蒋代表打交道,不准泄露机密。不准暴露策略……”
  听着王震同志的叮嘱,想起周恩来同志的关怀,我激动地说道:“请相信我,一定完成党交给我的任务!”

Copyright @2014-2021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

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