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纪念文章

张体学在通城

2015/12/14

  张体学同志已经离开我们很久了。生前,他多次来通城视察工作,特别是在国民经济三年困难时期,他不畏劳累,跋山涉水,深入社队,走村串户,调查农村情况,了解群众疾苦,他那可贵的精神和崇高的品德,给了我们难忘的印象和深刻的教育,他的许多动人事迹,至今仍然历历在目,记忆犹新。通城人民无时不在怀念我们的好省长——张体学同志。


  “不要怕社员的缸缸罐罐装满了”
  1959年的夏天,田野的禾苗一片碧绿,象滔滔海洋。一辆帆布蓬吉普车在通临公路上飞驰,车子来到湘鄂交界的北港人民公社永久大队大界生产队停住了,车上下来五个人,领头的就是张体学同志,他穿着一身褪了色的兰中山装。
  “这是两湖的分水岭吧?”张体学同志问。
  站在旁边的县委书记老林回答说:“是的,我们这边叫永久大队大界生产队,那边是詹桥人民公社的灵官庙生产队。”
  “据说前朝通城有个武举人,肩了一块八百斤的大石头做界牌,是吗?”
  “界牌早已不见。”公社书记老吴解释。
  “留着也无妨嘛。那是历史。”一行人一边走一边议论,来到大界大屋塘边,塘前山脚下有个老头子在挖地,张体学同志走上前停住脚步问:“老人家,挖地呀?”
  挖地的老人一眼看见了公社的老吴,神色有些慌张,不知怎么回答好,“空着可惜。我把它挖出来……”
  “空着是可惜呀,挖出来种点杂粮,种点瓜菜很好。”张体学同志指着房前屋后一些零星空地对老林说:“这些地方都可以让社员利用起来,寸土必争,见缝插针嘛!”说着拿起一块断砖头坐在塘堤上,这时,挖地的老头见他说话很合自己的心意,解除了顾虑,走过来,屋里的社员看见老头子走过来,也都围拢看热闹了。
  “你们都分了自留地吗?”张体学同志问周围的社员。
  “分了一点。”一个社员回答。人群中走出一位中年妇女,手里牵着一个啃糠粑的孩子,她插嘴说:“分是分了一点,做胡椒不辣,做盐不咸,量来量去,只剩下巴掌大一块。”她指着一座大坟说:“我一家七口,就是夹在坟中间的一小块,还说多了。”
  “多了!多了一点也不要紧嘛,反正没有给外国人。”张体学同志恳切地说:“社员按规定分的自留地,任何人无权归公,你们在自留地上和房前屋后零星土地上种的作物,栽的树木,都归你们自己所有。你们把零星空地控出来种的作物也归你们所有。”转身对老林和老吴说:“我看要规定几条,自留地要按政策给足,不归公,多一点不收回,不征购,不计入分配产量,不顶口粮。”这一说,社员个个眉开眼笑,老林和老吴连连点头。
  这时,在场的社员都活跃起来了,你一言我一语,滔滔不绝。张体学同志站起来向公路上走去,社员纷纷跟在后面,一阵风吹来,老林的草帽被刮到水里,老大爷连忙用锄头勾起来,张体学同志递给老林,说:“草帽掉了可以捡起来,人饿死了可不能还生呀!”他赶上前去拍着老吴的肩膀说:“我们不能空着地皮,饿着肚皮,不能眼看孩子吃糠粑粑,跟大人受苦呀!”
  “难哪!”老吴叹气。
  “人是活的,要想办法救救眼前,不要把社员的手脚捆死了,要给他们点小自由,家有社有,国才有,不要怕社员的缸缸罐罐装满了,不要怕社员富足了,共产党搞革命,就是要让群众吃饱、穿暖,过好日子……”
  迎面一阵风吹来,老吴退了一步,张体学同志连忙扶住:“走,吹不倒的,后面还有群众顶着。”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