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记忆拾贝

我在新四军洪山公学的学习生活

2017/12/12

刘  霞讲述  孙四维整理

  因为家庭贫困,从7岁起我就被迫在郑老爷家当了丫头,带他小儿子,做家务,听使唤,吃的是他家用来喂猪狗的残菜剩饭,动不动就遭一顿毒打。因为不甘心受折磨,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1941年秋,刚步入15岁的我,壮着胆子,偷偷地找到新四军天汉指挥部报名参军了。先安排到汉川汈汊湖新四军部队被服厂李安大姐那里做工,没过多久调到榔头乡协助浦云香大姐做儿童团工作。年底的时候部队转移,安排我到政治部跟夏菲主任当勤务。 因为我年龄小身体弱又是文盲,做不了这工作,在夏菲主任的关心和几位大姐的帮助下,组织上决定送我到洪山公学学习。
  洪山公学成立于1940年,我是1942年元月入校的,同时入校的还有王群、黄正堂、刘春英、欧阳昭、童红影等待10个小伙伴。下半年又收了一批勤务员、司号员、通信员和干部子女。因为人数增多,年龄和文化程度差别大,学校成立了中学部和小学部。为安全起见,学校迁至在京山县小花岭司令部不远处的一个小山村里。新四军办学,当时是为培养部队急需要人才,受到敌人的严重干扰,没有固定的校舍、宿舍、教室,住在农民家的土坯房、茅草棚里,利用竹园、树林空地、空屋、祠堂、庙宇上课。没有课桌凳,用学生自己的背包作凳,木板架起来当课桌,门板代黑板,泥土块木炭当粉笔。教师学生都和战士同等对待,享受供给制,过军事化生活。每天早晨起床出早操、爬山,早餐后学文化、军训。下午劳动,砍枯树枝、扫松树叶子、割草、挑野菜。晚餐后文娱活动,夜晚轮流站岗放哨。小学部由老师和学生自治会干部领导,活动安排由值日生负责组织实施。每个星期天不等天亮,出发到八字门背米,用自己的裤子当米袋。
  小学部主任是左群大姐,她长期有病,由一名姓邓的女文化教员代课。课本是油印或手抄《抗日三字经》,至今我还记得这样几句“中国人,四万万。要团结、要抗战。不团结、难保国。不抗战、不能活。”识字教学要求“四会”,会认、会写、会讲、会用。没有笔墨纸,就用树枝在地上画。政治课主要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讲日本侵略中国的罪行,讲团结抗日的重要,讲打土豪分田地,救穷人脱苦难。军事课由边区机关警卫连的连长负责任教,教学立正稍息,步伐列队,紧急集合,瞄准射击。音乐课学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团结就是力量》等。我们的校训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当时的环境虽然很艰苦,师生都觉得很有意义,没有一个人有想家。
  1943年3月8日,边区党委机关召开国际妇女劳动节纪念大会,洪山公学的女生都参加,听陈少敏校长的报告。会场站满了人,我们小学部的女生个子小,挤不进去,被校长看见了,吩咐江仲华大姐把我们引进会场内,在陈校长的一张半圆形报告桌旁边坐下。我高兴极了,用激动神奇的眼光看着敬爱的校长大姐,认真听她报告。她讲妇女运动的意义,是为争取男女平等,促进妇女团结,争取解放。她说:“中国人民的解放离不开妇女半边天的作用,没有妇女半边天参加,中国革命就难以取得胜利。”她还说,豫鄂边区党委十分重视妇女工作,要大力培养妇女干部,广泛建立妇女抗日救国会组织,促进男女平等和自由。她号召妇女行动起来,跟男子一样参军、参政。她说:“男人能做到的事,我们女人同样能做好。一样能站岗、放哨、拿枪打敌人;一样能参加救护伤病员、优属劳军、锄奸除恶。”