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故事集锦

刘少奇安源二三事

2018/09/11

刘娟玲

  安源大罢工胜利后,刘少奇在安源工作近3年时间。其间,刘少奇严于律己、廉洁奉公的事迹在安源工人中广为流传。
  1923年8月,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换届选举,刘少奇当选为俱乐部总主任。工人代表建议刘少奇每月拿200元银洋的生活费,刘少奇不假思索地回答:“只要15元,我是工人代表,不能和资本家比呀。”
  为什么刘少奇会提出只要15元呢?原来,大罢工胜利后,为了不让俱乐部的领导者享受超出工人生活水平的任何特权和津贴,刘少奇主持召开了俱乐部干事会议,决定:“驻部职员生活费每人每月15元……本部派员出差,除路费外,每日伙食费8角;消费合作社之总经理及经理之生活费,每人每月15元。”与工人同甘共苦,刘少奇率先垂范。然而,工人的心愿是真诚而强烈的,甚至有人议论是不是因为钱少了,于是大家提出来再加100元。刘少奇意识到大家可能误会了,就利用各种会议向工人讲道理。
  据当时俱乐部会计股的财务报告记载,刘少奇从1922年9月至1923年10月共14个月中合计支出银洋199元,平均每月还不到15元,同工人保持相同的水平。
  刘少奇有吸烟的嗜好。为了安源路矿一万多工人的利益,他常常通宵达旦地工作,靠着烟卷度过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夜晚,烟的消耗量比较大。可他15元的月薪,除去其他生活开支,买烟的钱所剩无几,一到月底就成了“烟荒”期。可他从不要求提前领薪,更不会要求加薪,只是熬着不抽。长此以往,刘少奇养成了一个习惯:平时吸剩下的烟头从来舍不得扔,实在想抽烟的时候,就把烟头剥开,把剩下的烟丝用纸卷成“大炮筒”抽。
  保卫员张明生实在看不过去了,便瞒着刘少奇提早给他领了薪金。刘少奇一看没到发薪的日子,便严肃地问:“这钱是哪里来的?”张明生只好说实话:“我看你没烟抽实在难受,所以提早……”话还没说完,刘少奇便打断了他,说:“不行!薪金发放的时间是主任团决定的,我们大家都要遵守。谁都不能违反制度!你看,我这不是一样的吸吗?”说完,便举起自卷的“大炮筒”吸起来。
  刘少奇的言行深深感动了张明生,饱立刻就把钱退了回去,以后再没提前领过。每到月底,他就自己掏钱为刘少奇多买点儿烟,还不能明着给,只能时不时偷着往刘少奇的烟盒里塞上几支,帮他熬过“烟荒”。
  有一天,刘少奇要到萍乡县衙门去办事,张明生自作主张地想了个“好主意”。原来,张明生特别好面子,他想,刘少奇代表我们一万多工人,可不能在县衙的人面前丢面子。再说俱乐部离县衙有十几里地,要是走着去也太辛苦了。于是,他找了顶轿子,又请了几个工人,准备抬轿子送刘少奇。
  早饭后,刘少奇收拾好公文,刚刚走出大门,便看到了门口的轿子。他奇怪地问:“一大早地,这是哪位老爷来了?”张明生忙笑着说:“谁也没有来,这是我给你准备的!”刘少奇一听,脸色马上就变了。他和气地对抬轿子的工人说:“辛苦你们了!我们俱乐部的人和你们一样,走惯了路。还是麻烦你们把轿子抬回去吧。”工人们只好又抬着轿子走了。不等张明生回过神来,刘少奇就大步流星地上路了。
  (摘自《湘潮》2009年03期)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