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研究文章

试论黄麻起义对探索中国革命胜利之路的伟大贡献

2017/11/02

汪季石 魏丹

  黄麻起义是土地革命时期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爆发在长江以北地区的第一次大规模的农民武装起义,它同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一道成为中共党史上四次著名的武装革命运动,但至今它的历史地位没有得到应有的肯定。故此,下文将从三个方面论述黄麻起义在中共党史上的伟大贡献,以赢得更多的史学同仁对黄麻起义研究的重视,从而达到深入全面系统地研究黄麻起义,给它以公正的史学地位的目的。

  一、黄麻起义是将土地革命、武装斗争和政权建设三者紧密结合并取得成功的一次伟大尝试
  1927年,国民党蒋介石、汪精卫反动集团相继公开叛变革命,在“宁可枉杀千人,不可使一人漏网”的反革命口号下,汪精卫集团在武汉对中国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进行血腥屠杀。面临严重的白色恐怖,黄麻地区党组织内部除少部分因革命意志薄弱、对革命丧失信心而动摇脱党者外,大批坚定的共产党人,如黄安的郑位三、曹学楷、戴季英、戴克敏、吴焕先、陈定侯、汪奠川、戴季伦、高建斗、王秀松、程绍续、徐明人、郑友梅、吴先筹、江竹青、秦绍勤、郑行瑞等,麻城的蔡济璜、刘文蔚、刘象明、王幼安、王树声、徐子清、徐其虚、桂步蟾、王宏学等,不顾国民党反动派强令各地“农民运动立即停止”、“农民自卫军交出武装”的叫嚣,仍然继续在本地坚持革命斗争,形成了黄麻地区党组织的新的领导核心和中坚力量。但他们对大革命失败后中国革命的道路究竟如何走的问题,一时感到困惑、迷茫。党的“八七”会议则为党的各级组织和广大工农群众指明了新的方向。但由于白色恐怖严重,当时黄、麻县委与湖北省委一度失去联系,“八七”会议的精神和省委的秋收暴动计划未能及时传达到黄麻地区。8月下旬,国民党湖北省党部电告黄安派八九人去武汉参加改组。黄安县委获悉后开会讨论,决定趁此机会派郑位三、陈定侯、程翰香等九人去武汉,其中少数人去应付改组,其余的人去寻找上级党的组织。他们终于同已转入地下进行秘密活动的省委取得了联系。省委书记罗亦农详细了解了黄安情况后,全面分析了国内局势,传达了党的“八七”会议精神,指出:现在,资产阶级彻底叛变了,小资产阶级动摇不定,为了继续革命,党决定发动两湖“秋收暴动”,以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罗亦农还拿出两份党中央通告,让他们看鄂南秋收暴动计划,并要他们立刻返回黄安,参照鄂南的计划,组织暴动。9月中旬,郑位三、陈定侯等主要干部返回黄安,立即在七里坪文吕宫召开会议,参加会议的有:郑位三、曹学楷、戴克敏、吴焕先、戴季英、陈定侯、吴先筹、高建斗等。会上传达并讨论了“八七”会议的精神及省委关于“秋收暴动”的指示。决定抛弃已经变成主要敌人的国民党的旗帜,公开打起共产党的旗帜干革命。有个别同志出,“只有这几十条枪,打起红旗经不住敌人两个团”的打击。针对这种疑虑,会议展开了严肃认真的讨论,最后统一了思想,坚定地认为有马列主义作指导,有党的领导、人民的支援,只要长期不懈地奋斗,革命一定会胜利,打起了红旗就一定能够存在下去。与此同时,曾任罗田县委书记的李济棠(李梯云,麻城人)也在武汉同省委取得了联系。他奉命于9月下旬返回麻城,在邱家畈召开会议,传达了“八七”会议的精神和省委关于麻黄区工作方针的指示。参加会议的主要有蔡济璜、刘文蔚、王树声、廖荣坤等20多人,会议决定与黄安共同行动。会后,大家分散到各区,利用“防务会”,以祠堂、庙宇为集结点,打刀造枪,掀起了捕杀土豪劣绅的斗争热潮。
