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党史 >  历史故事

王树声指挥我们突围过襄河

发布日期: 2016-04-25 来源:

张来福

   1946年6月26日晚上,我中原军区部队6万余人奉命按照党中央预先批准的计划,分路突围。李先念、郑位三、陈少敏等率中原局、中原军区机关和第二纵队十三旅、十五旅四十五团,为北路之一支,从花园以北的柳林车站突破平汉路;王震、王首道等率三五九旅和干部旅,为北路的另一支,从李家寨突破平汉路,我们南路主力部队由第一纵队的二、三旅、第二纵队十五旅的两个团(缺四十五团)组成,在王树声的率领下,于6月25日晚从河南光山县境内的泼皮河出发,以秘密、神速、巧妙的行动,经大悟、绕广水,隐蔽南进。于6月30日黄昏前突然出现在平汉路上的王家店、花园一线。7月11日到达宜城县境内的流水沟、雅口地区。部队决定从这里强渡襄河。

 战地会议

  太阳已经落山了,纵队司令部通知团以上干部到指挥所召开紧急会议。我是第一纵队第二旅旅直宣传队的小通信员,跟随首长来到纵队指挥所。滔滔汉水,涌起激浪,在怒吼,在翻腾。连日的暴雨又给这匹脱了缰的野马增添了几分蛮气,一排排浊浪,在河中搅起一个接一个的漩涡。
  来到开会地点,我和其他首长的警卫员、通信员们一起守护在指挥所的门口,注视着屋内的动静。屋内几盏小油灯闪着光亮,不时地眨着眼睛。王树声司令员摊开地图仔细地察看着:他在选择渡口和对岸登陆的地方。这时,整个屋子里异常寂静。
  数分钟后,王司令员用红色铅笔在地图上点了两个点。转过身来坚定地对大家说:“渡口就在流水沟、雅口一线,登陆场就在对岸的转头湾(即转斗湾)。我们决心从这里强渡过去。”
  “司令员,先头部队派人沿河上下找了好几里路,一只船也没有找到。”这时,参谋长熊心乐(又名熊伯滔)进来报告说,“根据群众反映,敌人把船只全部搞走了。”
  “哦?”王司令员放下地图,在小屋里来回踱步。他语气沉重地说:
  “现在汉江(襄河)涨水,根本无法徒涉。一万多人,没有渡河器材,问题就严重了!”参谋长熊心乐补充说:“敌情也越来越严重。据侦察,河对岸敌七十五军十六师正在构筑工事,在我们后边,敌人第六师和整编第十师也追上来了。敌人前堵后追,看样子想夹击我们……”。
  “必须千方百计地搞到船!”王司令员坚定地对熊参谋长说:“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去完成!”
  “好!”熊参谋长二话没说就出了门。
  这时,参加会议的首长们全部到齐了。他们把小小的屋子挤得满满的。还有几位首长没有挤进去,就在我们站着的门口坐下了。首长们紧张而又热烈地研究战斗方案。
  “我们突破了汉江,才算突破了敌人对我中原军区部队部署的大包围圈,才算是由战略坚持,进入战略转移,在转移中牵制敌人。这个任务必须明确。”王树声司令员说着,习惯地扒拉了一下桌子上的地图,接着说:“我们决心下定,就是强渡汉江!渡口就在流水沟、雅口一线,登陆场就在河对岸岛口、转头湾一线。冲过去!要破釜沉舟、背水一战。”说到这里,王司令员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转头湾这个名字不吉利呀!但我们是共产党人,不信迷信,不搞卜卦算命。我们一定要叫转头湾不转头!大家意见看怎么样?”说完,把手中的铅笔往地图上一掷,哈哈笑了起来。正在这时,参谋长熊心乐跑进来报告说:“司令员,我们从小河沟里找到了六只船。”大家一听,高兴极了。
  “六只船……一万多人……”王司令员来回走动,自言自语地说。为了安定大家的情绪,他又面带笑容地对大家说:“同志们,我们现在有六只船,比没有船要强得多。看来,目前想找到大批船只是不可能的了。”说到这里,他提高了嗓门,“当年,中央红军强渡大渡河,只有一只船,也冲破了天险。我们今天有六只船,比当年强多了。一定要冲过去!”
  “事不宜迟,越快越好。”王司令员说着来回走动了几步,在二旅旅长张才千面前停了下来。他用征求意见的口气说:“我的意见是让二○四(二旅四团简称)先过,把对岸转头湾的敌人用刺刀赶出阵地,控制登陆场。七团跟在你们后面,八团和九团留下来阻击后边尾追上来的敌人。你看怎么样?”
  张才千旅长当即表示:“请首长放心,我们坚决完成任务!”
  王司令员继续说道:“八团和九团要顶住6倍于我的敌人。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决不能让敌人向渡口靠近一步。其余部队依次分批过河。看大家还有什么意见?”
  八团和九团的首长向纵队首长表示:“就是打到只剩下一人一枪,战到一兵一卒,也不让敌人向渡口靠近一步!”最后,王司令员说:“那好吧!会议就开到这里,大家分头准备,立即行动。”
  会议结束后,王树声司令员走到九团团长闵学胜和八团政委戴克明面前,亲切地和他们握手,说:“你们的担子很重啊!3000余人要顶住6倍于我的敌人的进攻,可真是个泰山压顶的事啊!”闵学胜、戴克明二位首长再次向王司令员表示说:“请纵队首长放心。为了新中国的早日诞生,我们敢于压倒一切敌人,在我们面前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好了,好了,快回去准备吧!”王司令员打断了他俩的话。

Copyright @2014-2021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

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