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党史 >  往事回忆

张才千:转战大江南北

发布日期: 2016-04-25 来源:

  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的起点、震惊全国的中原突围,转瞬已是三十五周年了。我曾经参加这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战略行动,随后根据中原局的全面部署,率部转战于鄂西北、湘鄂边,与兵力上占绝对优势的蒋介石军队周旋于大江南北,最后返回豫皖苏解放区,历时一年,行程万里。胜利完成了党中央交给我们的牵制敌人的光荣任务。
  “创业艰难百战多”。每当我们回想起那弥漫的硝烟和滚滚的战火,那无比的艰辛和英勇的牺牲,内心就感到革命战士的自豪。光荣属于我们伟大的党、英雄的战士和人民,属于献出自己宝贵生命的先烈!
  (一)
  一九四六年六月下旬,我中原军区自宣化店地区向西突围的南路部队——一纵二、三旅和二纵十五旅的大部分,共万余人,冒着酷热伏雨,于七月一日在广水和花园之间的王家店一线冲破平汉路封锁线,十一日在宜城流水沟、垭口强渡襄河。一路上,敌军的堵截、追击和飞机的扫射全然落空。我军胜利突出重围,进入鄂西北地区。二十一日,我一纵在谷城石花街狠揍堵我去路的敌一八五旅五五三团等部,俘敌三百余人;八月中旬,又在房县冠木河附近歼敌十六旅一个营。遵照中央军委关于“在长江以北、襄河以西以南广大区域实行机动灵活之作战,各个歼灭敌人,发动民众,建立根据地”的指示,一纵于八月二十七日与先行突围到鄂西北地区的江汉军区部队会合于房县之上龛,建立了鄂西北军区,随即在鄂西北战略展开,先后建立五个军分区,配合全国战场,拖住数倍于我的敌人,坚持着艰苦而英勇的斗争。仅到十月份,即已歼敌三千二百余人。十月上旬以后,鄂西北根据地形势渐趋恶化,敌人趁我立足未稳,集中约十万兵力,对我进行疯狂“清剿”。它以老(河口)白(河)公路为依托,由北、西北向南、东南不断压缩,不仅卡断我鄂西北与陕南我军的联系以及入川通道,而且逐步把我军主力从地势险峻的竹(山)、竹(溪)及白河地区、武当山与南河地区挤压出来。到一九四七年元月,整个鄂西北只剩下第四军分区的南(漳)荆(门)当(阳)远(安)这唯一的一小块根据地了。
  当时,我是鄂西北军区参谋长兼第四军分区司令员,一直带着勇猛顽强的四团(原八路军冀鲁豫水西八团)及军分区机关,主要在南漳南部及荆当远边一带活动,打击土顽,策应军区与兄弟军分区的反“清剿”斗争。
  我军区首脑机关及部分主力从武当山突围出来,在房县以西的中坝和保康的康家山战斗中,又连遭严重损失。一九四七年元月底,正当他们向荆当远靠拢时,敌军尾追不舍,实行所谓全面“清剿”,妄图“聚歼”我主力于荆当远。 二月初,在远安东北地区,军区与我部会合。整个军区主力大部分集中于此。荆当远、宜(城)南(漳)、宜(城)保(康)等县委及地方部队也来了。二月四日,在老观窝,鄂西北区党委举行了一次重要的会议,分析了斗争形势,及时正确地作出新的突围转移(转大圈子)与坚持斗争的决策和部署。区党委指出:我党中央对中原突围及我们坚持鄂西北游击战争,牵制住大量敌人,给予了很高评价。我们根据全党全军的战略需要,忍受艰苦,拚它个敌死我活,是出于高度的革命自觉。就全国军事形势来说,越来越向有利于人民的方向发展。敌人的全面进攻业已失败,至元月已经在全国战场输掉五十六个旅的正规军,现正企图拼凑兵力转入重点进攻,作最后挣扎。鄂西北的敌人迫不及待地寻找我军决战,就是妄图“聚歼”我军之后,抽身投入其他战场。为此,我们的任务,是要继续保存自己,牵制住敌人。可是,我们部队粮食、被服、医疗等基本供应都极感困难。我军头年伏天单衣进入山大人稀、地瘠民贫的鄂西北,入冬以来,天寒地冻。大部分战士、干部仍单衣赤足,日夜行军,常常吃不上饭,睡不好觉,极度疲惫,体质逐渐下降。敌人借现代化通讯手段和交通工具之助,对我军紧跟紧逼;我军弹药很少,不利于作战,更需避免决战。
  区党委认为:“目前鄂西北已到非常严重紧急的关头,顽敌集中兵力围剿,破坏了我们全部地方工作与部队部署。估计敌人(将)由集中追剿进至分散驻剿。为打击土顽,使我武装部队与地方工作更易于立足,若不立即转变对策,有被各个击破的危险。今后对敌斗争,为保存有生力量,寻虚拉长引诱打击敌人,决定各分区以三分之一的兵力掩护地方工作,坚持基地,转小圈子;集中三分之二的兵力游击,坚决打击土顽与分散之正规顽,转大圈子。……”
  根据中央、中原局关于以保存革命力量为原则,主力可以在襄、河两岸、长江南北广大地区灵活机动打击敌人的指示精神,区党委决定:军区主力转移到外线作战,以争取战争主动权;即我率领之军区机关及警卫部队和四团(一千二百余入),军区副司令员刘昌义同志率领之七团(七百余人),二军分区司令员杨秀坤、政委刘健挺两同志率领之五团(八百余人),这三支主力出去转大圈子;而我可相机过江到湘鄂边去,会合元月份已从江汉地区过江的李人林支队,寻找传闻中的一支民变武装,军区副司令员罗厚福同志率领之原江汉警卫团六、七百人,化整为零地分散游击于南保、荆当远地区。军区司令员王树声等,经区党委报请中央批准转移回华北。
  我率领一千二百余人的军区主力,怀着要相机打过长江去的决心,与新十三旅、一八五旅、一九九旅各一部分及地方保安团的“合围”敌军又兜了几天圈子。但是很难摆脱它。最后,连荆当远根据地的大部分地区也被占领,我军几无回旋余地。形势强逼我们采取断然行动,把敌人吸引调动南下,以保存有生力量,配合东北、华北,华东、西北解放战场的斗争。我们作为指挥员,受到党的委托和同志们的信赖,甚感担子沉重。但是,每当想到党中央、毛主席的正确领导和亲切关怀,想到我们衣衫褴褛、须发蓬松、黝黑精瘦的年轻指战员们,疲惫地爬大山、涉急流,枪声—响,似猛虎下山,一以当十,英勇地投入战斗的情景;想到广大人民群众对我军的爱护和热情支援,我们心中总是十分感动,浑身充满信心和力量。为了革命力量的生存和胜利,我们要按党中央指示,十分注意政策,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紧紧依靠人民,并且充分发挥军事指挥艺术,尽可能地不犯或少犯战术上的错误,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最大限度地发挥游击战争的主动性、灵活性和计划性,去夺取进攻的主动权。
  渡江!毅然决然把主力拉过长江去!——在鄂西北当时斗争形势下,主动权的获得,全在此一举。

Copyright @2014-2021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

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