  遵照“八七”会议的精神和省委的指示,从9月26日起,黄安、麻城两县的党组织均派干部到各区发动农民。黄安的七里、紫云两区分别组织起数万群众,他们利用各级防务会,纷纷揭竿而起,举行了大大小小三四十起捕杀土豪劣绅的暴动。如程绍续率黄安熊家嘴附近300余农民捉拿了檀树乡所有的土豪劣绅,然后根据罪恶大小分别予以处决或罚款,罚款等所得项用来制造刀枪;七里坪工会负责人秦绍勤、郑行瑞率众击毙了七里坪的土豪兼商会会长李业阶;吴焕先、徐朋人、曹学楷等在箭厂河等地召集万人大会举行暴动;蔡济璜、王树声、刘文蔚等在乘马岗、杨家坎、冷水坳、邱家畈、大河铺一带和顺河集、林家山、北风嘴一带,分别召集数千人的群众大会举行暴动,镇压了大土豪张继全、邱麻子等;徐述凤率林店、朝阳店、垸店农民,捉拿了大土豪王仕学;邓天文等率西张店一带两千余农民捉捕了大土豪王润先。在这些斗争中,普遍没收了土豪地主的财产,麻城还开始分酡了土地。这就是人们习惯上所说的“九月暴动”,其势迅猛异常,表现了广大人民群众同仇敌忾、英勇斗争的革命精神。
  当然,我们也必须看到,这次暴动以打土豪、分浮财为主要目标,是分散进行的,并未能在斗争中正式建立革命军队和革命政权,不可避免地仍带有大革命时期那种“着重于民众运动”的某些特征。因而,当国民党三十军魏益三部的进攻与镇压一到来,一时轰轰烈烈的群众性暴动就必然被迫停止。但是,“九月暴动”仍然有不可抹杀的历史意义。它在长江以北大别山地区第一次打起了共产党的旗帜,在党的独立领导下实行了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方针,坚决反抗国民党反动派,揭开了黄麻起义的序幕。它一方面发动、组织、武装了以农民为主体的广大民众,给黄安七里、紫云、和麻城乘马、顺河等地区的土豪劣绅及其反动武装与封建政权以毁灭性的打击,摧毁了乡村封建统治的政治基础,为更大规模的工农武装起义扫清了障碍;一方面在实际斗争中锻炼了大批优秀共产党人的骨干力量,尤其教育了共产党员和广大民众,使他们认识到土地革命同建立正式革命军队和革命政权相结合的重要性,为进一步更大规模的武装起义作了思想的上准备。
  “九月暴动”后,黄麻党组织在“以革命继续革命,以革命发展革命”的口号下,把黄麻北部作为大本营,继续坚持革命斗争。鉴于黄麻地区保存有相当数量的革命武装,并打下了很好的群众基础,中共湖北省委针对“九月暴动”的不足之处,于10月中旬又指示黄麻党组织,继续强调土地革命的意义,明确提出尽可能攻占县城,但“主要的斗争方法为游击战争”,应“组织许多农民游击队”建立农民政权;如攻城失败,即在四乡普遍实行游击战争,分配土地,“造成割剧局面”。与此同时,省委得悉黄麻地区的暴动已经开始,就派符向一巡视该区。后又派刘镇一、黄赤光、吴光浩、王志仁等前往黄麻地区,以加强党组织的领导力量。 11月3日,相继到达黄安的符向一、刘镇一等,在七里坪文吕宫第二高等小学召开了黄麻两县党团活动分子会议,再次传达了“八七”会议的精神,并总结了鄂南暴动和“九月暴动”的经验教训。会议决定:“巩固工农运动,发展组织,改造黄麻党团,把握自卫军,并加紧训练。以黄安之潘家河、阮家店、箭厂河、程卜畈等地义勇队和麻城之乘马岗、顺河集的农民为主要依靠,加紧反豪绅地主,没收财产,加强义勇队办事处的工作。动员第二高小的学生到农村去发动群众。党团机关设七里坪,省代表留七里坪。麻城工作归黄安领导,计划打成一片,暴动日期再定。”为统一领导黄麻特区党的工作和武装起义,会议遵照省委的指示,正式成立了以符向一为书记的中共黄麻特区特委和以刘镇一为主要负责人的鄂东革命委员会。同时,还改组、加强了两县县委,由王志仁、蔡济璜分任县委书记。