报告中大姐对新选拔到领导岗位上的女县委书记、女区委书记、女区长、机关女处长、女科长、女协理员、女指导员、女院长、女校长的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鼓励她们好好工作,在艰苦的环境中锻炼自己,增长才干,敢扛大梁,勇挑重担。同时也批评了极少数女同志与领导干部结婚后,不思进步,怕苦怕累,好逸恶劳,行军骑丈夫的马。她要求新四军所有的女同志树立“自尊、自重、自强、自力”的信心,严格要求自己,不要掉队,不要落伍。大姐的讲话有情有理,会场上鸦雀无声,给每个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大姐的讲话在我脑子里引起了共鸣,因为我与大姐有相同的贫困家庭、相同苦难童年,大姐走的路正是我要走的路。我默默的以老大姐为榜样,牢记她妇女要“自尊、自重、自强、自力、”教导,决心当个强者,认真学习文化、学习军事、爱劳动、守纪律,做一个合格的女战士。
  五月以后,小花岭的形势紧张了,国民党第五战区发动“反共围剿”,蒋介石派军队进攻豫鄂边区,清剿新四军。边区党政军民动员起来,准备打人民战争,上级决定,洪山公学跟随机关转移到大悟山。经过认真研究,教育处决定中学部转移到黄冈,小学部到转移到黄陂。小学部男女学生二十多人,在教师和学生自治会干部带队,从京山小花岭出发,穿越天门县皂市镇日伪军驻点,沿天(门)皂(市)公路,向天门县与汉川县边界的垌冢镇前进,先到汈汊湖区新四军根据地杨业陂暂住一段时间。学生住在当地新四军民船队的船上,由小学部派事务员和炊士员管理生活,在村里借用民房集中起火进餐。群众生活困难,师生生活就更艰苦了,吃的是麦米饭、菱角、野菜、白水煮鱼。住宿民船上,天气热,没蚊帐,蚊虫多,下水洗澡蚂蝗叮咬,同学们没有一人叫苦。我过去当过丫头,比起来并不感觉苦。老师问我“是否吃得消?” 我说:“新四军就是我的家在,公学就是我的家,再苦也能吃得消”。
  有一天,小学部在虾子沟一个湾子里听村民诉苦,侦察员回来报告说:“鬼子清乡扫荡来了,赶快转移!”话声一落,民船队驾船过来了,组织师生全部上船,到芦苇垱荫蔽。我们的船刚进大湖,日本鬼子一辆快艇冲过来了。我毫不畏惧,不顾死活,勇敢的跳到湖里,游到芦苇丛中,被隐蔽在那里的一条大船上面的人把我拉上了去,这才知道天汉办事处童世光同志的家属在船上,救我的人是办事处工作同志,他们也知道我是洪山公学的学生了。那场扫荡新四军早有准备,没让他们上岸就被击退了。新四军牺牲了两名战士,小学部的师生也被冲的七零八落。第二天,天汉办事处的同志把我送交到天汉中学当旁听生,没想到在这里已经收到了了十多名洪山公学小学部的学师生,第三天就全部到齐了,这时才听说是组织安排的。两校学生文化程度差别太大,上课有分有合。政治课讲中国人民要团结抗日在一起上,文化课中学部讲地理、讲历史,小学部识字教学,那就分开上。
  1943年秋天,小学部老师黄正夏到天汉中学接我们回校,经由汉川、云梦、孝感过几个县到黄陂县陂四区。这时环境变得更加恶劣,前面是日本鬼子兵,后面是国民党反动部队。学校被迫以整化零,小学部改番号叫国民小学。学生分散到老百姓家中住宿,每天上、下午在一个祠堂上课,放了学各回各家,生活费由学校统一结算,有了情况就说是这家的孩子。
  1944年夏,抗日战争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国民党更是加紧围剿新四军。接上级通知,洪山公学暂时停课,中学部全体和小学部年满15岁的学生编入新四军五师各连、排,我也正在其中,还有更小的就托管到老百姓家里。这天晚上,我彻夜未眠,心里想着,我是一名正规的新四军战士了,可以参加打日本、消灭蒋匪的战斗了,感到由衷的高兴。
  这就是我在新四军洪山公学的一段学习生活。我是市关工委“革命传统教育报告团”的成员,还要到城区各中小学去讲,希望青少朋友们听了能牢记过去,珍惜现在,好好学习,把自己锻炼成长为合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