  这时,黄麻边区的一大批负责干部对党独立领导广大工农群众进行武装斗争,建立政权,分配土地这一地区革命战争时期革命的基本内容有了较明确的认识,纷纷下至各区进一步发动、组织、武装群众。如黄安的曹学楷、戴克敏、戴季英、吴焕先、陈定侯、郑友梅、王秀松等分别到七里、紫云、城区、桃花、高桥等区;麻城的蔡济璜、刘文蔚、徐其虚、王树声等到乘马、顺河等地区发动群众。
  11月10日,敌三十军魏益三部一个营由黄安城进犯七里坪。黄麻两县县委决定,由麻城调一部分快枪,帮助黄安农民自卫军去七里坪,缴该营的枪。当天晚上,自卫军出发抵观音阁(离七里坪10里)。因马夫走漏消息,敌军有了准备,一面派人赴县城求援,一面开南门逃走。11日,两县党组织率农民自卫军进驻七里坪,肃清了当地反动势力。农民群众第一次进攻敌军,看出了敌人的软弱,认识到了自己的力量,革命勇气倍增,坚定了胜利的信心。他们当即在七里坪召开了两万多人的庆祝大会,会后举行了游行示威。接着,黄麻特委又在文昌宫召开第二次会议,会议认为武装暴动的时机已成熟,决定夺取黄安县城;并成立了黄麻暴动行动指挥部,由潘忠汝、吴光浩、戴季英、曹学楷、戴克敏、吴焕先、刘文蔚等组成,潘忠汝为总指挥,吴光浩为副总指挥。11月13日,黄麻特委调集黄麻两县农民自卫军和来自七里、紫云、乘马、顺河等区共1000余人的精悍义勇队组成的攻城部队,在成千上万的群众的配合与支援下,于13日晚从七里坪出发,次日凌晨4时,一举攻入黄安城,歼灭了国民党县政府警备队,摧毁了反动县政权,活捉了反动县长及其他贪官污吏、土豪劣绅等共18人。李先念、詹才芳、王树声、陈再道亦分别率领群众武装参加了暴动。 18日,在黄安城南门外校场岗召开万人大会,宣布成立黄安县农民政府,由曹学楷、程绍续等九位委员组成,曹学楷为主席。黄安农民政府是黄麻地区历史上第一个工农民主政权,同时也是土地革命时期湖北地区最早建立的工农民主政权。
  继农民政府成立之后,黄麻特委又将参加暴动的黄麻两县农民自卫军改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鄂东军,黄安自卫军为第一路,麻城自卫军为第二路。奉黄陂县委指示,由徐海东率领的一支有七条步枪的黄陂农民自卫军,在配合暴动后,也编入了工农革命军。这样,全军共300余人。潘忠汝为鄂东军总指挥,吴光浩、刘光烈为副总指挥,潘忠汝兼第一路司令,吴光浩兼第二路司令,戴克敏为鄂东军党代表兼第一路党代表,刘文蔚为第二路党代表,汪奠川任总谋长。
  至此,黄麻起义赢得了前期的巨大成功。黄安农民政府和鄂东军成立后,当即颁布了以实行土地革命,推翻地主阶级统治,反对帝国主义,打倒蒋介石等为主要内容的施政纲领。起义不仅取得了攻克黄安城的胜利,更重要的是建立了正式军队和革命政权,开始把土地革命同武装斗争、建立革命政权结合起来。这表明黄麻地区党组织对于寻求新的中国革命道路,在实践上已经胜利地实现了由大革命时期的坚持国共合作、着重于民众运动向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独立领导开展武装斗争和建立革命政权的重大转变,从而把这一地区的革命斗争推进到一个新阶段。黄麻地区革命群众在党组织的领导下,从“九月暴动”到攻打黄安城的战斗实践,证明了党的“八七”会议精神的正确性,是将土地革命、武装斗争和政权建设三者紧密结合并取得成功的尝试。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